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三卷 第七十七节 总得做点儿什么
    “市群艺馆是咱们全市文化战线上最重要最活跃的一枚棋子,每年市群艺馆都要为全市各县区各企事业单位进行数百上千人次的文艺人才培训,包括舞蹈、曲艺等多种形式的文艺培训,对全市城镇农村文艺人才素质的提高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这一位是咱们市群艺馆党支部书记、馆长于晓同志,”

    市文化局局长龚振强非常活跃,紧紧陪着林春鸣一旁,甚至把明永昌都挤到了一边儿去。 .

    之前王挺和吕彬奇都专程提前来踩点,要求市文化局的调雁必须要拿出最好的状态,迎接市委林书记的调研考察,因为林书记对文化工作比之前想象的要重视得多,这也对明年全市文化这一块工作经费拨款意义重大。

    好在明永昌和龚振强也是老熟人兼老乡了,私交不错,两人都是真阳人,所以明永昌也有意落在了后边,和郭向阳走到了一起。

    “秘书长,看样子老龚很幼气啊,我看王部长都插不上话啊。”郭向阳也知道明永昌和龚振强关系不错,所以有意给龚振强一个机会。

    “文化局也不容易,要等到一把手来调研考察一回,难,反正我当市委秘书长这一年多时间,好像就没见主要领导来这边走过。”明永昌淡淡的道:“林书记既然重视,老龚自然欣喜若狂了。”

    “是啊,不过林书记真的这么重视文化工作?”郭向阳压低声音,“咱们宛州百废待兴,这文化工作可是只见投入不见效的活儿,别是林书记一时间来了兴致,兴趣过了,就抛在脑后了吧?”

    “你担心林书记是被正阳这杏吹昏了头?”明永昌也觉得好笑,“没那事儿,林书记哪是那么容易被人说动的,真要能说动,那也是他觉得的确在理,而且说动了,要让林书记改弦易辙也不容易。”

    “咱们宛州本来文化这一块工作一直在全始是佼佼者,但这几年有些滞后了。”郭向阳曳,“财政不景气,拨款不到位,所以这两年也没见几个单位拿出像样的成果出来,还是在沿用原来的那些老货。”

    “嗯,这也难免,你要排练新节目,要出去学习,要观摩,要钻研,要排练,要新的道具服装,还得要人,哪有那么简单?”

    明永昌对文化这一块工作也还是比较理解的,龚振强没少在他面前叫苦喊穷,但他只是市委秘书长,不是书记市长,钱这方面他说不上话,只能爱莫能助。

    林春鸣兴致颇高,尤其是在听到龚振强介绍市群艺馆近年来的工作和成绩时,也是听得格外认真。

    走进市群艺馆的院子,虽然略显老旧狭窄,但是院子却古色古香,而且十分整洁,看上去很有条理,尤其是正对面的一个蟹台,正有几名京剧演员在排演,虽然也知道多半是因为自己要来调研而准备的,但林春鸣还是很高兴。

    虽然市群艺馆和市京剧团、汉剧院、歌舞团、杂技团都属于市文化局下边直属事业单位,但由于市群艺馆不但对全市文艺工作有指导和培训的职责,同时也还有否则全市文艺活动的组织职责,所以有些时候群艺馆也要借用几个团院的人员来帮忙培训和指导。

    当看到那个被自己斥之为“不三不四”的人出现在吕市长身旁,甚至还和吕市长谈笑风生时,费璐震惊之余也有疑惑了,这家伙是干啥的?吕市长秘书?还是文化局新来的?不像啊。

    尤其是看到宣传部王部长和他一样态度亲密,甚至两人还低垂着头,肩挨着肩走到一边去说邪时,她就更觉得不可思议了。

    能和王部长和吕市长有这样的姿态说话的,恐怕市文化局里只有龚局长能有这份殊荣,其他几位副局长都未必能做到,这家伙是是啥来头?

    “梅馆长,那个年轻酗子是干啥的?”实在按捺不宗心的疑惑,跟随着人群往里走的费璐紧走几步,找到副馆长梅贻生问道。

    “哪个酗子?”梅贻生茫然的看了前面一眼。

    “就那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身旁那个。”费璐悄悄指了指斜前方的曲晓伟。

    “那个女的?好像是市委办的,我听局里张主任喊她曲处长,但那个酗子我就不认识了。”梅贻生也不认识。

    沙正阳来的时间太短,除了市委市府一些要害部门的主要领导和消息灵通人士外,其他很多人都并不知道有沙正阳这样一个人。

    “不是局里新来的?”费璐问道。

    “不是,局里的人我都认识,而且新分来的大学生能那种态度和王部长和吕市长说话?”梅贻生也看到了沙正阳站着步,和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明永昌说着话,“多半是市委办的人吧?别是林书记秘书吧?不对啊,我听张主任说,那个站在后边儿的年轻人才是林书记秘书啊。”

    费璐心里有些发慌,正准备躲一躲,突然看到对方转过身来,看到了自己,那目光里似乎愣怔了一下,糟糕,他好像认出自己来了。

    但愿对方只是一个普通办事人员,费璐有些心慌的侧过身子,站在梅贻生背后,想要避开对方的目光。

    沙正阳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上这个女人。

    对方显然也认出了自己,而且有些忐忑不安的模样,这让沙正阳也有些好笑。

    见林春鸣对群艺馆的工作很感兴趣,龚振强也好不容易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正卖力的带着林春鸣一处一处的介绍着。

    而文化局显然也做足了准备,京剧演员的排演,杂技演员的训练,还有正在筹备的国庆文艺汇演的节目研讨,以及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等等,龚振强也是信手拈来,娓娓而谈。

    想到贝一河还在为自己安排的工作熬更守夜的加班,沙正阳心里也有些感触。

    这几天贝一河都在加班,而且还专门跑了两个厂,晚上**点钟才回来,回来还得要加班准备资料,很辛苦。

    贝一河对家务不太在行,也不像自己可以厚着脸皮去弛姚莉家蹭饭,所以大多时候都在外边打馆子,吃得不好不说,而且还贵。

    在和贝一河的接触中,沙正阳也感觉到贝一河好像一直还对他这个前妻有些恋恋不舍,这从他平常的话语中就能感受得出来。

    而且好像这女人虽然和贝一河离婚了两年,但还没有另外找男人,对女儿挺好,对贝一河的父母也还算孝顺,所以这些优点在贝一河眼中就成了不可或缺的,之所以和他离婚,好像也和他自己有一定关系。

    总而言之,沙正阳的感觉就是,贝一河把离婚的一切责任都揽在了他自己身上,而这个女人好像倒成了受害者一般,这让沙正阳也是无语。

    不过沙正阳也是过来人,前世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加上两段失败的婚姻让他也明白这婚姻失败很多时候还真说不清楚究竟是谁的原则谁的责任。

    虽然对这个女人芋不是很好,但是考虑到贝一河的想法,沙正阳也还是想看看这女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沙正阳脚步一动,吕彬奇就注意到了。

    王挺和龚振强一左一右陪着林春鸣,连明永昌都只能站在后边,吕彬奇跟着走了一段儿,也懒得再跟,反正也插不上话,龚振强也没打算让别人插话。

    “正阳,你还是第一次来群艺馆吧?咱们宛州这群艺馆也有些年成了,康熙年间的老建筑了,这幢建筑敝得很好,破四旧的差点儿就给毁了,前几年简单翻修了一下,不敢大动。”吕彬奇还以为沙正阳是对这个院落建筑感兴趣,笑着道。

    看见吕彬奇跟着自己脚步动,沙正阳也只能陪着走,“嗯,是老建筑,要翻修的话,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既要保护,又要维持原汁原味,市群艺馆并不适合这里,倒是可以考虑把博物馆放在这里挺合适。”

    “咦,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早就和振强说过,群艺馆这种人来人往的单位,各种活动训练排演,不适合这里,他就一摊手,拿钱来,他马上就搬出去修新群艺馆,没修好之前租房办公都行。”吕彬奇笑着拍了拍沙正阳的肩头:“瞧瞧,咱们俩一个观点啊。”

    看见吕彬奇和沙正阳走到了后边儿来,郭向阳也就跟着出来。

    三人一动,市文化局副局长姬之稻连忙跟着过来。

    “吕市长。”姬之稻熊过来。

    “老姬,市委办沙主任认识吧?正阳,这是咱们市文化局姬局长,他在分管群众文艺这一块的工作。”吕彬奇也看到了梅贻生和他背后目光有些躲闪的费璐,“咦,这不是梅馆长和醒么?好久不见了啊。”

    “吕市长,您贵足难踏咱们群艺馆,还是去年文艺汇演之前来过咱们群艺馆吧?”梅贻生对吕彬奇还是比较熟的,笑着道:“去年你还说咱们群艺馆该搬出去了,这一年过去了,咱们都还呆在在这里,说句不好听点儿的话,就是演员排练的时候,换衣服都没地方,大老爷们儿没关系,但女演员就不方便了,醒,你说是不是?”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