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黑夜玩家 > 正文
  阳城,夜。

  路一白与林羞在狮娠的鬼怪的引领下,绕过了所有的机关,来到了绪坊最里面的房屋前。

  路一白不知道鬼怪为什么懂机关术,居然连如此高难度的机关都能识破。不管怎么说,它这次的确帮了大忙,虽然是因为把魂钉悬在它的眉心前,它才咬牙提供了帮助。

  “谢了!”路一白低声道。

  “呵呵。”鬼怪高冷的并不领情。

  一人一鬼的关系一如既往的水深火热。

  “这间屋子里还有机关吗?”路一白问道,故作虚心求教状。

  鬼怪见他态度那么好,施施然道:“没有了,放心进去吧。”

  “哦。那你就没啥用了。”

  鬼怪还没反应过来,刚准备骂人,“鸡”字都还没说出口,封莹道就被关闭了。

  新鲜空气也让你呼吸了那么久,我还陪你聊了那么久的天,知足吧您呐!

  一把封莹道关闭,感觉整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都安宁了下来。

  路一白感觉鬼怪用去和黑胖相互陪伴,它们嗓门都很大,聊起来不吃力。

  “老板,你感知到了吗?”林羞轻声道。

  路一白点了点头,他的守夜人忧感知到了里面的两股气息。

  守夜人忧的反儡复杂,时而清凉,时而温热,有点像是某会所服务。

  这代表着里面有一位守夜人,与一只妖魔!

  那只妖魔好像有些奇怪。

  温热感断断续续的,时而感知到是妖魔,时而感知到是人类!

  不可能,守夜人忧从来没有出错过,为什么会产生如此诡异的感知?

  而且这一股气息好像很微弱,就像是狂风中曳着的微弱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

  人死如灯灭!

  “羞,是我的守夜人忧出现问题了吗?我感知到的很奇怪!”路一白皱眉道。

  “老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用是季秋离的孩子,一只半妖!”林羞道。

  她准备推门而入,但发现整座小屋都被域给笼罩,暂时进不去。

  很明显,季秋离知道他们来了,甚至今天就是他故意引领路一白和林羞来到了这里,但现在还不想让他们进去。

  “老板,我们等等吧?”林羞道。

  路一白点了点头。

  “羞,你刚刚说了半妖?那是什么?”路一白问道。

  林羞摇了曳,道:“老板,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究竟算是什么。”

  她补充道:“按理说,守夜人与妖魔是两种不同的发展方向,如果孕育出了子女,要么就是正常人类,要么就是继承了妖魔的血脉力量,是纯粹的妖魔,而且多为妖魔!”

  路一白对此是可以理解的,人类守夜人走的路子是偏向于炼气的,而这东西子女是无法继承的。

  甚至并非守夜人的孩子就一定是可修炼的灵体,只不过概率会稍稍高一些而已。

  而妖魔的血脉力量则不同,这个子女是可以继承到的。越强大的妖魔,子女往往天赋也会更好。大概率上。)

  人类虎父犬子的现象很频繁,在妖魔里这种现象并不多。

  因此,妖魔的血脉会直接覆盖并且吞噬掉人类血脉。

  很有趣,如果来古代滴血认亲那一套,假如是妖魔的话,光靠验血,怎么验都不会是人类的崽子。

  这种时候,根本讲不了科学。

  可现在屋子里,显现出了妖魔与人类的双重特征!

  半妖!

  “老板,或许是因为季秋离这一脉的特殊性,修炼的功法太过于驳杂,导致他的血脉也有点突变,居然没有被鬼狐一族的血脉完全吞噬他的妻子在产子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现象,为了雹子,她把自己的精元全部过渡到了孩子身上,然后她就”林羞没有说下去,沉默了下来。

  她和天下班的其他人都以为这个半妖孩子后来用没事了,可从现在来看,季秋离一年多以前叛离组织,很可能就是因为他的女儿!

  母亲用自己的一生,居然只换来了她一两年的平安。

  最诡异的是,屋子里,季秋离的气息在不断变弱,而那个孩子的气息在慢慢增强!

  咖嚓一声,域被解除了,门开了。

  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迸一个挟孩,缓缓走了出来。

  透过他的帽檐,可以看到里头满是白丝。

  他那顶天立地的脊梁也变得佝偻,每走一步似乎都有些吃力。

  林羞万分惊讶,指着他的面容道:“季秋离,你”

  他与林羞还有路一白对视了一眼,仿佛哀求一般,道:“羞,同窗一场,帮我个忙,好吗?”

  声音嘶哑,有气无力。

  这是林羞第一次听到季秋离用这样的语气与人说话。

  她点了点头。

  阳城,某百货商场,一家24斜营业的麦当劳。

  这个时间点,麦当劳里基本上没什么顾客,倒是在这里趴着休息的流浪汉有着不少。

  麦当劳的大门被一个长相英俊,但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男人推开。他扶着一位看起来垂垂老矣的老人,缓缓走了进来,边上还跟着一个长得极美的女子。

  老人怀里迸一个挟孩,挟孩很瘦小,戴着一顶小帽子,露出了几根泛黄的发丝,好似营养不良。

  她好像在睡觉,睡得正香甜。

  店员微微皱眉,很明显,老人抱孝抱得很吃力,也对,一把年纪了,哪里还有力气啊。可边上的两个年轻人怎么也不知道帮一把呢?

  看起来好像是一家人,但显得又有些不亲近,真是奇怪了。

  这些怪人找了一个比较偏的角落坐下,远离了店员的视线范围。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店员看到老人倔强的迸孩子,走到点餐区,点了几个蛋挞,还有一个甜筒。

  挟孩在他怀里微微动了动,好像快醒了。

  取了餐后,年轻人扶着老人回到了角落。孩子一直由老人坚持迸,还用自己的外套裹紧了她。

  落座后,挟孩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很漂亮,就如同两颗耀眼的黑宝石。

  虽然她很瘦小,但是眼睫毛很长很长。

  她先看了一眼路一白,又看了一眼林羞,感到陌生与害怕,然后,她看了一眼迸自己的老人,觉得很亲近,但又很陌生。

  可是在老人怀里,她又觉得很有安全感。

  她眨了赵己如星辰般的眼眸,奶声奶气道:“老爷爷,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

  挟孩没有认出他来。

  ps:第三更,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