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通天神捕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而萧天成的人气化为一方锋利的宝交断的斩着那个黑环。

    只不过,黑环就是幽灵,虚无飘渺,你怎么斩都斩不碎它。

    而肉身上的表现就是萧天成再次努力冲击气海想形成丹田。

    “这东西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如果斩不碎那黑环,父亲就不可能恢复往昔的丹田。”萧七月心里想着,因果眼睁大到了极致,可是,还是没能发现肉身之中那道黑环。

    难道黑环封印不在肉身之中,天门之中也没有,莫非此物是一道灵魂封印?

    萧七月心里豁然开朗,发现父亲第101次失败了。

    不过,自己目前能拍击魂魄的距离最多也就一丈左右,离太远就不灵了。

    于是,叩响了铁门。

    “不要来烦我,我说过,这次是闭死关』成功,便成仁_月,到时,你就为父收尸吧。”萧天成绝然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父亲,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萧七月说道。

    “我也有所感觉,只不过,那又能怎么样?魂魄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看不见摸不着。我只能全神贯注的冲击再冲击了。”萧天成摇了曳。

    “父亲,你看不见,我能看见。”萧七月说道。

    轰!

    铁门居然给萧天成打开了。

    “你有阴阳眼?”

    “大概是吧,所以,我想,干脆用手直接击碎那道神秘黑环。”萧七月说道。

    “用肉掌攻击魂魄,你没烧糊涂吧?”萧天成摸了一下儿子额头,“没发烧啊?”

    “不管有没用,我试一下』过,就怕会有后遗症,惊吓足的魂魄。”萧七月一脸正经的说道。

    “怕个卵,你我父子,我怕你干嘛?那就冲一把!”萧天成也实属无奈,半信半疑的点了头.

    几个时辰过后,萧天成感觉又恢复了精力,于是,第102次冲击丹田之路。

    幽灵样的黑环又出现了,萧七月大喝一声,一掌狂击向了人气中黑环。

    这可是带有佛光的一掌。

    啊!

    萧天成突然的尖叫一声,全身大力的啰嗦了一下,当即晕倒在地。

    这可是把萧七月差点吓尿,老头子不会被自己一把击碎了魂魄吧?

    那死定了,赶紧帮父亲活络经血,大声呼喊。

    “没没事了太太恐怖了”萧天成吐出一口血醒了过来,一脸惊恐表情。

    “你看到我手掌没有?”萧七月问道。

    “什么都看不见,好像突然间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

    一直往下掉,那阴森的感觉好像冰冷的小虫子往你全身钻一般,好像连我的灵魂都给啃食了。

    鱼像是晚上睡觉作梦时一直往下掉,就是不见底。”萧天成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全身都给吓得湿透了。

    “我手掌有这么恐怖吗?”

    萧七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很是怀疑。

    对于肉身来讲,一掌打在身上很痛。但如果能打在灵魂上,那种痛苦肯定超过百倍。

    不然,坚强如萧天成如此之辈也不会给吓成这个样子了。

    “唉可是那黑环还在。”萧七月有些沮丧的摇了曳。

    “我有感觉,跟以前的感觉不一样。好像气海之中有传来咔嚓一声响,似乎是那封有松动的痕迹。”萧天成说道。

    “要不再来一掌?”萧七月问道。

    “再来?”萧天成突然又打了个啰嗦,怕冷似的全身居然蜷缩成了一团,好像刺猬受了惊吓的表现。

    萧七月知道,这是父亲一种本能的反应,倒不是说父亲是个胆小鬼。

    “算啦,还是不用了,要是一不心打碎了魂魄就麻烦了。”萧七月也相当担心。

    “碎就碎!为了见到你母亲,你就当我萧天成死了4,来吧儿子,拿出你全身力气给我狠狠来一巴掌』打出屎来你就不是我萧天成的儿子。”萧天成重燃信心。

    又是二个时辰过后,萧天成把一颗舍不得吃的二品灵丹‘天血丹’给吃了。

    “你个畜牲,混账东西,赵芳德,我要杀了你!”萧天成勃发气血,双眼发红,一脚把萧七月踢得撞在了墙壁上。

    “父亲,是我,我是萧七月啊。”萧七月给吓了一跳,赶紧嚼。

    不过,萧天成已经陷入了半疯狂状态。

    又是一脚干了过来,绝对是真干,萧七月躲闪不及,胸肋骨断了好几根。

    萧天成又是一拳狂击过来,萧七月狂吐鲜血,再不还手估计会给发疯的老爹活活打死。

    就在这时候,发现父亲人气中黑环又出现了,于是大吼一声。

    双手捏成拳头,互相对接。

    ‘分裂一切阻碍,微妙圆通!’

    因果殿中‘自人像’的佛掌一亮,摆出了八封印!

    而外边的萧七月也捏成了同样的拳头,狠狠一把于了那道黑环之上。

    一个八卦图腾闪着金芒佛光击打上去。

    黑环居然给金芒打得飞到了丈高空中。

    顿时,萧天成口中狂吐鲜血,全身一振,黑气从身体之中冒出,顿时笼罩在整个地下室中,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完了!”萧七月愤怒的大叫一声,还以为父亲给黑色魔气毒死了。

    不过,下一刻,居然有种熟悉感觉,全身精气通达,

    而且,天门打开,肚脐眼中一阵发热发烫,一丝黑线如蛇一般游走出来。

    下边,气流在黑线带动下居然以一种十分诡异,从没循环过的路径滚过。

    萧七月可以肯定,这种行气方式自己从没经历过,也绝对不是萧家的罗玉功。

    因为父亲没教自己任何行气功法,那黑线带着气血在萧天成全身滚过,也不晓得多久。

    萧七月睁开了眼,发现满室黑气已经消散干净,而父亲躺尸在地。

    “父亲”一时,悲从心起,眼泪都流了下来。

    前世的萧七月只是一个孤儿,并没能享受到父母之爱。

    今世好不容易落了个正直豪爽,对自己又万般疼爱的父亲,居然给自己搞死了。

    “我混蛋啊!”

    “我就不该乱来!我是猪,我是蠢猪”

    萧七月拚命的捶打着自己的光脑袋。

    “你杏鬼叫什么,哭丧啊!”萧天成突然从地下坐了起来。

    “老老头子,你没死啊。”萧七月喜极而泣,一把紧紧的薄了父亲。

    “死了,不过,又活了。”萧天成擦了一下头上豆大的汗珠,一脸惊惧莫名。

    “不会是父亲你的魂儿给吓跑了又回来了吧?”萧七月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给你干了一拳后,感觉一下子给打下了深渊之底。下边阴气重重,冷得恐惧。

    后来又看到了一个高大的黑色牌坊,也不晓得怎么回事我直接就进去了。

    进了牌坊之后看到了条宽阔的大路,两边的景色真美,火树银花不夜天。

    我从没看到过如此美丽的景色,差点就挪不开步子了。

    不过,好像前面有家在招呼我一般,我又往前走了。

    不久,过了一座桥,还看到了一个土疙瘩筑成的台子。

    这时,我居然听到了管家的嘀咕声,还有大叔等人的讲话声。

    不过,口渴极了,发现一个老太婆正在土台子旁卖冰块酸梅汤。

    我摸了一下,身上还有几个铜板,买了一碗正想喝下,你杏就在哭丧了。

    哭得那个惊天动地,好像天空响雷似的,我手里一抖,酸梅汤给掉地下打碎了。

    而同时,跟我一起正准备喝汤的几个家伙也给你的哭声吓坏了,打翻了碗儿。

    我想看看怎么回事,可是你的声音在我掉下去的地方传来,我担心你有事,于是,转头就跑。

    我跑败,发现后边也有几个家伙跟着我跑。

    结果,发现进来时那座牌坊居然给关上了,我拚命的用拳头轰击着牌坊。

    这时,我居然看到了你光光的脑袋。

    心说‘好杏,你什么时候居然爬到牌坊顶上去了。’

    于是,也跟着爬了上去,结果,就醒了。

    原来,一虫怪的梦而已。

    不过,想想也怪吓人的。”萧天成摇了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