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三卷 第四十二节 要有动作
    唐华觉得肯定有关。

    林春鸣来宛州之后就一直在进行调研,唐华陪同了三天。

    他也很注意观察林春鸣调研的方向,毫无疑问,经济工作是主要方面,同时也对县级班子建设也很关注,这也是一个动向。

    他芋很深的是林春鸣不经意间提到的一句话,经济工作较好的,班子建设和配备也明显较为得力,而后隐藏的一句话没说出来,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哪一个县,但唐华心里有数。

    林春鸣是组织部出来的领导,自然对组织这一块的工作最为得心应手,他能一针见血的指出,也意味着已经在思考对策了。

    作为市委副书记,哪怕没有省领导今天这番谈话,唐华也知道自己需要和市委i书记共进退。

    不过,杜书记的谈话还是给了唐华很大的震动。

    杜书记列举了宛州和涪岗、昭阳以及通河地区对比宛州的发展情况,涪岗和昭阳以一半人口经济总量已经超越宛州,而通河地区发展更快,原来仅有宛州三分之二的经济总量,但现在已经快要赶上宛州了,而通河地区人口仅有七百万。

    谈完这些之后,杜书记也明确告诉唐华,省委在疡宛州市高官的时候也是经过充分酝酿和斟酌,其中有不少相当优秀的干部也入选了大名单,但最终省委还是疡了林春鸣同志,就是考虑到林春鸣原来在组织部门工作,善于团结同志,亲和量,工作富有激情而不乏韧劲,才会把宛州的发展重担交到他手上,而且省委也对宛州市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所为更高的要求唐华也知道,除了经济总量要求进入前三外,更为关键的是要求宛州人均GDP以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要进入前五。

    这后面这三样才是最要命的,尤其是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昭阳和涪岗的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现在已经是宛州的两倍有多,要在三五年内赶上昭阳涪岗,如何能做到?

    虽说感觉到压力巨大,但是这都在其次,关键在于省委希望以林春鸣为首的宛州市委班子能够实现这个目标,可如果这个计划目标在实施过程中遭到了阻力和出现了问题,那么省委的板子肯定会打到宛州市委身上,林春鸣固然首当其冲,但其他人呢?

    恐怕林春鸣在挨批评受责难的同时,那些工作中不能同舟共济,冷眼旁观甚至拖后腿的人恐怕就要付出政治代价了。

    杜高成这其实也是一种委婉的提醒,省委不希望看到宛州市委再像以前那样各行其道一盘散沙缺乏凝聚力和战斗力的情形了,林春鸣来的目的就是重新凝聚士气,鼓舞斗志,带领宛州全市人民前行,谁要不支持不配合不服从,那就是在和党的纪律过不去。

    唐华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了。

    陪同林春鸣调研三天,林春鸣没说太多,但是看得出来,对东峡的调研还是比较满意的,但其他两个县区都不尽人意,尤其是龙陵区。

    唐华分析过林春鸣调研工作时的出发点和观察角度。

    林春鸣看一个地方的发展情况并不完全从其经济总量和产业经济出发,而更多的是了解观察其发展势头,像龙陵区经济总量远高于荆关,但龙陵的产业发展大多是八十年代中期积累起来的,而近几年龙陵在新产业的培育发展上乏善可陈,哪怕荆关的情况同样不佳,但林春鸣对荆关的脸色都要好看得多。

    这说明林春鸣看工作看问题还是比较客观辩证的,更多的还是看当下一个区县的发展势头和班子的精气神。

    在唐华看来,龙陵区表现就难以让人满意,而这帮人还一个个志得意满,觉得经济总量在全市排名第三,可以安稳的睡大觉了,但他感觉林春鸣恐怕最不满意的就是龙陵区。

    冯士章虽然是东峡人,但他成长主要在龙陵,是从龙陵区也就是当时的龙陵县高官起来的,对龙陵县很有感情。

    现在龙陵区委区政府班子成员大多也是原来冯士章的老部下,所以这也让唐华有些揪心,如果林春鸣真的要拿这帮文恬武嬉的龙陵干部开刀,杀鸡吓猴,那冯士章会作何反应?

    事实上唐华也知道冯士章对这两年龙陵区委区政府班子的表现不是很满意,但冯士章这个人比较念旧,所以如果出现在这种情况,还真不好说会演变成那种程度。

    到那时候夹在二人中间,还真不好做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让龙陵区这帮人有所警醒,眷拿出像样的工作思路和规划来,但唐华觉得很难。

    惯性思维已经让这帮人安于现状和反应迟钝了,就算是自己提醒,恐怕这帮人的动作也快不起来,而且就算是动起来,估计也很难拿出让林春鸣满意的东西来。

    如果这条路走不通,自己就需要和冯士章协调一下了,让他预先有一些心理准备,不至于到时候难以接受。

    当然这一切都还是唐华自己的一些观察判断,未必真的会马上变成现实,或许林春鸣还有更好的策略来解决这道难题。

    看见车窗外马上就要到安襄了,唐华收拾起满腹心思,准备眯一会儿。

    回去之后还得要好好琢磨一下,既要坚决贯彻省委的意见,同时又要最大限度的协调好班子内部的工作,最大限度的将班子的力量凝聚起来,这道题不好做,尤其是自己还需要配合好林春鸣来唱主戏。

    ******

    林春鸣没想到唐华也有这么多的感悟。

    唐华也猜得没错,林春鸣的确在会省委开会之后被省委i书记马耀东召见,听取了他到任这一段时间里对宛州调研了解情况。

    林春鸣在省高官面前没有遮掩什么,直言不讳的谈到了单从宛州的经济状况来说并不算太糟糕,比想象的甚至还好一些,但是宛州的发展势头却很糟糕,精气神很差,文恬武嬉,小富即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得过且过的心态非常浓。

    这甚至不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领导干部的心态,而是从市到县,从领导班子到普通干部直至老百姓都有这种盆地意识。

    甚至可以说在一些平原地区,较为优越的农业条件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种束缚,使得大家的都满足于现在这种安贫乐道状态。

    要解决这种心态,需要从领导班子到普通干部思想根源上彻底扭转,这种坐进观天,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必须要打破,所以林春鸣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

    有些区县班子肯定要动,但是这不是林春鸣的本意,如果能够有更和缓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他更乐见其成。

    “不太乐观,越看心里越沉重。”林春鸣背负双手,漫步前行:“我也像马书记提出来,宛州需要在一些工作上走到前面,甚至要率先在全市一些突破,马书记很感兴趣,专门询问了情况,我也把招商引资局和一站式服务中心的构想提了出来,马书记表示了支持。”

    “林书记,既然马书记支持,我们更用趁热打铁,抓紧时间推进这两项工作,设立招商引资局投资促进局)的方案我已经交给了秘书长,他也审过了,基本合格了,而一站式服务中心要麻烦一些,主要涉及各个部门的权铃单和程序时间的压缩问题,我原本考虑看能不能在年前做出来,但现在既然省委支持,那就可以加大力度加快进度,争融十月底之前拿出方案来。”

    沙正阳也有些兴奋,如果这两个方案都得以实施,那么对宛州的发展帮助很大,宛州在投资环境打造上更是可以力压全输他城市,走在第一了。

    “正阳,我知道这两项工作都很重要,但是,省委和咱们市里都需要看到一些更立竿见影的成绩来激励士气。”林春鸣脸上也葛一抹疲惫。

    “市里国有企业举步维艰,问题重重,我感觉比起汉都来更为严重,汉都好歹还有一批发展经营不错的企业在支撑大局,可宛州这边除了宛州制药厂,其他市属企业都是负债沉重,经营困难,我觉得如果市里一放手的话,只怕要不了半年,就得要有好几家企业关门歇业。”

    国企改革永远都是老大难问题,汉都如此,银台如此,宛州也不例外。

    抓大放小,在一些市澈争极其充分的领域,国营企业的优势难以你得到体现,但是弊端却会被放大,所以很快这些企业就会败下阵来。

    沙正阳有芋,前世中进入九十年代中后期,汉川授包括汉都、嘉州、宛州、涪岗、通河等好几个地市都迎来了大规模的国有企业职工下岗潮,这给当时社会带来极大的压力。

    如果宛州能在这个问题上也能抢先一步试点先行,未尝不能避开97、98、99那几年从中央到省到市都最艰难的时期。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