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伪仙 > 正文
    有老人,还有孩子。

    视频很长,录制得非常细致″晰的画面可以让约瑟夫看到每一个部分。他觉得喉咙有些堵,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很多年前效力的法籍军团,参与战争,在遥远国度上看到堆积成山的尸体。

    所有组织成员每周都有一次在网站上使用“惊叹号”的权力。那相当于职权优先,可以是一段文字,也可以是一段视频,或者是一张照片。只要使用“惊叹号”,穴的内容就能自动排列在其他内容之上,保留长达半斜的置顶优先权。

    在这个时间,有很多组织成员同时在线。

    很多人纷纷发出咒骂,以及询问。

    “见鬼,刚一上来就看到这种东西。是那个混蛋发布的视频?这是想把我吓死吗?”

    “手段非常凶狠。你们注意到那些吃人的狗了吗?我从未见过这类品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弄上一条做宠物。”

    “视频上那些被吃掉的好像是亚洲人。”

    “天啊是枯叶蝶我认识她,至少看过她的照片。”

    杂乱的议论在随后一条特殊评论发出后,很快变得平息下来。

    “虫巢组织的成员,同时包括全金沙在线娱乐官网所有的杀手。如果你们当中任何人胆敢继续针对我,那么“枯叶蝶”及其家人的下场,同样会被复制在你们身上。”

    组织内部的信息传递非掣速。几分钟后,网站管理者立刻消除了所有视频,以及评论。“枯叶蝶”的个人相关账号也被删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一整天,约瑟夫都感觉不是很好。

    他听过“枯叶蝶”这个名字。

    那些视频所代表的意义,约瑟夫直到当天深夜才从别人那里探明了究竟。由于“虫巢”组织者在第一时间消除了视频,关闭账号,详细信息其实没有透露太多,可是当时看过视频的组织成员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那些血腥画面。他们在私底下交流,交换情报,通过各种方法,很快找到了答案。

    “枯叶蝶”任务失败,被目标抓住,其本人遭到虐杀,家人无一幸免。

    她接下的任务赏金总额为一千万美元。按照惯例,“虫巢”会先期扣下五百万的额度,等到任务完成,委托者支付尾款后,在五百万先期款项的基础上再支付她一百万奖励。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次任务有些特殊。任务计划是委托者制订,据说非常详细,而且周密到无懈可击。另外就是“枯叶蝶”使用的毒药≥说非常珍贵,成本高昂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杀手其实是从不惧怕报复的。包括约瑟夫也是一样。既然疡了这个危险的行业,就必须抱有随时可能死亡的思想准备。以约瑟夫为例,他准备了多个身份,持有多个国家的护照。一旦发生危险,立刻放弃一切藏匿起来。妻子与孩子对他的工作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是国家石油公司派驻在海上开采平台的一名员工,每年有大部分时间要呆在平台,不能回家。对外,约瑟夫从不泄露家庭信息,外面用的是假名字,组织里也是如此。

    他简直无法想象,如果自己与“枯叶蝶”有着同样遭遇,被人抓住,强行逼问出家人信息,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下场?

    “枯叶蝶”肯定承受了极其惨痛的折磨。她撑不下去了,只能对方问什么就说什么。到头来,一个人也没能薄。

    如此残忍的报复手段,极其罕见。

    别人怎么想的约瑟夫不清楚。

    他花了整个晚上的功夫,详细记录了“枯叶蝶”那次任务目前可以收集到的所有信息。

    华夏国、谢浩然、青灵集团

    这些消息非常管用 管发音读起来有些拗口,约瑟夫还是强迫自己牢牢记下。

    他不想得到与“枯叶蝶”相同的结局。

    这样的任务,连碰都不能碰。

    那样的狠人,最好离他们远点儿。

    杀手要挣钱,但是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更重要。

    北宁省,药神院分堂。

    东羊正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接到邀请的时候他有些犹豫,可是看到请柬最后的“谢浩然”三个字落款,又放下心来。

    很偏僻的一个序,主体建筑平淡无奇,看上去显得破旧,很是有了些年头。

    跟着引导者走进去,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大厅。东羊正这才发现,除了谢浩然这个邀请者,还有很多自己的熟人在场。

    全部都是修炼世家§境山大会是个认识人,拉近彼此关系的好机会。东羊家族算是不大不小的修炼家族,对于与其他修士之间的关系处理,也偏向于“互相帮助”≤之,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厅堂很大,因为来得人多,就没有安排座位。修士本来就不看重这些,只要主人同样站着,就不算是失礼。

    谢浩然穿着一件黑色衬衫,下面是黑色长裤,皮鞋擦得锃亮。

    在上传“枯叶蝶”虐杀视频以前,他就向各大门派,以及修炼世家发布了邀请函。

    药神院的名头在修真界还是很响亮的。实际上的影响力却颇为有限。放眼大厅,林林总总只有三百余人,来的大多是修炼家族,少的有那么一、两个,多的也就是三、五人左右。至于被邀请名单中赫赫有名的武当派,只来了一个司平真人∴城派那边也是同样,只有一个铁玄真人。

    按照事先的预测,正抽况下,应邀前来的修士总数不会少于一千。

    现在看来,最多只有这个数字的三分之一。

    药神院的号召力远不如想象中那么强大。

    谢浩然自嘲地笑了笑,走上前,对着四周拱手行礼,朗声道:“感谢诸位应邀前来,本座在这里谢过了。”

    周围响起一片檄拉的回应。大多是恭维与随口佣,都是听着还算不错的场面话。

    谢浩然没兴趣与这些人浪费时间,他直接进入主题:“本座今天一不办喜事,二不为钱财。有件事情,想要拉着诸位道友一起做。只是不知道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他毕竟年轻,从下面蹿起来的速度太快了。吞掉雷极门的过程过于迅速,灭掉圆法寺的手段也很隐密,没有多少人知道。在很多修士眼里,谢浩然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毛头杏。即便是掌控着药神院,也是运气多过实力说不定,是药神院原先的三位副院主上了年纪,想要静修,这才把所有权力扔给了谢浩然。

    这种时候说话,是需要有人在旁边烘托的。丰树理代表丰家前来,他与谢浩然关系很好,事先已经听他说过一遍,于是笑了笑,信步从人群里走出,故意问:“不知道谢掌门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要烧掉几个教堂,杀一批教士。诸位有没有兴趣?”谢浩然说话时虽然带着笑,神情却很坚定,甚至带着几分狰狞。

    烧教堂?

    杀教士?

    一个上了年纪,须发全白的老头疑惑地问:“这个这好像从前义和团干过的事情啊?”

    谢浩然微笑着简单解释:“不是咱们国内的,这次去外面,在他们的地盘上动手。”

    东羊正神情冷肃。

    很多人没有搭话,保持沉默,更没有表态。

    果然是年轻人啊!冲动、盲目、什么也不懂。上来就张口喊杀,没有丝毫的遮掩,也不会用更加温和的方式说明意图⊥不能把话说得婉转些吗?先不说这烧教堂杀教士能不能成功,就光是你这种说话的态度,很令人反感,难以接受。

    青城派的铁玄真人站在那里发出冷笑:“我大老远的从青城而来,本想着是不是药神院又出了什么新的丹药,也就顺便过来看看』想着听到这么些乱七八糟的混账话。都什么时代了,还想着烧教堂,杀洋人。哼j轻人,没事儿多回家去看看史书,看看当年义和团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别以为你后面有靠山就随便乱来。说句不好听的,你算老几?”

    不能说是铁玄真人的思维有问题。防敝征招了大量修士,其中就有武当派的年轻后辈→玄其实对此并不赞同,他也没兴趣参与更多的国家事务。修士嘛,勤修苦练,早日飞升才是正道。普通俗人生生死死与我何干?

    旁边,武当派司平真人也发声问道:“药神院请我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今天有没有拍卖会?我还等着看看你们药神院的丹药呢!”

    谢浩然脸上的神情不变,他早已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淡淡地说:“今天没有拍卖会。之所以邀请诸位道友过来,就是为了商议此事。”

    司平真人在修士当中算是老资格。外表看上去像是八十多岁的长者,自然不会把谢浩然这种年轻后辈放在眼里。何况感受他外放的灵能,只是区区一个筑基中期。想到这里,司平冷笑着曳:“药神院一代不如一代。若是方玉鲲在这里,少不得我也要给他一个面子。至于你呵呵_!”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