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燕贵公子 > 正文
  “愣少,果然如你所料,薛鹏按捺不咨人去找蓝浩然他们一行人了,谈过之后,都停止了刮财收人的行动,暂做休整,估计是向薛鹏提了个大条件,薛鹏正考虑呢。  ”

  赵逊诉说蓝浩然等人的动向。

  “蓝浩然他们四家加起来也就万把人而已,人数不上不下的,战力也没到精锐那一步,之前又没有参与抗贾行动,分肉的资格还不够《浩然他们内心应该是多要些黄金,然后退到一边看戏,我若是他们,也会那么干。”

  李无常轻笑一声,“薛鹏这么急着找他们,可见他心中压廉大,真是难得,这个家伙,一直都表现的像个老狐狸似的,总是想着搞垮我们房陵,总是成不了♀次也不例外”

  薛鹏对李无常的评价颇高,李无常也从没有杏薛鹏。

  彼此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均知道对方不是那种说灭就能灭的简单角色。

  自中原乱起来的这些日子以来,梁州东部格局一变再变,薛军和法帅军有过合作、也红过脸,到如今彻底翻脸,终于要见真章了。

  想想还真鱼唏嘘,从私人的角度来看,李无常好像对薛鹏并无多大的恶感,最起码比对赵元极、窦仲云、贺叙的芋要好。

  赵逊也笑,“对了,黄茂和窦仲云磨磨蹭蹭的到了西城,愣少你说赵元极会不会等他们两个先出手?”

  “他当然想!”

  李无常点头,“他若有宏图,应该是这样的嗯,我们攻巴东主城,西城那边动,我们急,加紧攻城力度,将薛鹏的实力打掉一点,然后他强势插入,跟着击退我们。”

  “果然是宏图。”

  杨素捻着胡须,笑道:“我估摸着他之所以采蘑菇,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派人骚扰,另一方面,我估摸着他心中正好也有那个想法。”

  吴洵愕然道:“不会吧,那他之前还火急火燎的,赶着投胎似的?”

  杨素曳,解释道:“赵元极那个人看似精明,其实是飘忽不定,一会儿一个样,咱们正好给他搭了个台子,他就能顺着演下去,可惜他想不到我们头一个目标是他。”

  说罢看向李无常,问道:“无常,已经轮着休息好了,明伦的那支三百人的好手也到位了,现在所有人都精神十足,入夜就动吗?”

  李无常点头,“动,按计划,以最快的速度动起来。”

  赵逊嘿嘿道:“这战术咱们之前在弘农的时候用过呀,有经验了。”

  他说的是当时联合弘农各大散匪围弘农主城的事情了。

  法帅军玩了个花式,明面上围城,实际上是奔着在弘农北部和驻生对峙的单伯远而去,声东击西,打了单伯远一个措手不及。

  结果单伯远二万大军损失惨重,仅余五百仓皇逃回京兆。

  也正是由于那一次,李无常的名声才真正进入各大势力的耳中。

  入夜。

  巴东主城的人们又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守城的士兵们。

  又熬过一天了。

  赵元极和高老大他们又离主城近了一步,只要大部队过来,巴东主城就守住了,还能大开城门前去夹击法帅军,好好出一口恶气。

  这两天,所有守城士兵都被法帅军的叫骂给恶心到了。

  骂个人,骂祖宗十八代是轻的,人兽恋的故事都能编排出来,也真是服了法帅军那帮流氓了。

  轰

  北城门处蓦然爆发出一连串的巨响,宛若霹雳,整面城墙都在颤抖,方圆数十里都能听到动静,林间野兽奔腾,城内所有人都被惊动。

  跟着,城外就爆发压抑的喊杀声,以及急促异常的脚步声。

  巴东主城的“攻城战”,就在这一连串的轰炸声中开始。

  “报,法帅军正式攻城了”

  “妈了个巴子,会否又是放炮仗和射箭吓唬人?”

  “不是啊,爆炸之后,有人扛着云梯前进呢,各个方向都有”

  “我艹,看那边,怎么起火了?”

  “酒楼起火,妈了个巴子,我早就说过那个酒楼有朝廷的内应吧,可恨牛三那家伙当初被几十两黄金就收买了,现在出事了吧?”

  “现在还说那么多有个毛用啊,所有人听令,抄家伙随我上。”

  “快派人通知上面。”

  “还用通知?没听见所有人都动起来了吗,先去救火”

  “救你大爷,之前的教训还不够吗?先揪出那些捣乱分子,城内一定要稳住。”

  “他娘的,老子真是遭了什么罪呀,巡视一天了,刚想回去眯一阵子呢。”

  “少废话,眯了就醒不来了牛队长,您来了?”

  “吵什么吵,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我坏话呀,谁说的,给老子站出来!”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大伙儿是在骂那些捣乱分子呢,正商量着如何弄死他们呢。”

  “很好,你们跟我上!”

  “喂,你们几个,就是你们几个,去哪儿?看不到本队长吗?我说随我杀过去”

  “不是啊,牛队长,北城门破了个洞”

  “什么玩意?那么厚的门都破了个洞,到底怎么回事?”

  “好像是外面被刀子挖开了,埋了很多土雷进去牛队长,您也过去吧!”

  “妈了个巴子,走!”

  罗春早已经来到了北城门处,看着死死顶住城门的士兵们,眉头大皱。

  好你个法帅军。

  又来深夜攻城的把戏。

  “给我顶住,若是顶不住,大家一块死!”罗春抽出刀子,腾到一处高台,开口大喝。

  在火光的照耀下,罗春的脸显得非常激动,内心热血沸腾。

  虽然生气,但不得不说,这正是他最喜欢的场面。

  击退贾宋的那股子杀气还没散矩。

  现在正好,和法帅军分个高低。

  此前薛鹏和众位老谋士已经分析过了,全力防御就成,法帅军只有那么一两波是最强的,肯定会后继无力。

  薛鹏带着柴智焕来到城中央,跃上高楼,极目四方。

  火势很大,但是起火的地点不多。

  看了一圈过后,薛鹏松了一口气,“还好城帜乱子不算很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柴智焕点头,“我们此前花费了大把精邻城内捉拿摸鱼分子,总归得鱼效果不是?李无持想甩外合的把戏,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