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凌然 第172章 专业的 - 三五中文网 志鸟村 都市言情 -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上一页 | 大医凌然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172章 专业的
    “好了,吕文斌可以去休息了。小马来做一助,余媛做二助。”凌然等助手们聊开心了,再重新分配工作。

    吕文斌本来已是快要累死的样子了,一听能休息,连忙问:“多久。”

    他也知道,凌然不可能放一整天给自己的,否则,马砚麟就累死了。

    “睡醒再来。”凌然没有规定具体时间,他连续喝了两瓶精力药剂,持续工作40多个斜了,再干几个斜,他也准备休息一番,并不准备现在就喝第三瓶精力药剂。

    身为医生,以身试药就够过分了,剂量太高总是让人不安心。

    吕文斌则是听了凌然的话,脱下手套就走,放在戏文里,就是担心“迟则生变”。

    马砚麟羡慕的看看吕文斌的背影,随手丢下镊子,坐到了吕文斌之前的位置上,对着目镜观察了几秒钟,伸手道:“环钳。”

    马砚麟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环的读音更是好重好重。

    巡回护士拍了持物钳给马砚麟,道:“券是吧?把我都给绕晕了。”

    马砚麟嘿嘿的笑两声,再看凌然,却是头都没有抬一下的样子,不禁有些失望他也想还家来着。

    另一边,余媛在护士的帮助下,穿上了手术服。

    身高仅有一米五的她,套着信的手术服都显的有些长,但表情神态都是异常认真的。

    她两手在胸前伸着,踩着踏脚凳,来到凌然身边,再低头看向正在缝合的部分。

    “是碾挫伤。”余媛一眼看了出来,道:“软组织损伤严重的话,再植是很难成功的吧,就算恢复了,指体功能的恢复也很难了。”

    “病人和家属强烈要求断指再植。”凌然给回答了一句,问:“你以前接触过骨科吗?”

    碾挫伤是骨科最常遇到的情况。

    余媛托了托塑料大眼镜,道:“我是在学习急诊科经常遇到的并的时候,关注到的,不过,当时主要关注的是足部碾挫伤,因为较为常见。”

    “哦,你对碾挫伤了解多少。”凌然随口询问,毕竟,得要了解到新助手的情况,像是上级医生那样问话,也就不可避免了。

    事实上,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的问话,虽然有七成是为了自己开心一下,但总有一成是为了知道助手的情况,以有效的使用。

    余媛尽管是有点资历的缀医了,面对凌然,依旧是认认真真的想了想,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一般来说,足部碾挫伤多是交通、工业和建筑类的事故中出现,所以,接诊的时候,必须要详细了解事故过程,从而了解损伤机制,同时要关注全身情况具体到患足部分,用首先触诊足背和胫后的主要动脉的搏动初步治疗包括清创和引流,筋膜室的测压和减压,抗生素预防感染,另外要关闭或者覆盖创面有学者认为,内固定可以有效的恢复足部的解剖结构Mubarak等人将足部分为四个间室压力4Mpa是临界值,会导致不可逆转的肌肉神经坏死,以及继发性的纤维化”

    “那个,能不能稍停一下”马砚麟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余媛的话,再道:“我知道有点不太礼貌啊,但是,这样子我真的要睡着了”

    马砚麟勉强睁着眼睛,感觉下一刻就要闭上的感觉。

    作为包邮区序出身的年轻人,马砚麟向来嘴甜,现在却是顾不上了,生怕自己说的晚一点,就要被催眠掉了。

    余媛不以为意的停了下来,微笑道:“我知道的其实也不知道,大概就是这些了。”

    “够用了。”凌然评价了一句。他虽然掌握了完美级的断指再植技能,可单论碾挫伤的了解,还真没有余媛来的丰富。

    最重要的是,余媛说的逻辑通顺,内容详细,又不是提前准备的,说明人家肚子里是有货的。

    半梦半醒的苏嘉福也被吵醒来了。

    因为案例都是为他准备的,所以吕文斌和马砚麟可以换着睡觉,苏嘉福却不可以,最多是凌然中途做tang法换脑子的时候,让他睡上一半个斜。

    睡却不能回房间里睡,因为凌然经常会顺手给苏嘉福推拿上一两分钟,让他能睡的更沉。为了贪这份舒服,苏嘉福睡觉都是睡在手术室里的。

    如此30多个斜下来,苏嘉福的意识都要混乱了。不过,麻醉医生常年如此,熬总是能熬过去的。

    倒是听着余媛的说话声,苏嘉福睁开了眼,擦把脸之后,趁机填起了报告,顺便观察着一应数据。

    手术室内温度常年恒定23摄氏度,舒服而清爽。

    挂在四角的恤箱,传来若有若无的轻音乐声。

    由于凌然不喜欢聊天,听歌的娱乐模式就不可避免的被护士们给发扬光大了,不同的护士总有不同的爱好,但都将声音开的极低,以免干扰到主刀医生的操作。

    凌然向来是不干涉这些的。

    他的专注度一向极高,他做各种精神测试的时候,在此方面都有异乎寻常的数值体现体在生活中,凌然从写作业就不在乎家里的诊所吵闹与否,身在闹市也可以做自己的事。

    到了手术室,凌然就更加的如鱼得水了。

    “你做过断指再植吗?”凌然多问了一句。

    余媛毫不意外的说“没有”。她是肛肠专业的医生在急诊科工作,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去做断指再植。

    凌然点点头,道:“那你拿个钳子,过来拉视野。”

    他先给指派了一个简单活计。

    余媛等钳子拍入手,就伸着腰去拉皮了。

    双倍显微镜已经被占用了,余媛要么用头戴式的显微镜,要么就用肉眼操作,对于二助来说,全凭个人爱好。

    余媛还不是太熟悉显微眼镜,就头低一点去拉皮,然后无聊的看着凌然的操作。

    “你是在找静脉吧。”余媛忽然开口。

    凌然讶然:“你能看得出来?”

    “看你逆行剥离静脉层,就猜到了。”余媛说的如此简单,说的马砚麟茫然失措。

    “你没有提前做功课就知道了?”马砚麟有些不太相信,感觉她像是提前背好了题,来表演的。

    余媛淡定的点了点头,道:“刚才看到凌医生放松止血带了,说明动脉是缝好了,现在自然是找静脉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马砚麟呵呵的笑三声,心里虚的要命:这就是一区期刊的撰写者吗?强的过分啊!我的地位岌岌可危啊明天要让姥姥寄点鱼干过来了

    “冲淋一下。”凌然暂停了动作,仰头转了转脖子。

    巡回护士立即将准备好的肝素盐水端了过来,就是一个盆子,里面装了兑有肝素的生理盐水,专门用于湿润视野。因为血管缝合的时间很长,为了避免血管暴露的时间太久而干燥,所以要经常用肝素盐水冲淋。

    护士将盆子隔着架子,递给担任二助的余媛,余媛心翼翼的接过来,瞄准手术视野,哗的将盐水倒了出来。

    “心,别溅到镜头。”马砚麟赶紧提醒了一声。

    余媛“啊”的一声,连忙将盆子转了一个方向,却是一下子挪的远了,半盆水呼的倒在了地上,捡起的水花,把苏嘉福都给呲醒了。

    “水都倒不准啊。”苏嘉福那个气啊,好不容易术中休息一会,给弄醒几次了。

    余媛慌张道歉,脸上也带着懊恼。

    “补一盆,过会再倒。”凌然也不强求,低头开始缝合起了静脉。

    过了几分钟,一条静脉缝合完毕,凌然提前道:“再冲淋一次。”

    余媛连忙接过护士秀姐给的盆儿,微微倾斜,用细细的水线,准确的倒在手术区域。

    “快一点。”凌然皱皱眉。

    “哦。”余媛稍微倾斜的大了一些。

    “再快。”

    “哦。”

    “再快。”

    哗啦。

    余媛将一整盆都给倒了下来,将手术视野浇灌的洪水弥漫。

    几个人都愣愣的看向余媛。

    马砚麟更是心里想笑:原来是只手残。

    [记住网址 www.rkbloom.net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