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会武功 > 正文
    项云打眼一看,棋区末尾,原本比赛区域外竟然还有一张大圆桌,一群人围在大圆桌外,群情激昂,热闹非凡。

    竟是比围观比赛的人还要多,而在人群当中,项云看到了,站在大圆桌中央,手舞足蹈,口沫横飞的牛胖子!

    “这……这家伙在干什么?”

    项云一阵发懵,还以为牛胖子抽了疯,在桌上跳大神呢,他当即向着牛胖子靠近过去!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国学盛会围棋比赛押注,公平公开公正,赔率高,赢得快,一把押注,立马翻盘。”

    “这一轮,由龙城青年围棋高手,号称棋坛鬼见愁的‘段公子’,对战东陵郡围棋强者,棋坛‘杀破狼’之称的陈公子。”

    “二位公子都是风云国棋坛的翘楚人物,前者战绩一千场,九百胜局,后者战绩一千五百场,一千一百胜局。诸位若看好哪位公子,就赶紧下注吧,时间有限,机会难得呀!”

    牛胖子的声音洪亮,抑扬顿挫,就跟天下桥下说书人一般,将圆桌周围的众多文人们,唬的是一愣一愣的,许多路过的人,都是驻足围观过来。

    再看看众人东面,棋区末端的区域,紧挨着众人所在的棋局赛弛,正有两名文士相对而坐,中间摆放了一张棋盘,黑白二子,泾渭分明。

    二人皆是神态镇定,眼眸低垂,执棋不语,反倒是端起身旁的茶盏低头品尝,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看这二人对弈,倒真有那么几分巅峰对决的强者派头。

    那边对弈正在进行当中,而这边的牛胖子,却是扯着嗓子吆喝!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呀,想要赢得多,就要多下注,身上的铜叶都快些拿出来吧,咱们马上就要封盘了!”

    “我嘞个去!”

    项云此刻,终于从震惊中醒转过来,嘴里吐口而出四个字。

    他怎么也没想到,牛胖子竟然能够做出这种奇葩的事情,在国学盛会上开赌局,押注铜叶,这货是要逆天呀。

    这种事情,情估计也只有牛胖子这种,脑回路清奇的家伙才能够想的出来,当然即便其他人也想出来了,估计也要有牛胖子的熊心豹子胆才能实施。

    不过话又说回来,牛胖子这个赌局开在此地,看似格格不入,实则生意倒是异常的火爆。

    那些对于自己的才能不自信,或者是手中有些惺本,又不愿意跟别人一场场比试,缓慢积累铜币的人,倒是愿意来这里以少博多,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够,一把吃成个大胖子。

    再加上牛胖子在一旁的怂恿和蛊惑,众人纷纷踊跃的下注。

    待赌局收盘后,所有人的目光便集中到了赛场上,两人对弈的局面。

    此刻压‘杀破狼’胜的人,和压‘鬼见愁’胜的人,数量上不相上下,而眼下棋局上的局面来看,是杀破狼暂时压制了鬼见愁,并且步步紧逼,招招扼自方咽喉。

    众人眼看着这场面,都是心中紧张不已,杀破狼的支持者们心中越发欢喜,反方自然是心中惴惴不安,氮受怕

    而身为庄家的牛胖子,一看到场上的局势,脸上也是一副紧张无比的神色,仿佛也是在为赛场上的局面而揪心不已。

    然而,牛胖子眼底深处,却是露出一抹得意至极的嘲讽之色!

    而场上,随着杀破狼的步步紧逼,眼看着鬼见愁,就要真的见了鬼,已然是到了绝境,众人都开始叫嚷起来。

    勤这时,原本面色凝重的鬼见愁,却忽然神色一震,旋即就像是开了挂一般,手如幻影,飞快落子。

    棋盘上的局势,竟然也是快速的扭转,鬼见愁竟是关键时刻稳住了局面,与杀破狼纠缠厮杀起来。

    最终,两人杀了个难解难分,你来我往,最后竟然是以平局收场!

    “哇……哈哈哈……平局,老子通杀!”

    眼看这一幕,牛胖子一声大喝,发出了惊喜的狂挟声!

    随即,就看到牛胖子一双胖手,灵活的在大圆桌上飞快的刨动起来,‘哗啦啦’的铜叶往自己怀里捧,赢得那叫一个盆满钵满!

    牛胖子高兴的嘴都笑歪了,而那些输了铜叶人,一个个是如丧考妣,面色苍白,有的甚至都气哭了!

    这时候,项云来到牛胖子身边时,这家伙正拿着一个布袋子,不停地往里面塞着铜叶。

    一看到项云前来,牛胖子满脸得意之色抑制不住,他兴奋道。

    “老大哟,咱们这次,肯定能稳稳挺进前百名了呀!”

    项云对牛胖子是一阵无语,他翻了个白眼道。

    “你杏在国教学院里这样瞎搞,就不怕国教学院的老夫子们,把你给活剥了!”

    牛胖子闻言,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怕什么,就凭他们这些国教学院的酸秀才,还能把我怎么样……”

    牛胖子还要继续说几句场面话,眼角余光却是忽然瞥见了,不远处,几个穿着国教学院服饰的人,朝着他就冲了过来。

    牛胖子两只雄睛顿时一抖,他大叫一声。

    “哎呀……老大不好,来抓赌了,快跑!”

    说罢,牛胖子灵活的从桌面上一跃而下,旋即以项云都感到惊诧的速度,将装满铜叶的布袋往腰间一别,双手将木桌两端一折,竟是迅速将木桌折叠起来,麻溜的往肩膀上一扛,拉着项云撒丫子就开跑。

    那架势,简直就像是前世大街上的携贩,看到城管来了,跑得那叫一个贼快。

    两人在中院内一路狂奔,借助人群遮掩,很快就摆脱了后面的追赶之人。

    牛胖子和项云凑在一起角落里,牛胖子喘了几口粗气,嘴里还骂骂咧咧道。

    “娘的,这年头的生意,还真不好做,看来又得换一个地方开盘了。”

    项云一听,不禁是再次感到无语至极,这家伙竟然还是‘流动作案’的。

    然而,项云显然还是写了牛胖子,不待他继续开口,角落里忽然人影一闪,又多出了两人,来到他们身前。

    项云心中一惊,还以为是国教学院的人追了过来,若真是如此,牛胖子要是被抓起来,告他个在国教学院公然开赌的罪名,还真是个不小的罪名。

    然而,项云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当惩蒙了,站在他们的身前的两人,皆是一身儒士长衫,文质彬彬的书生打扮,只不过此刻这两人,也是额头渗汗,气喘吁吁。

    项云一眼就认出了两人,这不是刚才那,自称棋坛‘杀破狼’、和棋坛‘鬼见愁’,先前还在赛场上巅峰对弈的,两位青年才子吗,他们怎么也追到这里来了?项云正感到有些诧异。

    而下一刻,两人的行为,却是再一次把项云惊住了。

    只见,那位棋坛杀破狼,一改先前的风流文士的做派,一脸谄媚的看着牛胖子,笑嘻嘻的搓了搓手说道。

    “那个……那个啥,牛公子,咱们这出戏演的咋样呀?”

    一旁高风亮节,气质孤傲的棋坛鬼见愁,此刻也是弓腰搓手,笑眯眯说道:“是呀,牛公子,咱俩刚才表现的,还不错吧。”

    牛胖子望着两人,也是嘿嘿一阵坏笑,满意点头道:“不错,不错,细节都十分到位,观众反应也很强烈,演技着实值得肯定,哈哈……!”

    “噗……!”

    项云几欲吐血,没想到这牛胖子竟然这么贼,还他娘的请了演员,这样开赌,岂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而听到牛胖子的夸奖,两人脸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灿烂起来,两位‘棋坛高手’一边跟着大笑,那两对眼珠子,一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向了牛胖子腰间,那胀鼓鼓的布袋。

    两人的笑容腼腆羞涩,可是那迫不及待的眼神,却是再明显不过了,显然是等着分赃呀!

    牛胖子一看二人的表情,便心中了然道。

    “嘿嘿……行了,知道你们俩心急难耐了,这都是你们应得的。”

    牛胖子笑呵呵的,就从自己的布袋子里,掏出了一大把铜叶,二人一看到这么多铜叶,顿时眼里都放出绿光了,只恨不得扑上去,全抓进自己怀里才好。

    然而,牛胖子却是并没有将这些铜叶全部拿给他们,而是将这一把铜叶分成了三分,自己得了一份大的,分给两人一人一份儿小的,约莫一人十块铜叶的模样。

    两人的笑容顿时就有些僵硬了,那号称棋坛杀破狼的才子,一脸愁苦的望着牛胖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那……那啥,牛公子,您……您这给的也太少了一点吧,咱俩好歹也辛苦演了一阵,您说,是不是可以再……加点呀。”

    旁边的鬼见愁也是搭腔道:“就……就是呀,您赚了那么多,也让我们再多得点呗。”

    两人都是用乞求的目光看着牛胖子,希望他能够再多分点铜叶出来,谁料牛胖子闻言,却是胖脸一沉,两只手将铜叶死死按住,一对眼珠子圆瞪,他怒道!

    “你们两个不识相的白眼狼,枉费本少爷给你们这个机会,你们竟然还嫌少了。”

    “就你们这点微末的才学功底,琴棋书画样样都是垫底,要不是看在你们俩,演技不错的份儿上,本少爷帮你们一把,只怕你们早就输得一干二净了,还想赚这么多铜叶,哼……做梦吧!”

    “可……可我们也出了不少力呀,牛公子!”两人争辩道。

    “哼……出力,你们能有本少爷出的力多?你们俩就往那一坐就完事了,开盘、押注『喝,那可都是本少爷亲自来的,而且本少爷还要承担被国教学院问罪的风险,难道我不该多拿一些吗?”

    牛胖子攥着手中的铜叶,气势汹汹,理直气壮的说道。

    闻听此言,两名才子的气势顿时一跌再跌,但那名‘杀破狼才子’明显还是有些不甘心,他偷偷瞄了一眼牛胖子腰间沉甸甸的布袋,心翼翼的嘟囔了一句道。

    “您……您那里,不是还有一半铜币吗……!”

    牛胖子一听这话,顿时跳的更高了,他用手指点着那人的胸口怒斥道。

    “嘿呀……你们两个不识相的东西,连这里的铜叶也敢打主意,你们胆子可真肥,告诉你们,这里的铜叶,那可全都是世子殿下的。”

    “要不是他老人家在这里给咱们罩秤,以你为本少爷敢这么嚣张?在这里开赌?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一听这话,原本两双眼睛都死死地,集中在铜叶上的两人,这才注意到了,牛胖子身边站立的项云,二人顿时是大惊失色,连连作揖行礼。

    “哎呀……原来是世子殿下,我……我们真的有眼无珠,没看到您也在旁,刚才的话都是我俩开玩笑,胡说的b……这些铜叶足够了,足够了,其余的,理应属于牛公子和世子殿下呀!”

    这两人跟着牛胖子还敢争辩几句,可一看到项云,顿时吓得腿都软了,哪里还敢心存半分不满,再不提分配不均之事。

    见状,牛胖子这才露出了笑容,拍了拍两人肩膀道。

    “这才对嘛,我和世子殿下赚大头,你们赚蟹,到头来,你们八成也能够进入百名之列,那不也是赚大发了,我看你们两人倒是挺机灵的,要不继续跟着本少爷,咱们跑下一家如何?”

    二人闻言,细细一琢磨,倒还真是这个道理,只有跟着牛胖子,他们才能够赚拳叶,才有机会进入百名之列,二人也是不傻,连忙是点头不迭的同意了。

    做完这一切,牛胖子这才转头看向项云,颇为匆忙的说道。

    “老大,您就在这里随便逛逛就行了,铜叶的事情,您不用操心,全都交给我吧,保管您轻松进入百名之列,好了,我就多说了,还得赶紧找个地方继续开盘呢。”

    “兄弟们,开工啦!”

    牛胖子一行三人,带着‘吃饭’的家伙,就开始继续找秤开盘,只留下了一脸惊愕状的项云。

    (PS: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多谢大家的谅解和支持!!)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