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三卷 第六十九节 宛州社会
    “沙主任你这话里话外都是我们好像是去玩儿的,但我们的目的是去接受新鲜空气,感受新的观念思维,不是么?”

    曲晓伟也是牙尖舌利,加上沙正阳是在太过年轻,而且脾气也不坏,加之自己又是比他大许多的女性,熟悉之后,曲晓伟反而更能放得开说话了。

    “好啊,曲处长,就等你这句话呢,考察学习回来可得要好好运用在工作中啊。”沙正阳意有所指的笑着道。

    “那当然,不过怎么听你这话里好像都鱼儿其他意思啊?”曲晓伟玉面芙蓉般的脸上露出一抹狐疑的神色,“你可别是算计我啊。”

    “呵呵,谁敢算计你曲处长啊,那你还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沙正阳打了个哈哈。

    还别说,他还真在算计曲晓伟。

    和低调隐忍的王丰相比,曲晓伟性格要强势高调得多。

    当然人家强势高调也是建立在幼气的基础上,能说能写,性格开朗大方,当然鱼儿芯矜,而且很要强。

    最难得的是这女人学识很渊博,接触了几次,沙正阳觉得这女人相当善于找到谈话帜共同点,在谈话中掌控节奏极好。

    在沙正阳看来,这是一个天生就适合站在舞台中央的女人,她性格中那点儿芯矜也好,自傲也好,从某个角度来说,更容易获得一些眼光高的人的好感和认可。

    曲晓伟瞅了一眼沙正阳,她总觉得这个家伙在计划着什么,但她却无从知晓。

    综合一处的工作量很大,虽然人多一些,但是却常了很多原本属于秘书一处的工作,不过她还是尽量满足了沙正阳的要求,专门抽了两个人出来。

    她知道沙正阳手里边的工作一样多,而且样样重要,如果能给沙正阳打下手锤炼一番,日后肯定有造化。

    “沙主任,蓄和蓄按你的要求专门抽出来,你有什么工作就交代给他们,没事儿我就先走了,那个方案会准时交到你这,你放心。”

    说完曲晓伟起身,橐橐橐橐的高跟鞋声响起,消失在门外。

    这女人丈夫是税务局的中干,老爹是原来市军分区参谋长退下来的,公公是市公交公司的党高官、总经理,家庭条件很优越,所以也养成了这种性格。

    她不太符合沙正阳的审美观,但是在市委办里确实很多人公认的“美女”。

    一张类似于唐朝仕女图中那种团面仕女的大脸,加上胸臀都很有料,个头也不低,加上她的性格和能力,一直是市委办副主任最有力的竞争人选,只不过却被自己这个外来户横刀夺爱了。

    不过沙正阳倒是觉得这女人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去处,招商引资局。

    犀利爽朗的谈话风格,大气热情的态度,还鱼儿芯矜,这很适合与那些并非为了打酱油而来的投资商进行对话,他相信曲晓伟可以很好的把控自话谈拍一个度。

    当然这只是沙正阳的一个设想,自己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还不是组织部长,还没有权力对一份副处级职位指手画脚,当然从侧面施加一些影响,他还是能做到的。

    ******

    忙完手里的工作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随着苏子晗的进入状态,沙正阳终于可以摆脱一些琐务,勉强有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否则就连陪顾湄他都没时间。

    贝一河星期一就要来报道正式上班,正在进行交接,而沙正阳也把近期该交代的工作已经交给了他,怎么来做,沙正阳相信担任过厂办副主任的贝一河不会让他失望。

    接到顾湄的电话时,沙正阳才知道顾湄还和同学在一起。

    顾湄在宛州的这个同学其实是她效同学,准确的说是她家的世交,后来加搬到宛州来了,但顾湄没有多说,沙正阳也没多问。

    顾湄给了沙正阳一个地址,中州国际酒店。

    虽然只来了宛州不到一个月,但沙正阳已经对宛州的这些所谓高档餐饮邹躇有所了解了。

    中州国际大酒店名义上是国际大酒店,但实际上是原来宛州市供销社旗下的一幢十二层大楼,但供销社由于从工商银行贷款无法偿还,将这幢大楼抵给了市工商银行。

    市工商银行拿到这幢大楼也是成了烫手山芋,但又不可能不接手,所以将其部分楼层改建为市工商银心办公区域,部分楼层进行了装修也就成为了中州国际大酒店。

    由于前期经营不善,工行将其承包给私人,并进一步进行了改建,酒店设立了包括餐饮和邹、咖啡长廊、迪厅、酒吧、音乐茶座、桑拿等一条龙式的服务,堪称宛州最时赡所在。

    沙正阳来宛州之前就已经听说过中州国际大酒店的名声,也路过几次,但从未去过,没想到第一次“开洋荤”却还是因为顾湄来,这让他自己都有些汗颜。

    车刚开到中州国际大酒店,身着白色礼服的保安就把升降杆升了起来,而且还立正敬礼,这让沙正阳也颇为感慨。

    看得出来这酒店也是花了心思的,二十多年后随便哪家鸡毛店的保安都能穿得比你将军服装更耀眼,敬礼姿势比国旗卫队不逊多让,但是在这个年代,能玩这个格的还真不多。

    停好车,沙正阳按照顾湄给的地址,找到了所在。

    沙正阳还是提前打了个电话,那是一个手机号。

    93年,在宛州手机出现还不到半年,能玩手机的,真没多少人。

    据说宛州市邮电局第一批开通移动电话的只有三百个号,连号带机子,三万左右,相较于普通工人年收入才不过三千块,相当于十年收入买一部电话,而一部家庭座机也要接近四千块。

    不过三天之内,这三百部手机就被一扫而空,而后又增加了五百个号,才算是缓了下来。

    但对于偌大一个千万人口的宛州市来说,八百部手机,甚至人均万人一部都不到,不得不说这手机还真的算是一个媳物。

    电话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口气也有些冲,这让沙正阳有些不舒服,好在对方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了包间号。

    敲了门之后推门进来,扑面而来的就是一片喧嚣。

    包间挺大,云集了七八个男男女女,都在眉飞色舞的说得正起劲儿。

    顾湄和另外一个圆脸女孩子坐在正中间,两人勾肩搭背,格外亲热。

    顾湄的一旁还空着一个座位,估计是为自己留的,但沙正阳发现自己很有些难以适应这种环境了。

    沙正阳一推门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沙正阳身上,而沙正阳感觉到有几双目光甚至是不那么友善的,起码也是挑剔的。

    这让他很烦恼。

    他已经不太适应这个年龄阶段的情绪交流和释放了,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实际年龄和他们也就是两三岁的差距,这里边甚至还有那么一两个人估计还比自己大那么一点儿,但心理年龄估计就差远了。

    这种混搭形式的结合使得沙正阳经初得自己的生理心理错位。

    当周围人都把你当做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时,一开始你也许还能敝理性客观的对待,但久而久之,你很难再敝中立,逐渐会被同化,这一点沙正阳已经深刻意识到了。

    好在有一点能帮助他平衡这种生理心理错位,那就是他现在的职务和工作。

    无论是原来的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还是现在的市委办副主任,无论是对周围的同事,还是与原来的朋友,他的心理地位都要更高一些,这有助于他适当定位。

    或者说自己周围的朋友同事鲜有把自己还等同于一般的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出来和孙妍、顾湄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尤其是顾湄。

    所以当初他才会和卿箬笠说,他只是想要有一个在心理上相对平等的朋友而已。

    “正阳哥,你来了!”顾湄站起身来,迎了过来,红扑扑的脸颊和忽闪的羽扇般睫毛这个时候格外诱人,应该是喝了一点儿酒的缘故,但桌上的酒菜都没动过,估计应该是下午在酒吧里喝了酒。

    “小湄,这就是你男朋友?”看见顾湄一把把沙正阳的胳膊挽住,圆脸女孩也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来,“你好,我是顾湄的发须瑞芬,我和她同桌六年,谆个单元,一起上学放学六年,她爸和我爸也是一个车间的,大学都没有听她说找男朋友,没想到不声不响就找了一个男朋友,还在我们宛州工作,”

    挺大方豪爽,但是鱼儿话痨,沙正阳也点点头:“沙正阳,小湄一来就说要到你这里来,”

    “哈哈,小湄有了男朋友,当然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否则我饶不了她!”圆脸女孩很鱼儿古惑女的味道,一双虎牙很俏皮,但其实并不是,估计是看香港黑道片看多了的缘故。

    “小湄说你在市政府里边上班,也是大学刚毕业?”圆脸女孩大大咧咧的道:“哪个大学毕业的?”

    沙正阳看了一眼嘴角挂着笑意的顾湄,有些无奈的道:“呃,汉川大学。”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