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贾琮目光终于落在了二姝身上,李纨忙赔笑道:“殿下,这是民妇婶娘家的两个妹妹,来府上做客↓好进宫人手不够,就添了她两个,也算是福气,进宫长长见识。”

    贾琮微笑着点点头,并未失礼的多看李纹、李琦二人。

    众人一道前往八凤殿。

    作为东宫仅次于明德宫的宫殿,八凤殿富丽堂皇华贵程度,也仅次之。

    如今又到了年关头,作为武王登基太子归宗的第一个年头,又顷北疆西南皆逢大胜之势,宫里太后格外重视这个新年,所以布置的愈发美轮美奂。

    各种玻璃风灯如不要钱一般点缀在宫廷各处,星星点点。

    绫罗彩绸更是让整座皇城,都处在鲜艳绚烂当中,恍若花团锦簇的一座天宫。

    无数宫人身着艳丽的宫妆,不时的向御辇行礼。

    见此,别说本就性喜奢华体面的凤姐儿,连李纨都大开了眼界。

    往日里在国公府里,那等行事做派,便以为是世间最贵了。

    如今进了宫,看到如此气派,方知天家到底何等贵重。

    看着最前面那座御辇中人,那位曾经在贾府卑贱几不能苟活的庶子,到了今日,已是无数人仰望都难望及的天下至尊,坐拥万里江山,为亿兆黎庶共主。

    恍然如梦。

    至殿门前落轿时,李纨还怔怔的看着前方,直到王熙凤拉扯了她一把。

    李纨回过神来,见凤姐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素白的俏脸登时刹红。

    她是寡居之人,这般看一个外男,到底失礼。

    不过她早已心如槁木,方才也只是震惊世事无常罢。

    反白了王熙凤一眼,她今日原是不准备来的,耐不柞熙凤在她耳边聒噪。

    一来赵姨娘确实越来越过,若只轻狂倒也罢,李纨素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

    可赵姨娘的做派已经影响到了贾兰,赵姨娘若果真将那点子家当都掏空了,贾兰以后该怎么办?

    二来,她婶娘也希望,能走走贾家这姻亲的路子,送二女进宫,以改善家里的处境。

    攀龙附凤,亘古以来都是改变命运的“捷径”

    凤姐儿自然希望贾家在宫里的势力越强越好,最好能和赵姨娘分庭抗礼。

    不过如今探春传下旨意去贾府教训她娘,李纨那两个堂妹能不能入宫,也就无关紧要了。

    她不说话,李纨自不敢也没脸面“卖妹求荣”

    一行人入了金碧辉煌的八凤殿,殿门处,看到一像生盆景,是以金银、珠宝、玉石、珊瑚、象牙等珍贵宝物,配以金银、珐琅、玉石、漆木等做成的盆景,那主体的血珊瑚色,彩绚丽,寓意吉祥,富贵逼人。

    见连贾琮、黛玉都多瞧了两眼,宝钗忙笑道:“这是太后宫里赏下来给三丫头的,这两天她办事爽利,入了太后娘娘的眼,就赏了这一铜镀金嵌珐琅海棠式盆红珊瑚盆景,我也跟着沾光。”

    探春忍不爪道:“哪里是给我一人的?分明是连带着给咱们二人的。”又对黛玉道:“林姐姐那份比我这个还大,今儿内务府才能做好,回头林姐姐回去了便能瞧着。”

    黛玉闻言,抿嘴笑道:“大兄值当什么,太后的心意罢了。”

    湘云、惜春等姊妹悄悄偷笑起来,若果真今儿没黛玉这一份,保管心里不受用。

    凤姐儿自入宫以来,就暗中看个不停,觉得眼界大开。

    在明德宫时宫人众多,礼仪庄重,她还不敢放肆。

    八凤殿规制到底比明德宫差一些,故而能轻松不少。

    看着那珊瑚盆景,一双丹凤美眸都炙热了不少,这等好宝贝,纵然以贾家国公门第,也是从未见过的。

    见她这般,旁人倒罢,黛玉并不客气的嘲笑道:“瞧你这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泥腿子来了要喜欢,一会儿回家时踢就是,藏在被子里见天儿的瞧。”

    听着这熟悉的奚落话,凤姐儿张嘴就想还一口,只是抬眼瞧见黛玉身上从头到脚,非纹龙便绣凤,一身的贵气,让她张了张嘴,话涌到了喉头,又生生咽了下去,憋的俏脸通红。

    见她如此,探春等人无不放声大笑起来。

    凤姐儿伶俐,自己搭套笑道:“哎哟哟,如今不同以往了,林妹妹成了这天底下除了太后娘娘外最尊贵的女人,能笑我一笑,也算沾点福气!”

    听她这般说,黛玉反倒不好意思了,道:“没趣的很,谁还拿身份压你了不成?”

    宝钗圆场道:“好了,你不拿身份压她,她心里也得敬着你。凤丫头如今再同以往那般和你拌嘴,今儿未必能出得了宫门。”

    “噗!”

    迎春等人闻言,再看凤姐儿唬的面色骤变,无不喷笑出声。

    王熙凤面上虽含笑,可心里滋味儿唯有她自己心知。

    她是何等骄傲的人,曾经在贾府,除了贾母和王夫人外,她何曾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黛玉不过失恃孤女,寄人篱下,宝钗更是托庇于贾家。

    探春虽辣,却是庶出,迎春更不值得她拿正眼去瞧。

    李纨虽是长嫂,可扣扣索索,一点不大气,难入人眼。

    阖府上下,哪个不由着她的意?

    谁曾想,这才几年功夫,别说旁人,就是迎春,她论理都得跪着磕头。

    莫说今日拿她说笑的是黛玉、宝钗,就是往日里极瞧不上,甚至根本不入眼的晴雯、春燕等丫头,她也只能生受了。

    女人这一辈子,要么妻以夫荣,要么母凭子贵。

    这些女孩子成了贾琮这个天下至尊的女人后,便真正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她仰望的存在。

    这种失落感,真真让凤丫头心里如同被蚂蚁啃噬一般酸楚。

    面上含笑,目光略过周遭一群笑的前仰后合的女孩子,心里却暗暗发誓,若有机会,一定不再屈于人下。

    至少,不能连还嘴的底气也无

    黛玉见凤姐儿脸色隐隐不大好,又见平儿目光不忍的看向她,干咳了声,道:“二嫂子别见恼,都是自家骨肉,方抛开礼仪如在家里般圈,你若往心里去了,反倒成了我们的轻狂了。往后,便不好亲近了。”

    众人忙看过来,王熙凤闻言也忙笑道:“再没幽事,打谢起在家里互相圈顽闹,这会儿还往心里去,这些年的情义岂非白费了?娘娘只管放心!”

    黛玉点点头,回头仰起侧脸看着微微含笑的贾琮,道:“今儿论家礼,不论国礼,成不成?”

    贾琮好笑道:“如今你是六宫之主,我在后宫里也要听你的,你问我?”

    黛玉闻言心里甜如蜜极欢喜,面上却皱了皱鼻子,然后转过脸同始终拘谨放不开的凤姐儿、李纨笑道:“大嫂子、二嫂子今儿是娘家人进宫探亲,不必太过拘束着。如今东宫大多还是从贾家出来的,实不必外道。”

    听黛玉这般说,宝钗犹豫了下,还是没开口,见贾琮微笑看着她,也微微颔首。

    按礼,这个口子却是不能开的。

    宫里不是旁处,至少在明面上,是天下礼教集大成之地,且是重中之重。

    否则,天家何以做天下之表率?

    不过,如今天家皇威日重,从宫外命妇进宫请安的恭敬姿态上都能看出。

    千年不世出的圣太子当朝,连漱芳斋的戏班子都上演着一出出太子潜郾的传奇曲目。

    那惨受奸邪折磨悲情之苦,连她们瞧了都落泪。

    若非其中还演出了有贾政、贾环并平儿和贾家诸姊妹在,拼命护着贾琮,贾家这会儿怕早就被暴怒的大乾百姓给抄了家。

    就算有贾政等人当好人,可依旧有人在呼吁清算贾家罪孽,贾赦、邢夫人并那些刁奴们,纵然已经死了,也当开馆鞭尸,挫骨扬灰。

    好在圣太子宽宏大量,以绝大的胸怀饶恕了过往的罪孽。

    等过了悲情戏,就到了圣太子展露天赐才情之时。

    从文而起,至武而盛。

    由北至南,一出出传奇戏曲,真真让人过足了瘾。

    连黛玉等人尚且如此,更遑论民间百姓?

    听说,有好多大戏台班子,还要前往各大军团中进行劳军演唱

    有一个步步登上神坛的圣太子在,在他强大的光环遮蔽下,黛玉这个太子妃想过的顺心一回,也就不算甚大事了。

    念及此,宝钗笑着让宫人将一方方紫檀长几撤下,换上了一宫外百姓人家才用的大圆桌,寓意团圆。

    一道道宫廷美食如流水般送上,一壶壶宫廷御酒和华美的琉璃盏也被摆放妥当。

    黛玉、宝钗等人待贾琮居中落座后,再按照身份依次落座,最后请了凤姐儿、李纨和李纹、李琦落座。

    坐下后,黛玉娇滴滴笑道:“好了,繁文缛节到此为止。今儿咱们姑嫂姊妹们能团圆一回,倒也不易≈到了年关,这一年发生了那样多的事,到了这一天,如同梦中,万幸结果是好的罢,话不多言,咱们一起举杯,同贺团圆吧。”

    曾几何时,弱不禁风的林黛玉,不染红尘俗事的绛珠仙子,如今却已能笼得?座大殿内的气氛了。

    瞧她不带多少烟火气,灵秀逸然的说出这番话,凤姐儿、李纨等人都啧啧称奇。

    贾琮首先回应黛玉,举起琉璃盏,轻轻摇了移杯中西域进贡的殷红葡萄酒,饮了一口。

    众人纷纷效仿,连李纹、李琦都是如此。

    一盏红酒下肚,众女孩俏脸都飞起红晕来。

    其实平日里,喝的都少,今日不过按照往日同教养嬷嬷学的那套来的。

    黛玉过二日就要大宴宗室命妇和百官诰命,今日先演练一番。

    好在酒气上来,气氛也热闹起来。

    渐渐的,众人当真将平日里都要严格阖的各种规矩丢在脑后,除了平儿有身子不能吃酒外,其她人都相互敬了起来。

    也是打心里喜欢现在的生活,感激现在的生活。

    凤姐儿成了众人“围攻”的对象,七八盏葡萄酒下肚,一张脸已经布满醉意。

    平儿到底心疼她,见她舌头都大了,便笑道:“再不能吃了,不然明儿早也起不来。”

    宝钗也道:“醉醺醺的出宫不好看。”

    黛玉笑道:“先去平儿姐姐宫里睡一觉就好,这酒不伤人。”

    平儿和叶清分居明德宫东西二偏殿,虽为偏殿,规格却也比八凤殿稍高一筹。

    一应宫人供应都极丰富。

    平儿见她们放人,就告辞了众人,招呼着羞带人用宫辇抬了凤姐儿回去。

    待不能吃酒的平儿走后,众人兴致反而更高了些,推杯换盏,连贾琮都吃出了几分醉意,黛玉更是倚着他睡着了。

    酒足饭饱后,李纨和她两个表妹被迎春等人接去了宜秋宫,黛玉则被紫鹃、小八接回了明德宫。

    贾琮则被唯一未出多少酒的宝钗,安置在了她的寝宫内,清洗后,服侍着睡下了

    宝钗侧身坐在贵妃榻边,见贾琮睡的正酣,嘴角葛一抹甜美的微笑,看了良久后,忽有感,侧过脸看向宫窗,只见不知何时,窗外已飘起了片片雪花。

    一盏盏玻璃彩灯悬在廊下,彩绸扎成的宫花轻摇,年味儿正浓。

    纤白素手握字琮的右手,感受着掌心处的温热,真好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