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发展这事儿吧,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哪怕是崇祯皇帝已经算是半个金手指的挂也是一样。

    崇祯皇帝指出了蒸汽机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科学发展大头,然后还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放在内燃机的研发上面。

    崇祯皇帝指出了电能是老天爷赐给人间的至宝,必须好好研究研究怎么利用。

    崇祯皇帝指出了天上并没有满天的神佛,因为这片星空同样是老天爷给人类的礼物,神仙们都在另外的位面,有着空间壁垒,凡人穿越不过去。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鸟用,除了张显庸更加虔诚的修道,以期有一天能够肉身成圣,穿越空间壁垒之外,剩下最大的改变或许就是对于大明士卒们的影响。

    对于大明士卒们来说,跟着崇祯皇帝这样儿的真命天子混,要是落下个军功啥的,死后就算不能混个天兵天将,起码也要在阴曹地府里面混个差事,方便自己照拂后人吧?

    或许在另外一个方面,也无限的增强了大明百姓的凝聚力,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至于皇家学院那边,崇祯皇帝已经恨不得拔苗助长,最好是能弄几个工科狗穿越过来。

    无他,皇家学院研究武器倒还算是上道,全金属弹壳的定装步枪出现,几乎是对于原本战争方式的一次大颠覆,就连一直琢磨着全火器化作战的五军都督府都得跟着研究新战法。

    然而在其他方面,就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了。

    蒸汽机还算是好的,哪怕是没有崇祯皇帝的催促,民间自下而上的强烈需求就在倒逼着铁道部搞出更快更稳的火车出来。

    铁道部自然没那个实力去研究蒸汽机车,就算是有那个心劲也抗不过修建铁路所带来的巨大花销,自然是把问题推给了皇家学院。

    被铁道部搞的烦不胜烦,又不能把铁道部的人直接打死了事,皇家学院自然也就多分了一些精力在蒸汽机车的研发上面。

    然后内燃机和电就成了后娘养的,

    当然,这个后娘的标准是相对于整个皇家学院在各种项目上的投入来比对的,如果让那些民间的资本来看,这个后娘手指头缝里随便露一点出来都足够吃到撑。

    内燃机迟迟没有动静,这一点崇祯皇帝倒是不着急,反正想要在崇祯五十年之前开上一台汽车基本上不太可能,从后宫到朝堂再到民间也都会反对自己亲自开车。

    甚至会反对自己坐上汽车——就跟铁甲舰在港口停靠的时候自己可以上去,一旦想要乘着铁甲舰远航就会遭到一大批人的反对一样。

    至于电这个东西就更苦逼了。

    大明时期的人可能想象不出来,后世电的用有多么广泛,而已经见识过电的各种妙用之后,说崇祯皇帝对于电的研究不上心,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问题就在于崇祯皇帝本身也是个理工科的小白,除了绕线这个概念之外基本上就没剩下啥玩意——提前来台计算机,崇祯皇帝倒是能编出n多的程序来,可是大明朝哪有计算机?

    在后宫里面待了没几天,崇祯皇帝就忍不踪一次跑到了皇家学院,目标还是灯泡。

    灯泡绝对是个好东西,不先这玩意安装在蒸汽机车上有多大的用,就连马车上也能安装就很给力了。

    抛去马车夜间行驶会给民间带来什么样儿的变革不谈,光是军事上的用处就很大了——古代夜里很少行军或者干脆不行军的原因就在于照明手段的落后和夜盲症的存在。

    夜盲症对于此时的大明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问题了,随着粮食产量的增多,更多的百姓已经可以吃得起肉,更不要说卫所里面的士卒。

    不缺少营养,夜盲症基本上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土壤,除了极个别的先天性夜盲症之外。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夜间照明手段的落后。

    靠着火把行军不是不行,可是火把这玩意的局限性太大,怕雨水天气也就算了,大量的士卒举着火把前进,就算是晚上强行军了,到地方之后又能剩下几分的战斗力?

    有了电灯就完全不一样了。

    电池这东西的容量是可以慢慢提升的,皇家学院里面的牛人有的是,慢慢的总会将电池的容量提升上去,哪怕撑不了太久,带上一批后备的总行了吧?

    尤其是手电筒这种家用电器用到军中之后,更是好处多多。

    宋应星对于崇祯皇帝的到来丝毫没感觉意外,只是跟崇祯皇帝简单的见礼之后,就再次一头扎入了实验室,琢磨起了灯泡的问题。

    一溜摆开的大量灯泡前面,竖着一块块的衅子,上面标注了该灯泡使用的什么材料做为灯丝,又是在什么时间点亮的,显然,这一次的实验刚刚开始没有多久。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开始有灯泡熄灭,宋应星也在相应的牌子上面打上了一个叉,意味着这种材料不足以用做灯丝。

    直到再一次太阳西下的时候,最后一枚还在亮着的灯泡也不甘的闪烁了几下,最终还是熄灭了。

    宋应星叹了口气,收拾完实验台上的东西之后,才对崇祯皇帝躬身道:“陛下,眼下实验出来时间最长的也不过是四个时辰,想要找到经久耐用的材料做为灯丝,只怕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笑道:“慢慢试验就是,这种试验本身就是未知的,朕有的是耐心,宋爱卿也不要着急。

    不过,朕今天来,是想跟宋爱卿讨论一下,将单纯的金属丝换成合金的会怎么样?比如用乌丝,掺入银或者铜的成份,然后再试验呢?

    各种各样的金属能不能像铅和锡,或者是铜和铅那样混合在一起呢?如果能的话,他们又会各自有什么样儿的特性?”

    徐光启顿时有些郁闷:“陛下,天下材料千千万,倘若将各种材料都分别进行合成实验,还要摸清楚他们的特性,非但时间上要迁延日久,就连成本也是个大问题?”

    崇祯皇帝摆了摆手道:“一千万贯j家学院单独成立一个材料研究的分院,朕让内帑每年拔款一千万贯用于各种材料的研究。

    如果这件事情能成功的话,以后其他各个学院再想使用什么新材料,只要按图索骥的去查找,然后从材料学院那边拿到配方就可以了。”

    崇祯皇帝当然知道这种基雌学是费钱的,而且还特别不容易见到成果,没看后世那些商业化的集团和科学们都是玩用科学而不是基雌学。

    至于这种基雌学,也只有国家才会舍得不停砸钱,并且是一年年持之以恒的砸钱,就是因为这玩种基雌学很难见到成果,耗费又大,一般人承受不起。

    成本问题对于崇祯皇帝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少府每年往内帑里面输送的黄金白银加起来足有几万万两,崇祯皇帝自然也不愿意看着这些金银在库房里面长毛。

    钱花出去了,在市面上和整体经济上进行了流通的,那才能叫做钱,要不然就是一堆死物或者是一堆废纸,屁用没有。

    既然崇祯皇帝想要当这个冤大头,宋应星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反正别管朝堂上还是皇家学院,都知道崇祯皇帝的内帑富到流油。

    想了想,宋应星还是躬身道:“陛下,那些海外蛮夷们那边可有什么新式的材料么?或者能不能从那边弄些材料过来?”

    崇祯皇帝笑道:“他们有没有新材料,你得问锦衣卫的人,朕还真不清楚。不过宋爱卿可以放心,朕回头就吩咐王国兴那边的锦衣卫在海外替你打探购买,别管是什么材料都给宋爱卿弄一份回来可好?”

    宋应星顿时大喜过望,再一次向崇祯皇帝拜谢了一番。

    笑眯眯的受了宋应星一礼之后,崇祯皇帝正想吩咐王承恩准备在皇家学院睡下,王国兴却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皇家学院。

    虽然不知道王国兴跑到到底是什么事情,崇祯皇帝还是笑眯眯的指了指王国兴,对宋应星道:“这不,刚说到他王国兴,他还真就到这儿了。”

    随口将刚刚答应宋应星的条件告诉王国兴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发生?”

    王国兴从怀里掏出一份奏章交给了王承恩,然后才躬身道:“启奏陛下,是倭国那边的消息。”

    崇祯皇帝顿时大感意外。

    原本是准备让倭国替大明背下奴役劳工致死无数的黑锅,所以崇祯才从倭国大量“进口”倭奴做为监工,再加上政仁和德川家光这两个家伙也确实会做人,故而崇祯皇帝也没有急着弄死倭国。

    现在这些矮矬子居然主动跳出来搞事情了?

    随手接过奏章看了几眼之后,崇祯皇帝才眯着眼睛,唰的一声将奏章合了起来,冷笑道:“走,回宫。”

    文武两边的双花红棍,卢象升和张之极很快就被人拎到了宫里见圣。

    同样看过了奏章之后,张之极的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倭国那边再起烽烟,其实对于我大明来说好处多多,倒不用急着去管他们吧?”

    卢象升也同样躬身道:“倭国内乱,政仁和德川家光打着素鹅宫后光明天王的旗号开始清剿那些大名,原本与我大明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微臣担心,会影响到沿海百姓”

    张之极嘿嘿笑了一声,开口道:“卢阁老尽管放心便是,区区一些倭奴,任凭他们怎么折腾,只要敢来我大明沿海闹腾,别管多少都保证剩不下。”

    卢象升道:“他们不一定敢来我大明沿海的港口和城镇闹腾,可是如果他们在海上闹腾呢?

    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浪人武士本来就已经没什么地位了,沦为倭寇之后又降了一等,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他们不顾及倭国的生死存亡,只要他们在海上不停的袭扰我大明商船,又该如何?难道还要给大明的商船配上武器?”

    张之极曳道:“那倒不是。倭寇说白了还是海盗,而想要解决海盗,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另外一支海盗去解决掉他们。

    比如,现在正在莫卧儿和奥斯曼那边打秋风的李吖子所部,他们可是海盗出身,此前跟倭寇也多次交手,让他们去解决掉那些倭寇,朝廷还不用费一兵一卒,岂不是两全其美?”

    卢象升顿时冷笑道:“张公爷,你只记得他们海盗的身份,却忘了他们也是大明的百姓吧?你让这些身家清白的大明百姓去面对倭寇,你于心何忍?”

    张之极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卢象升居然会在崇祯皇帝面前就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李吖子那伙海盗身家清白?

    拉倒吧,如果不是锦衣卫的孙子把他们的案底全给销了,这些海盗有一个算一个,早就被弄死了,还能像现在一样挂着商船的名头在外海行海盗之实?

    身为一个正规军,张之极对于像李吖子这种由海盗转职而来的编外军向来都有一股偏见,哪怕是这些海盗从来都没有祸害过大明百姓也是一样。

    张之极正想再开口反驳卢象升的话,崇祯皇帝却摆了摆手道:“扯远了,现在倭国只要是起内乱,具体会乱成什么样儿还不清楚呢。

    至于倭寇的问题,交给东海舰队来解决,那边是他们的防区,尽量还是不要牵扯到民间的商船。

    朕现在喊你们来,也是想跟你们商议一下,对于倭国的内乱该怎么疵才是对我大明最有利的?”

    张之极当下便躬身道:“陛下,其实对于倭国内乱,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闻不问,任由他们乱去,而我大明也正好从中卖一些军火给他们。

    另外,还可以从倭国那边再多弄一些监工过来,替我大明监视那些蛮子劳工。”

    捋了捋胡须,张之极才斟酌着道:“只是,这里面还有一桩为难的事情,着实不太好办?”

    崇祯皇帝顿时哦了一声道:“英国公指的可是辽王妃那边?”

    ps:昨天更新累成死狗一样,今天尽量还是多更一些。现在是4点半,刚刚码完这一章,先睡一会儿了。后面的更新会晚一些。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