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乘龙佳婿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顶尖的吃货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般人绝不会草木皆兵,从区区水上有船过来了几个字,就推断为有水匪出没。然而,张寿对阿六的话素来习惯于发挥十万个想象力,因此第一反应就是拽住一旁朱莹的缰绳。

    等到他极目远眺,看见那条水波平缓的浮河上,一条小船翩然而至,上头似乎就一个戴着斗笠的渔夫,他这才渐渐放下心来。

    而老咸鱼这时候再次发挥出了识途老马的特点,他拨马上前,大声叫道:“喂,是今天去打渔的吗?有没有新鲜的鱼虾螃蟹,要是有的话,报个价来!”

    那小船上戴着斗笠的渔夫立刻撑船过来,笑着嚷嚷道:“早起刚抓了一网鱼,之前大多卖给了前头刘家村的刘老爷,这里还剩下两尾活鱼,足有四五斤,客人要的话,这两尾鱼我便宜点,一百个钱卖了。这可是鲜活的鲤鱼,鲜嫩肥美,绝对不输给黄河鲤子!”

    “一百钱,你怎么不去抢?这浮河里头的鱼要多少有多少,就算乡间顽童,一个猛子扎到水里,说不定也能抱出一两条来,就你那两尾鱼,五十文顶多了!”

    “老哥,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要是放在京城,这样鲜活的鱼,少说也要一两百文一斤,咱们沧州水多鱼多,二三十文一斤却是至少的。客人们个个骑着高头大马,还来和我算计这几十文钱?这也未免太欺负人了吧?”

    老咸鱼已经是跳下马背到了岸边,唾沫星子乱飞地和人争执了起来:“骑着高头大马就都是有钱人?咱们是马帮刚刚从北边贩马回来的,一文钱都得掰成两半花!你说二三十文一斤鱼,那得图个新鲜,你这不过是别人挑剩下的”

    朱莹虽说也在融水村呆过,但哪曾看过这样激烈的砍价情景,眼瞅着老咸鱼和那渔夫你来我往,最终竟是花费了好几个回合,这才以六十五文的价格成交,她顿时迷惑地扬了扬眉。

    对于她来说,铜钱从来就不是日常开销用的货币——她的钱囊里除了几颗铸造精美的金瓜子,就是十几枚银钱,铜钱这种又不值钱又重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带在身上的。眼见老咸鱼一枚枚铜钱数给了那渔夫,像极了传闻中那种吝啬鬼,她忍不住侧头看了张寿一眼。

    张寿却对她笑道:“你别以为老咸鱼是真的在乎那三十五文钱,你想想,我们还会让他掏钱买鱼?无论他花多少,我们还会不给他?”

    朱莹才刚恍然大悟,已经给了最后一文铜钱的老咸鱼嘿然一笑,兴冲冲地用草绳提着两尾鱼回来了。他背后,那个渔夫也笑呵呵地撑船走了,显然,他对六十五文的价格其实也还算满意。而老咸鱼同样很满意,到了众人跟前就得意地炫耀了起来。

    “虽说诸位都不在乎这几个钱,但该力争的时候还是得争,否则一个不小心就被人当成是冤大头宰了。这鲤鱼虽说网上来的时间长了,但到底还是活的,一会儿现杀之后立刻腌了,可以生火烤着吃。咱们也不急于这一时,歇一歇吃点东西走,也避开日头最烈的时候、”

    这年头的出行经验,张寿自忖非常不足,当下就看向了阿六。而朱莹同样很有自知之明,立刻征询朱宏和朱宜的意见。

    虽说阿六来过一次沧州,但他和朱宏朱宜一样,这都是第一次出城,所以他想了想,就冲着张寿点了点头。

    而朱宏也开口说道:“快午时了,歇一歇也好。不过今日天气凉爽,歇过之后早点出发吧,毕竟到马骝山还不知道要多久。大小姐和寿公子若是累了,等出发之后,可以轮流到马车上睡个午觉。”

    “午觉就免了。”张寿顿时大摇其头,“就这路面,马车中难免颠簸,还不如骑马。”有最好避震系统的那些越野车,开如今这种路都要颠簸,更何况马车

    “就是,这马车也就适合停下来的时候歇息,路上坐反而容易晕!”朱莹也对坐马车没有任何兴趣,但随即就有些怀疑地瞥了老咸鱼一眼,“话说回来,你真会烤鱼?”

    仿佛是为了回击朱莹对自己毫无理由的怀疑,老咸鱼轻哼一声,捋起袖子便自去忙活。只有阿六拍了拍干粮袋子,推说自己不吃了,到附近看看有什么其他野味,须臾就不见踪影。

    等到两刻钟之后,两条开膛破肚的鲤鱼最终烤好,树荫底下正用食盒中点心填肚子的朱莹顿时大为意外。至于张寿他的目光理所当然地落在了烤鱼上那一层辣椒粉上!

    朱宏和朱宜虽说亲眼看着老咸鱼从腌制到烤鱼,可还是因为这一层红色的粉末而心里发毛,再加上到底不放心就这么让张寿和朱莹吃外头的东西,他们少不得小心翼翼抢先分食了一条鱼尾。

    结果,毫无准备的他们竟是被那突如其来的辛辣呛得咳嗽连连,朱宏更是险些因而拔剑。

    虽说人立刻被张寿拦住,但老咸鱼已经看到了对方那提防的举动,脸上表情显得无辜极了:“那是辣椒,张博士之前还拿来做过菜的,口味辛辣,他和大小姐都喜欢得不得了,绝对不是毒药!要是你们不信,全都我吃好了!”

    说到这里,他又抱怨道:“真要下毒,哪里用得着在佐料里头做文章,一条河豚烤了送来,哪怕什么调味都不加,你们早被毒死了!”

    这里的全都是北方人,对于河豚,朱宏朱宜也只是听说过,朱莹则是还从书里看到过,据说是太祖皇帝南巡时,放话说拼死吃河豚,结果被大臣泪流满面劝阻,最后没吃成的故事。于是,她立刻好奇地说:“河豚真的这么毒?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张寿眼瞅着神气活现要解释的老咸鱼,突然接过了话茬:“河豚那是大江中下游的特产,沧州距离大河都还有一段路,哪来的河豚?再说,河豚正月到三月是洄游的时节,肉质最为肥美,过了这个季节,捕捞难,肉质也不好,谁还会拼死来吃它?”

    “不过莹莹你不要不当一回事,河豚固然味道鲜美,但确实毒性强烈,尤其是肝脏和鱼骨。厨子若是没处理好,自己划破手,那也同样有性命之危。”

    “虽说东坡居士的诗里,有一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民间也有说法,道是蒌蒿,也就是柳蒿芽能解河豚的毒,同煮能够去除毒性,但到底怎么个去除,其实没人说得好。所以这话听听就行,别当真。真的吃死了,那可是神仙也救不回来。”

    老咸鱼没想到张寿一个北方人,还真的能就河豚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虽说他刚刚只是随口说说吓唬人,但到底有些讪讪的,心里却忍不住想,这位国子博士好像对吃的太有研究了。

    等到看见朱莹笑吟吟地拆了一块鱼腹肉细嚼慢咽,一面品尝还一面满意地称赞味道不错,他这才眉开眼笑。

    人多鱼少,再加上老咸鱼炮制烤鱼的这手功夫确实不错,因此不过一会儿,香喷喷热腾腾的烤鱼就被众人分食一空。

    虽说不过是简单的盐和辣椒调味,鱼肉腌制时间不够而导致不那么入味,但难得换一种吃法,众人虽还不至于吮指回味这么夸张,但最怕鱼刺的朱莹一个人就消灭掉了所有鱼腹肉,还是从侧面肯定了老咸鱼的技术。

    因为张寿没提,朱莹又吃得津津有味,朱宏和朱宜两人直到吃完,都没想起没有给阿六留一点。于是,等到阿六回来,看到他的坐骑边上竟是挂着两只野鸡时,朱莹立刻想起了这档子事,懊恼没给阿六留一点。

    可让她完全没想到的是,阿六斜睨一眼得意忘形的老咸鱼,突然呵呵笑了一声。

    “不就是烤鱼吗?我吃过少爷做的。”

    老咸鱼差点没被他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呛着,瞅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张寿,他就悻悻说道:“张博士确实好手艺,没想到这种烟熏火烤的手艺也会,这还给人活路不?”

    张寿笑着说说:“我这烤鱼和你这做法不同,这种荒郊野地却做不成。单纯腌制火烤,实在是太干,把鱼在火上烤过之后,然后在底下铺好藕片青瓜片之类的各种配菜——哦,土豆片应该也可以,然后淋上酱汁,加上你那辣椒更妙,用铁盘盛了放在炭火上再继续烧煮”

    说到这里,张寿顿了一顿,见老咸鱼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他就笑道:“这样的炭火烤鱼,酱汁入味,配菜鲜美,比你现在这样野地里的烤鱼更多几分风味。唔,我从前在家时,偶尔也做来吃,阿六这小子嘴刁,他最喜欢没骨头的黑鱼,不是黑鱼的话,他根本不吃。”

    其实,江团、鳜鱼、黑鱼好些刺少肥美的鱼都是烤鱼的上好材料。而在融水村这样的地方,找一条黑鱼或者鳜鱼,实在要费老鼻子劲。因为无论黑鱼或是鳜鱼,全都是食物链中的上层,那在水中也算是凶猛的掠食动物!

    朱莹听得眼睛亮闪闪的,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阿寿,怪不得你能做一手好菜就连烤鱼你都能琢磨出这么多名堂来,你真是顶尖的吃货!”

    朱宏和朱宜不禁目瞪口呆。大小姐这说法实在是太露骨了吧?会不会惹得准姑爷不高兴?哪个男人愿意别人叫自己吃货?

    心里非常赞同朱莹这个评价,老咸鱼还特地偷瞥了张寿一眼,然而却没看到自己猜测的翻脸发怒景象,反而看到张寿不以为意地哈哈大笑:“多谢莹莹你这夸奖。民以食为天,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好口腹之欲!君子远庖厨,对我来说,那可做不到!”

    虽然自己的手艺被阿六嫌弃了,但再次启程上路时,老咸鱼心底那少许一点点懊丧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张寿坦然自若地承认自己是吃货,他心底一直悬着的大石头终于稍稍落下了一点——因为这证明张寿能够将他那些食材随手搭配,做出他根本没想到的美味佳肴,那应该是因为吃货的天赋使然。至于太祖皇帝的手稿,当然也发挥了一定作用。

    所以,从阿六到朱二和他的接触,冼云河的起事,应该是纯属一大堆巧合全都凑在了一起,不会有其他缘故。

    当众人来到马骝山下时,已经快申时了。毕竟,一顿饭吃了不少时间,再加上一路不少地方风光不错,张寿也就乐得陪朱莹驻马观赏片刻,不知不觉就晚了。即便是在这种时候,山道上依旧可见三三两两的乡民,用老咸鱼的话来说,山中那座望海寺香火鼎盛。

    见天色还早,朱莹忍不住开口说道:“听说马骝山里有不少密道,这次来,我非得见识见识不可!”

    “咦,大小姐连这个也听说了?”老咸鱼顿时有些诧异,随即就赔笑道,“这据说是当年战国的时候,齐国防御燕赵时挖的,说是柳亭亭障,也算是马骝山一景。只不过,这地道错综复杂,地图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从前还有小孩儿走失其中,所以不太有人去。”

    没等朱莹继续这个话题,他就赶紧打哈哈道:“我那菜园子,就在山东面,望海寺下头的一个田庄。太祖皇帝不许佛寺道观占有百亩以上的土地,不过望海寺僧人当年抵御那些逃到东面海上那些小岛的山东匪寇有功,倒是得了一大片盐田和这附近四百亩地。”

    “我一个把兄弟家人都死了,一气之下就在寺中出家。他武艺不错,在寺中无人敢惹,就抢了田庄管事僧的职司,每年上交个几百石米,几百担菜,其他的没人管他。他养着十几个棍棒使得好的徒弟,我这菜园子托庇于他,当然不怕有人觊觎。”

    骗鬼呢!

    张寿和朱莹交换了一个眼色,心里不约而同都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即,两人就听到阿六那平淡的声音:“能养得起棍僧?这是望海寺,还是少林寺?”

    老咸鱼却没生气,反而笑呵呵地说:“倒叫小哥猜中了,我那把兄弟,就是少林出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