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手眼通天 > 正文
    他主动解开心脏封闭,就是为了施展金刚躯;他施展金刚躯,就是为了硬撼阿修罗;他硬撼阿修罗,就是为了抓纂腿;他抓纂腿,就是为了吸噬任真的功力。

    一旦能吸噬到功力,龙功对蛇功的绝对压制奏效,任真就无法再施展任何功法,更别想再像刚才那样,以凌厉攻势缠?,只有任由宰割的份儿。

    所以说,陈玄霸此举,就是赌命,赌任真没法用九剑当扯杀他。

    他赌赢了,成功地攥谆条蛛腿。

    接下来,就是吸噬功力。

    陈玄霸运起龙功心诀,试图故技重施。后方倒地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万念俱灰,已经预见到结局,绝望地闭上眼睛。

    连九境的任真都被擒住,他们彻底输了。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任真伫立在半空中,平静地凝视着陈玄霸,浑身真力不仅没有丝毫流失,反而产生一道道明黄色真气,跟陈玄霸如出一辙,朝自身内部流动。

    两股真气背道而驰,卖力拉扯着,像是在拔河,都想把对方拉到自己这一边。

    “这”

    连同陈玄霸在内,全躇有人看到这一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陈玄霸倒是猜透一点,面部肌肉微微颤抖着,嗓音沙哑,“你怎么也会龙功?”

    任真体表流淌的明黄色真气,跟陈玄霸一样,也是龙气,也是龙功所致。

    按龙蛇功的运行法则,龙功可以吞噬蛇功,却无法吞噬龙功。至于任真,原先修炼的是蛇功,所以被陈玄霸死死压制,但现在,他改为修炼龙功,陈玄霸又如何吸走他的功力?

    由蛇转龙,这是他完成的惊天逆转。

    众目睽睽下,任真波澜不惊,答道:“其实,你忽略了一点,这世间的天才不止你一个。若论资质悟性,我绝不比你差,连你都能悟到,我又怎会看不透其中玄机?”

    陈玄霸闻言,先是一怔,旋即想通话里的深意,脸色骤黯,绝望地道:“没错,是我低估你的悟性了。其实我用嘱咐永沅真人,把那页白纸撕掉”

    那页白纸,是他能成就盖世修为的根源,也是此刻任真能扭转局势的关键。

    任真没有转身,便知道大家都很困惑,于是说道:“龙蛇功这种邪门歪道,本就不该存于世间,荼毒众生∫今日把这秘密道破,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受害。”

    陈玄霸想以龙蛇功损人利己,所以对这个秘密只字不提。但任真以后无法再修行武道,也没有害人之心,愿意公布于众。

    “我之所以疡自己强行破境,是因为我临时想起一个疑点。人皆有私,把自身利益看得最重,龙蛇功既是道家绝学,当年永沅真人为何会把龙功送给你,又被你吞走修为?”

    按稠推论,永沅真人既然手里有龙功和蛇功,就用修炼龙功,不断吞噬道众的修为,壮大自身实力才对,为何偏偏修炼蛇功,让陈玄霸把自己的修为吸走?

    任真绝不相信,永沅真人作为正一道掌教,热衷于率众追逐名利,会大公无私到这种地步,甘愿奉献出毕生修为〃一行得通的解释就是,永沅真人也不知有龙蛇之分。

    换句话说,龙蛇同册,永沅真人把它交给陈玄霸,而陈玄霸自己悟出了龙功。想通这点后,一切都顺理成章。

    那么,他是如何悟出龙功的?

    任真心思缜密,迅速联想到功法册子上的最后一卷,也就是那页白纸。按目录记载,这一卷叫蟒雀吞龙,通俗的解释就是,蛇吃掉龙。

    “蛇如何能吞掉龙?我已经确定,龙功的玄机就藏在这空白一卷,却仍参悟不透。但那会儿你说的一句话,无意中点醒了我,龙吞蛇是永恒的宿命,蟒蛇吞龙,这岂不是逆天改命!”

    听到“逆天改命”四字,后方众人眼眸骤亮。他们都是八境大宗师,悟性不可能差劲,敏锐意识到最关键的那个字——逆。

    “于是我便明白了,既然我顺着练蛇功,会被你吸走修为,那我何不逆练蛇功,把所有心诀都倒过来?逆练成龙,原来最后一卷的内容早就写在前面,所以才留下一页白纸!”

    顺练成蛇,逆练成龙,这就是那部龙蛇功的秘密。

    时隔多年,继陈玄霸之后,又有少年天才任真,在生死关头参透了这惊天玄机!

    他逆运蛇功真力,便是在运行龙功。

    二龙相抵,陈玄霸如何吸得动?

    任真淡漠说道:“如今你我都是九境修为,你不可能吸得动我的真力。而你已主动解开心脏封印,接下来,就让咱们再缠斗半个时辰吧!”

    他早就料到,陈玄霸狗急跳墙,会以命换命,以金刚躯搏出使用龙蛇功的机会。他刚才说那些话,其实就是在激对方主动走上绝路。

    而现在,大局已定。

    陈玄霸狠狠咬牙,身躯冲天而起,准备逃离。

    “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再过不到半个时辰,他的心脏餐会彻底爆发,不敢再留在这里,必须眷返回皇宫医治。

    然而,在轻功最快的任真面前,他如何能跑得掉。

    任真身形闪烁,迅速冲到前方,截断他的去路,哈哈笑道:“我还有一个绝招,让你尝尝鲜!”

    说罢,他改为右手持剑,左手猛然隔空抓向陈玄霸。

    只见无数黏液从他掌心陡然激射而出,呈乳白色,散发着异味,一团接一团的喷向陈玄霸身上,如利箭穿空,密密麻麻,射速越来越快。

    陈玄霸大惊,左右闪躲着,将那些黏液避开,不料它们飞到他身后之后,忽然凝成一道巨大的蜘蛛网,倒飞回来,猛然将他围困,黏结在中央。

    陈玄霸落网了。

    任真抬手,欣赏着移植到手心的蜘蛛吐丝器,然后继续喷射出大量黏液,将陈玄霸的身躯全部包裹。

    “啧啧,不该射到你脸上的”

    少年脸上泛起天真无邪的笑容,一边随口调侃着,一边用利剑在陈玄霸体内快速抽cha。

    嗤⊥

    翌日,唐军攻陷金陵。

    天下归一。

    当硝烟散尽,一切归复平静,故事就此走到了最后。

    现在,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那棵梧桐树下。

    说书老先生还在那里眉飞色舞。

    徐老六、陆瘸子、老王夫妇,都硒在一起静静聆听。

    午后阳光洒落大地,温暖而明媚。

    岁月静好,一如当初。

    官道上,一辆驴车慢悠悠地驶过来。

    任真嘴叼草杆,身旁侧坐着一位白衣女子。

    这次她没藏进车厢里。

    微风拂过,两人对视一眼。

    多少腥风血雨、爱恨情仇,尽付于这一挟中。

    这时候,老先生豁然转头,望向这两人,神情得意。

    “你看这故事俗套么?”

    全书完)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