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丹道宗师 > 正文
  公孙沭阳闻言,却是扬起抹戏谑:“好说,本公子也不要你的东西,何况就算要,凭你的那点身家,怕事也难以入本公子的眼界。”

  “所以,若是你输了,只需当众为接连冒犯亚楠而斟茶认错即可!”话

  音落毕,公孙沭阳嘴角勾起抹奸计得逞的阴羁,秦逸尘看在眼里,心底恍然而又冷笑,我说怎么如此大方,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公

  孙沭阳又道:“怎么样,若是现在怕了,大可乖乖离开,省的待会排名垫底再知道丢人就晚了!”

  乖乖离开?

  秦逸尘心底发笑,这太元丹可是好东西啊。要

  知道,以他现在的身家,以及在流天城的位置,平时修行的资源肯定是不缺的。

  但关键就是天境至强者的突破极其艰难,而突破后实力的蜕变,更是堪称天壤之别M

  如血池天,有秦逸尘相助,跨过了那层桎梏,便可挑战煞星!

  想到此,秦逸尘颔首道:“好,我答应你!”此

  话一出,公孙沭阳终究是遮掩不宗心的狂傲:“大家都听见了,待会千万别让此人反悔!”说

  罢,扭头走向易亚楠时,却是又化作一脸温煦笑意,与对待秦逸尘时简直判若两人:“亚楠,你放心,我说过必须让得罪你的家伙付出代价,就一定会兑现承诺。”不

  少人都是跟着起哄道:“公孙兄好雅兴,也够大气,自己拿出一枚太元丹,却只让那家伙道歉而已!”

  “那家伙不会还想着赢下那枚太元丹吧?”

  “这下有好戏看了,千金不及佳人一笑!”易

  亚楠听着周围的议论,甚至还有不少赞许羡慕的目光,令她一阵浑身不自在。虽

  然她也想让秦逸尘出丑,但却不希望这两人之间的恩怨把自己拉扯进来。但

  奈何说服公孙沭阳没用,得说服秦逸尘这家伙才行!

  一想到此,易亚楠就是贝齿紧咬,就凭这家伙的出身,未必能拿出,以及愿意拿出和太元丹价值相当的宝物啊!

  何况公孙沭阳的确是在为她出头,无论如何,易亚楠也不好当众驳了前者的面子。毕

  竟若是在公孙沭阳和秦逸尘之间疡的话,她肯定是站在前者这边。易

  星云也并未表态,实在是他们又改变不了秦逸尘的意愿!

  公孙沭阳见状,笑容却更流露出木傲:“亚楠,你别急,待会我就让那家伙给你斟茶认错!让某些人知道胆敢得罪你,我公孙沭阳绝不会轻饶!”

  说罢,又是狠狠剐了眼秦逸尘,才是拉扯着易亚楠回到座位,钟清林也是打趣道:“沭阳兄,犯得着和这种小人物计较么?”

  公孙沭阳似笑非笑:“凭他还不至于本公子正视,但一些宵小若不震慑,怕是要无法无天了!”

  这次比试,他不仅能得到易亚楠的好感,更能顺便让自己颇有面子。公

  孙沭阳已经想好了,不仅要当众找回面子,比试过后,定要找机会废了那家伙d

  然天渊城高手如云,天骄会期间又是戒严,但哪怕是冯家,也定然不会为了一个贫瘠之地的家伙,而对他有所责罚!

  至于那枚太元丹?虽

  然价值不凡,也是公孙沭阳想用来引秦逸尘答应比试的诱饵,但谁想后者如此直接,倒省了他的口舌N

  况在公孙沭阳看来,就算他抛出的彩头再贵重,反正又不会输,自然不必担心!

  不只是他自己这般认为,但凡注意到此事的人都是如此!

  甚至在不少人看来,秦逸尘就是知道自己没可能赢,所以才答应了道歉的要求。毕

  竟这从穷乡僻壤出来的家伙,岂会舍得拿出类似太元丹的宝物?至少肯定是输面子更容易接受。何

  况输了本就颜面晶,哪里还在乎多一回斟茶道歉?一

  炷香的时间转瞬即逝,见到香炉中的香燃尽,冯言赫然起身,高喝道:“请诸位入场!”

  冯方仪率先起身,冯家一男一女紧随其后,而剩余的四十七位丹师,也是按照顺序,缓缓走入属于自己的密室。

  秦逸尘却是暗暗道:“我乃是一百八十七号,用是倒数第二甚至第一缠场的。”

  说罢,又是望了眼公孙沭阳,心想他们用就在五十到一百名之间。短

  短片刻,五十人便是皆然走入密室,而冯言确认过后,又望了眼天际。只

  见那云霄之上,依闲几道身影而立,俨然是天渊城甚至冯家的大人物在俯瞰。

  确认无误后,冯言朗声道:“放玉牌!”“

  嗡”

  只见一道道密室中,有着些许光华从屋顶洋溢,俨然是从内散发。不

  仅如此,秦逸尘发现这光华有强有弱,俨然是这五十人的精神力境界有高有低。

  最为显眼的,当属第一间密室,也就是冯方仪所在的密室,光华最为闪耀,俨然是因为其境界最强的原因。

  不过秦逸尘在意的不是这些,而是这密室的设计

  “虽然一些阵法甚至修神高人,也可施展如境界高低而变化的手段,但这密室可是整整五十间。”“

  五十间又都是圣阶,更有圣阶后期,而且参差不一,冯家既然说了确保公平,那用不会出错,也无人站出来质疑。”“

  能将变化精确到这等程度,不愧是至强者丹师”秦

  逸尘星眸闪烁,他又何尝不想跨越那判若云泥的一步!不

  过再多的玄机,却是无法窥探,俨然这密室就是防止外人影响,也只能等自己进去才能一探究竟了。

  密室光耀闪烁,甚至隐隐有破风声传来,秦逸尘仔细聆听,那正是精神廉珠的飞掠声!

  不只是他,等候在外的所有人都是目光紧盯。

  时间推移,约莫一炷香后,却见一间密室豁然开启。

  “嘭”走

  出的青年步伐踉跄,脸色苍白,神色也有些许萎靡,俨然是精神力损耗严重,造诣也是施展到了极限的缘故。

  众人目光看去,却无人搀扶,毕竟这排名顺序,大多是自己人一起来的,俨然和那人不熟。

  读啦小说网 www.dududu.la(读读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