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敲打,用心
    “黄主任,我知道了。”沙正阳竭力压抑着自己的火气。

    他也知道大家才共事没多久,现在就撕破脸,恐怕有些不合时宜,对自己的反应恐怕也不会好,尤其是在自己年龄资历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软肋情形下。

    但他又的确无法容忍黄德新带来的这种风气浸染好不容易整肃好的开发区管委会作风。

    如果放任这样下去,他相信要不了几天,下边人就要有样学样,开发区管委会就要变成劳动人事局、林业局、民政局、计经委这些天天坐办公室人岗事的机关部门,再也没有人愿意到下边去吃苦受累敢工作了。

    大家都不傻,谁也不比谁多拿几个钱,你能偷奸,他就会耍滑,你做得了初一,他就做得了十五,这是沙正阳无酚受的。

    当初黄德新来之前,沙正阳其实也就通过一些渠道了解过此人。

    要说这人品性有多么坏,或者能列多差,肯定说不上,好歹也是在劳动人事局当办公室主任的角色,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问题是在机关里待久了,习惯了机关里那种一杯茶一张报一包烟,几个电话就能混一天的日子,习惯了指手画脚电话工作,在机关里也就罢了,但是在开发区管委会,不行。

    黄德新听出了沙正阳语气里的不悦,他心里激灵了一下,但是随即又放松下来。

    沙正阳不过是一个常务副主任,在桑前卫不在的情况下临时主持工作罢了,他也奈何不了自己,更何况自己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就是没有按照他之前提的研究当前工作和下一步打算罢了。

    自己再来十天不到,熟悉情况还来不及,哪有那么厉害就要把下一步工作计划都要拿出来了?要求人也没有这么苛刻。

    看见黄德新紧张了一下的脸色又重新恢复了那种平静中带着懒散的味道,沙正阳没有理睬对方,径直道:“黄主任,开发区管委会可能和劳动人事局那边不太一样,机关里边到这个时候都是打总结准备过年了,但在开发区这边,恐怕就还有相当繁重的工作等着我们。”

    黄德新没有作声,只是把目光放在了自己面前的笔记本上,但是手中的笔也没有任何动作。

    “之前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桑主任也就专门提了,要我们转变作风,要贴近工作实际,不要等到明年再来谋划,年前不但要谋划,更要推进,春节只有区区七天假期,一晃而过,节前大家都不动,翻年过节大家心要收回来,只怕又要一个星期,这一来一去,一个月就没有了,可我们的工作怎么办?”

    打起桑前卫的招牌来敲打自己了?黄德新心中冷笑,但面色却很平静,你所你的,我听着就好,只要不过分,黄德新打算不予理睬,冷处理。

    “规建这一块说实话,开发区刚起步,规划还在完善,但是建设启动不久,不算多,黄主任来了十天了估计也跑得差不多了。”

    沙正阳话音未落,黄德新就不冷不热的顶了一句:“沙主任,不好意思,我跑了两天,还真没来得及跑完。”

    “哦?十天时间,在建的就那么三四家企业,路也就那么三条,其余地方都还没有移交,只需要看个方位,黄主任还没跑完?”沙正阳淡淡的回击道:“我还以为黄主任早就跑完了,开始着手研究下一步工作了。”

    “沙主任,就一辆面包车,三天两头都在修,而且大家都在用。”黄德新把身体往椅背上微微一靠。

    “黄主任,开发区管委会距离最远的自然堂水业也就四五公里路,自行车半个斜就可以到。”沙正阳明澈的目光注视着黄德新,“下基层,看工地,坐汽车反而没那么方便,骑自行车还能暖和身体是不是?我看黄主任你年龄也不算大,却肚子不小,用这种方式也许能有助于锻炼减肥呢。”

    黄德新一窒,这话他还真不好反驳,再要争下去,恐怕被对方上纲上线,闹腾到桑前卫那里去,自己恐怕就被动了。

    见黄德新气势已坠,沙正阳也不为己甚,“我们开发区和其他部门不一样,年前工作没那么杂,相对单纯,所以我们的先把明年的工作谋划起来,拿出方案来,不能坐等过年。”

    黄德新只能点头应是。

    “我提几点。”沙正阳看着黄德新,黄德新下意识的翻开笔记本,抽下钢笔帽。

    沙正阳这才收回目光,平静的道:“规建这一块,请黄主任下来和规建办一起研究商议,年前能落实,年前落实,年前不能落实,假期结束后一个星期内落实。三个问题,第一,四个企业的通讯、供水和供电管线建设,必须督促落实到位,严格按照预定计划铺设启用,如果在和相关部门协调过程中有困难,存在问题,做好记录,立即拿回来,及时上报县委县政府。”

    黄德新心里稍微一松。

    他还真怕沙正阳估计把自己架在火上去烤,这几个单位都不是释的灯,自己去协调督促可以,但人家买不买账就不好说,沙正阳真要把无能这个帽子扣在自己头上,自己喊冤都喊不出来。

    “第二,沿着省道206和自然大道夹角,除开华峰电器外,其余几个地块的平整速度要加快,确定时间工期,明年开年之后招商引资那边就要启动一连串的动作,届时客商来考察,必须要拿出一个像样的样板出来,”

    “第三,规建上的长远考虑,要有一个粗略的架构,这一点,请黄主任和规建办同志要认真思考研究,提出看法。”

    黄德新记得很认真,内心怨气不小,但是却不敢形诸于色。

    真要被这家伙抓状脚,说自己作风漂浮,不肯下基层,自己初来乍到,还真接受不起这个黑帽子。

    “还有一个星期时间才是春节,腊月28我们再开一个碰头会,再来研究布置。”沙正阳目光再度落在黄德新脸上,黄德新只能点头:“行。”

    会议散了,黄德新匆匆的出门,去召集规建办的人开会研究去了。

    卢雅抹了抹发梢,微笑着道:“沙主任,还是第一次看您这副姿态呢。”

    “我这副姿态?我怎么了,纯粹的谈工作,就事论事好不好?”沙正阳耸耸肩,“黄主任才来你开发区,还不太适应我们这边的风格,我们要帮助他眷适应。”

    卢雅心中好笑,这人简直是阴人于无形,黄德新开始还想犟嘴,但马上就意识到这背后的陷阱,不敢吱声了。

    “你别做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好像我满肚子坏水随时准备害人的似的,没错,我是对他的表现不太满意,论理不该我来操这份心,但桑主任这年边上根本就没有精力来过问,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操心,那等到谁来帮你干么?”沙正阳没好气的瞪了卢雅一眼。

    “沙主任,我只是觉得你的表现和你的年龄太不相称了,尤其是您刚才看黄主任的那一眼,我总感觉像是贺书记或者贾县长在看黄主任一样,黄主任一下就有些吃不注儿了。”卢雅抿着嘴道。

    “行了,我眼光里还带刀呢,稍不注意就要砍人了。”沙正阳曳,“你刚才提的那些工作,我看对黄德新刺激很大,恐怕这才是他这么急匆匆去开会的原因,大家都是明眼人,两边做得工作谁好谁差,都看得出来,他再不卖力,恐怕就要自甘下游了。”

    “他也是没想到你这么逗硬认真,习惯了就好了。”卢雅笑着道。

    “哼,希望他吃一堑长一智,别自误误人。”沙正阳不想再提对方,岔开话题,“你说的利用春节期间工人回乡开进行信息收集这个意见非常好,我已经和桑主任说了,请他以县委办名义发文,请各乡镇收集在沿海打工的工人供职企业的情况,了解工人的技能情况,旧能的多收集相关资料,为下一步我们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打基础。”

    “主任,这工作量不小,而且我感觉各乡镇未必有这个积极性和责任心。”卢雅思考着,“我觉得各乡镇顶多也就是一个粗略的收集,但是你要说对这些返乡回来的工人详细资料,尤其是对他们供职的企业详细资料进行收集,一方面乡镇上恐怕做不好,二来,工人了解也有限。”

    “那你有什么好的意见?”沙正阳也意识到这一点的确不好做,一个乡镇在外边打工的少说也有数百人,哪怕是沿海地区估计每个乡镇也不会少于一百人,甚至更多,要从中筛选出来自己想要的资料来,的确不容易,而且乡镇上恐怕也不会灸。

    “说不上什么好的意见,我觉得从两方面来,一是各乡镇要明确专人,收集起来灸一次筛查,把我们有兴趣的资料收起来,二是要列入年终考核目标中,这才能让乡镇认真开展这项工作。”卢雅沉吟着道:“第三,就是最终还得要我们自己去跑,把初次筛查中有价值内容提出来,我们自己分析研究,有价值的再去有针对性的专门去调查了解。”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