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深夜书屋 > 正文
  “是这两个人么?”周泽问道。

  屋子里的两具尸体,死亡方式和场面都鱼吓人和夸张,绝不是简简单单杀了了事,而是特意摆出了一个造型,利用尸体,杀人者在宣泄着自己的某种情绪。

  不过,

  好在这里不是通城,也早就出了苏省,张燕丰为代表的通城警局的警察叔叔们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通城最近的刑事大案太多,实在是吃不消再冒出来一个了,否则,外界还以为通城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怎么总是有大案和死人。

  “是了,不会错的,这两个人在我从看守所里出来后,和我一起喝酒的。”

  老道又确认了一遍,肯定道。

  绑架小萝莉的两个人贩子,

  死在了这里,

  小萝莉却不见踪影。

  周泽皱了皱眉,

  走到水缸旁边,把那具妇人的尸体拉扯了出来。

  只听得“哗啦”一声,妇人的尸体摔落下来,横躺在了地上。

  这种人渣,死有余辜,对于他们的尸体,也没什么好尊重的。

  周泽在妇人身边蹲了下来,妇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呈现出一种夸张的扭曲。

  大概意思就是你低下头,发现下面是自己的p股。

  “老板,是林可干的么?”

  白莺莺走到旁边问道。

  “不清楚,暂时还不能确定。”周泽摇了曳,“如果林可脱困了,她为什么不联系我们?”

  “兴许,人家是觉得丢脸了呢?”安律师倒是不觉得有多意外,直接道:“身为堂堂鬼差,结果竟然被几个普通人贩子给抓走了。

  如果再遇到一些特殊的虐待的话”

  说到这里,安律师没有再细说下去,毕竟林可现在所用的身体,可是人家的女儿。

  “这样子的话,一是丢脸,二是极为愤怒,做出杀人泄愤的事情,似乎也很正常。”

  安律师说得确实很永理,

  在场的几个人,

  在那种环境下,一旦脱困,在自己有力量的时候,

  谁能忍得住不反杀?

  以己度人之下,

  周泽觉得如果自己是被拐卖的那一个,在自己吃距头和屈辱之后,一旦力量得到解放,肯定把这几个杂碎给干掉。

  而且是以极为羞辱式的方式虐杀他们。

  鬼差不能随意杀人,但在这件事上,周泽倒是挺理解小萝莉的。

  人贩子这种东西,

  说句不好听的,

  直接让他们死全家估计也没多少人会反对。

  只是,

  如果是林可杀的话

  周泽脑补出了一个画面,

  小萝莉的长舌头把妇人给裹挟住,像是蟒蛇一样开始不停地扭曲拉扯,硬生生地把妇人骨头都勒断了不知道多少根,才把妇人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那个驼背老头,他的膝盖位置在地下,林可难道是用舌头直接把人拍下去的么?

  这个是怎么弄的?

  这时,安律师给周泽递了根烟,周泽接了过来。

  “老板,林可现在还没回电话。”

  言外之意,

  就是说如果这两个人真的是林可杀的,

  那么林可可能还没完成自己的复仇。

  “再去找找看看吧。”周泽站起身,却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又蹲了下来,在女尸的身上摸索了一下,从其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

  手机没有上锁,而且因为是放在裤子口袋里的,也没有进水缸弄湿。

  但手机里没有装其他的东西,没有社交软件,甚至连短信和通话记录都没有,应该是平时做事很心,很多记录都删除的缘故。

  女人发怒起来是很可怕的,有时候也不会讲什么理性,周泽倒是希望小萝莉在把人贩子都杀了之后就马上收手,不要再继续延展下去。

  否则,她可能会受到阴司的惩戒,后果会很严重。

  他们是鬼差,工作对象是鬼,至于人间的事儿,真的不方便插手。

  当然了,那几个人贩子想伤害林可,林可反击,倒是不在其中,否则如果鬼差一个个都是受气包,被活人欺负了还只能笑嘻嘻地应承下来,

  谁还愿意当这个鬼差?

  只是这个地方这么大,在没有确切线索的前提下,在这山区里想找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老板,这里怎么办?”老道指着屋子里的两具尸体问道。

  “你还想帮他们收尸?”周泽反问道。

  “额不想。”

  “把门开开,最好引几条野狗进来弄个晚餐。”

  周泽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尘土,

  走到了屋外。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山区里的空气比较好,但今晚却乌云密布,鱼像是马上就要下雨的样子。

  安律师也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感慨道:

  “我倒是希望这俩人真的是林可杀的,这至少意味着林可已经脱困了,是她给别人带去危险,而不是别人给她带来危险。”

  周泽点点头,

  刚把烟咬在嘴里准备点烟时,

  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一道闪电挂在了东边山峦的位置。

  周泽和安律师身体猛地一颤,

  倒不是被这打雷的声音给吓到了,

  而是在打雷的方向,

  忽然钢出了一股恐怖的煞气,

  这就像是在山谷里有人拿着一个胡泊大小的锅,正在将其煮沸一样。

  “出大事儿了。”

  安律师将自己嘴里的烟头吐了出来,表情凝重。

  众人很快就重新上了车,向着那个方向开过去。

  只是,这一次开车的是安律师,而不是老道。

  老道在心里暗暗感动,

  觉得是老板心疼自己了,

  让自己歇歇。

  但实际上是因为周泽和安律师心里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那里出了大事儿了,

  按照他们的想法,也就是在外围看看,没打算太过深入,如果小萝莉在那里的话,就把她接应出来带走。

  这儿是人家的辖区,距离通城很远,出了什么事儿也不会怪罪在他的头上,也因此,没必要太拼命。

  不让老道开车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万一这老东西神奇的体质再次显灵,

  直接把大家伙带到通关大BOSS的面前,

  那还玩个屁?

  车才刚开出去不到二十分钟,后面就有一辆吉普车开了过来,吉普车的速度很快,在这种蜿蜒的山道上开这么快,真鱼作死的意思。

  当吉普车超车时,周泽朝着车上扫了一眼,只见车上坐着两男一女,开车的是个女人,一头波浪卷,还托气质。

  对方似乎也刻意看向了这边,但很快就收回目光了。

  “老板,人家口袋里的扑克牌刚刚抖了几下。”

  “嘘。”

  周泽对白莺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安律师也很配合地放慢了速度,让对方超到了前面去了,甚至又刻意地继续减速,故意和他们拉远了一段距离。

  “当地的鬼差已经出动了啊。”安律师说道。

  “嗯。”

  周泽清楚,安律师故意减速,其实也是存着让那帮人先帮自己探路的打算。

  反正这里不是自己的辖区,自己可以安心地当一个吃瓜群众。

  如果是在通城发生的事儿,那自己就得拼命竭尽全力了。

  能休息休息,换一个视角边缘OB,也的确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雨,

  开始下了起来,

  不是很大,

  与此同时,山道里竟然还起雾了。

  群山之中,起雾是很常见的一件事,早中晚都有可能,甚至凌晨都给你来一场大雾耍耍。

  常在山道上开车的司机应该对此深有体会。

  原本就故意放慢速度的安律师不得不又把速度降下来了一些,哪怕是开着大灯,但前面的路况也不是很清楚,山道一侧就是沟渠或者悬崖,下面则是泥石流。

  一不心开出岔子,就是车毁人亡了。

  出车祸大家倒是不怕,但把车弄坏了也是件麻烦事儿。

  “吱吱吱!”

  猴子可怜巴巴地喊着。

  周泽看了一眼猴子,问道:“怎么了?”

  “老板,猴砸要嘘嘘。”老道回答道。

  周泽点了点头,对安律师道:“先偷,再等等吧。”

  再往里开,

  就深入了。

  安律师靠边停了车,还特意开了警示灯打了双闪。

  下车后,老道带着猴子站在路边**。

  猴子雅老道的样子,一老一猴的背影倒是挺和谐。

  “老板,你看这儿雾蒙蒙的,黄泉路上是不是也这个样子啊?”

  老道还有闲心思开玩笑,

  反正这次是跟着老板和老安一起出来,他安全感十足。

  深山里的省道,两边都是群山,浓雾笼罩之下,的确是有那么一点普通人芋里的鬼门关的氛围。

  “呵,怎么啦,是知道自己年纪大了,早晚要走黄泉路,先摸摸底?”

  安律师调侃道。

  “呸呸呸,贫道觉得自己还能活个几十年。”

  放了水,

  一身轻松,

  老道很是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他今天可是累坏了。

  又打了个呵欠,

  老道嘟嘟囔囔地问道:

  “也对啊,老板,黄泉路上的鬼是不是很多啊,这里没鬼,确实不像黄泉路。”

  过了一会儿,

  见没人回应自己,

  冷场了,

  老道鱼尴尬,抬起头一看,却发现老板他们一个个在看向自己身后,表情严肃。

  老道有些疑惑地扭过头,

  看见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的大雾之中,

  出现了一道道黑影,

  一一晃地正在前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