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做的确很冒险,不过,未尝不可一试!”老马这时也拿着梁坤阴锁上前,随手一挥,就在高前程的四周布下了另一个阴锁大阵。

    “一旦他出现失控的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将它禁锢!”老马说道。

    “不必那么麻烦,这样反而会令他提心吊胆,不能专心收集怒气!”作通道。

    老马张了张嘴,无奈的收起了阴锁大阵,嘀咕了一句:“感情这厉鬼还有怒气值不成?”

    作通懒得理他,继续用心理暗示在牵引着高前程:“她不是你的娘子,她已经变得不人不鬼,看到她脖颈下那条若隐若现的缝补的丝线了吗,那是两具人皮啊”

    高前程本来很是惧怕,可不知为何耳边作通的声音令他无比的愤怒,尤其是看到那具肉身两副面孔,异样的眼球,还有那隐约可见缝补的皮囊丝线

    他顿时就能感受到体内一股滔天的怒意喷兵出,如同火山喷发的溶浆,填满了他的身体。

    “你答应过我的,把他们的内丹留给我。”破败不堪的院落中蛇姬扭动着水蛇腰走到了张恒的面前。

    张恒似笑非笑的注视着主墓室的大门,他转过身看着已经紧挨着过来的蛇姬说道:“你以为我是那没用的莽夫不成?

    我张恒想来说话算数!”

    蛇姬微微一笑,轻屡张恒,驹挟子般的温柔。

    张恒轻抚蛇姬的秀发,低声说道:“杀了这几个窝囊神仙,我与你用都能修为大涨,充斥之后再也不用惧怕人间的这些小神仙。

    这几千年来为了我的大计,我已经隐忍够久了。

    没想到居然真有傻帽神仙送上门来,不然,我还不知要等多久!”

    “如果外面真的有他们的救兵我们岂不是很危险?”蛇姬还是有些顾虑的说道。

    “放心,他那是吓唬我们的,一旦外面有人试图破坏风,我第一时间就能感知到。

    到目前位置风安然无恙,黑月老的谎言不攻而破!”张恒不屑一顾的说道。

    他走向主墓室的大门,翘首邪笑着:“你退后一些,待我破开这法阵!”

    蛇姬点了点头,退后的几步。

    她之所以能和张恒走到一块,因为他们两人都有足够的野心,那就是变强,不再受制于人,不再躲躲藏藏,她要让这三界的生灵都忌惮她,尊敬她。

    只要能变强,她可以不惜一切手段,甚至与挑拨离间她们夫妻关系的邪仙在一起。

    被人唾弃又如何,反正她本身就是见不得人的妖!

    看着张恒专注的坐立在法阵面前,她的目光透着狠厉与冰冷,为了变强,她可以暂时委屈自己与这人在一起,可她没有忘记,张恒当初是如何挑拨她与张赫之间的关系,甚至编造出九十九龙人之魂的无稽之谈那的邪术。可笑的是张赫居然还相信了。

    但这一切她都记在心里,将她隐藏在内心的深处,因为她现在还不够强大,还无法抗衡邪仙张恒,待到她有实力杀死张恒的时候,她绝对不会手软!

    “妖姬。”

    背对着她的张恒突然开口喊了一声。

    “怎么了?”蛇姬立刻收起了歹毒的目光,露出妖艳温柔的样子走上前问道。

    “帮我个忙。”张恒低着头说道。

    “哦?”

    “把双放在风上,我没办法分心,打开风需要借助你的力量。”张恒依然低着头说道。

    “好。”

    蛇歼到了风的面前,双手撑开能明显感受到那若有若无的风力量,凡人是无法感受到这一层隐形的风隔阂的,而且走进去也会是寻常的主墓室,并不能找到黑月老他们。

    但通过自身的法力,升级就能感觉到那风好像一个弹性十足的巨大的水泡,随着她手中的力量注入,水泡也在不断的变形,却怎么也不会破裂。

    “妖姬,你想为你夫君报仇吗?”

    张恒很突兀的抬起头注视着蛇姬。

    蛇姬楞了楞,不明白张恒为何突然说这些。

    她的确是感激张恒能从黑月老手中将她救出来,可她也没有忘记张恒从中作刽拨离间她和张赫之间的感情关系,又感激也有恨意,如果有实力的话,她会立刻杀死张恒。

    但这一切她从未在张恒面前表露出来。

    “有,我一定要将那黑月老碎尸万段!”蛇姬很快反应过来,把夫君的死归咎于作通那。

    张恒浅浅的一笑,没有再说什么,然后口中念着奇怪的法咒,蛇姬立刻就感觉到风中传来了一阵松动。

    “呃!!!

    吼!!!!”

    此刻主墓室内传来一声声震彻人形的怒吼与咆哮声。

    只见高前程的头发高高的竖起,面庞上青筋密布模样变得无比的狰狞可怖,全身缭绕着可怕邪恶的气息。

    “你的娘子现在不识你,她白白在苦海等候千年,而你无能为力。

    作为一个丈夫居然让自己的娘子受困千年,你可想过她这一千年来是怎么度过的。

    是外面那个人,毁了你和你娘子的肉身,是那个人害了你们高家,害了刘家,害了你们这一段婚姻。

    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作通继续采用心里暗示催眠的方式来激怒高前程体内那怒浪滔天的戾气。

    “别在说了,别在说了!!!”高前程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颅神情无比的痛苦,而身上的戾气和怨念所造成的可怕邪恶气息如喷涌魔云朝着四方疾射而去。

    作通退后了几步深怕被波及到。

    他知道高前程的愤怒值已经达到了顶点了,此时正处在一个厉鬼向鬼煞转变的过程。

    他双目赤红,面容扭曲,四肢粗大狰狞了几分,就连口腔中的牙齿也变得如野兽般锐利的獠牙,他怒吼着、哀嚎着、挣扎着场面极其的吓人。

    “吼!!!!!!!!!!”

    接着高前程仰头长啸,发出一声震怒,顿时,一股无形的冲击搏主墓室内的一切彻底的毁灭,包括红床上的刘静钰的肉身也化作了一团血雾。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