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老朋友正在低声交谈,纪念堂的侧门打开,一袭礼裙的英仙辰朝走进来,所有人齐刷刷站起,“陛下。”

    英仙辰朝对所有人笑点点头,“在座诸位不是我爸爸的好友,就是我妈妈的好友,今日麻烦你们不远千里赶来,是想请你们做个见证。”

    英仙辰朝抬抬手,悠扬的音乐声响起。

    英仙辰夕推着辰砂徐徐走进纪念堂。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因为长年病痛的折磨,头发花白,面容枯槁,只依稀可辨出几分昔日模样。

    他穿着一袭崭新的军装,上身是镶嵌着金色肩章和绶带的红色军服,下身是黑色军裤,明显精心装扮过。

    因为病痛,他昏昏沉沉地闭着眼睛,应该完全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

    英仙辰夕弯下身,在他耳畔柔声叫:“爸爸!”

    辰砂立即睁开眼睛,竭力打起精神,可眼神黯淡无光,显然生命之火已经油尽灯枯,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只不过因为心中的执念,为了维持那点光明,一直在苦苦坚持。

    突然,他看见了什么,眼睛刹那间焕发神采,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

    一个年轻的女子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手里拿着新娘捧花,笑意盈盈,一步步朝着辰砂走来。

    辰砂不敢相信,声音沙哑颤抖,“……洛兰?”

    小夕肯定地说:“爸爸没有看错,是妈妈。”

    虽然是他们姐弟俩根据档案库里的资料,通过智脑模型建造的全息虚拟影像,但的确是妈妈的身影。

    洛兰一步步走到辰砂面前,微笑着站在他身旁。

    所有人都盯着辰砂和洛兰。

    一个已经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一个依旧明眸皓齿、青春少艾,却没有一个人觉得有一丝违和。

    死亡让洛兰永远停留在年轻时的模样,即使他们已经老眼昏花,洛兰也永远不会老去。

    紫宴想起很多年前他参加的那场婚礼。

    一个冷漠英俊的男人,一个紧张美貌的女人,一场没有受到祝福的婚礼,一段男不愿女不甘的婚姻。

    这应该是辰砂心中永远的遗恨。

    本来永不可能弥补,没想到小朝和小夕会用拳拳孝心帮父亲圆一个梦。

    英仙辰朝站在辰砂和洛兰面前,微笑着问:“辰砂先生,请问你愿意接纳你身边的女子英仙洛兰为妻吗?”

    辰砂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洛兰,毫不迟疑地说:“我愿意!”

    一瞬后,他似乎想起什么,立即扯扯嘴角,咧开嘴,特意笑着又说了一遍:“我愿意!”

    “辰砂先生,请宣誓。”

    “我辰砂愿以你英仙洛兰为我的合法妻子,并许诺从今以后,无论顺境逆境、疾病健康,我将永远爱慕你、尊重你,终生不渝。”

    “英仙洛兰女士,请问你愿意接纳你身边的男士辰砂为你的丈夫吗?”

    洛兰对辰砂笑了笑,清晰地说:“我愿意。”

    “英仙洛兰女士,请宣誓。”

    “我英仙洛兰愿以你辰砂为我的合法丈夫,并许诺从今以后,无论顺境逆境、疾病健康,我将永远爱慕你、尊重你,终生不渝。”

    英仙辰朝说:“现在,我以阿尔帝国皇帝的身份宣布你们成为合法夫妻。”

    辰砂身子动了下,似乎想要站起来,却没有成功。

    洛兰主动弯下身,笑着在辰砂的脸颊上吻了下。

    辰砂泪湿双眸,不禁闭上了眼睛。

    英仙辰朝蹲在辰砂面前,握住辰砂的手,含着泪说:“爸爸,你放心吧!我和小夕都长大了,我们能守护妈妈的梦想。”

    她登基那年才八岁。

    虽然有林坚叔叔、邵茄阿姨的支持,可还有更多的人反对。

    奥米尼斯星有人不满她的异种身份,想要推翻她;阿丽卡塔星有异种仇视人类,想要再次独立;曲云星发生过政变,艾米儿阿姨被劫持,数万亩寻昭藤被焚毁;泰蓝星发生过暴动,对改革不满的奴隶主想要杀死小夕,血洗整个星球……

    一路云诡波谲、杀机重重。

    她和小夕经历过无数诋毁、攻击、刺杀、暗害,几次都差点死掉。

    面对太多的鲜血,她害怕过、哭泣过、痛苦过,甚至情绪崩溃过,夜夜做鲜血淋漓、烈火焚烧的噩梦。

    绝望下,她恨过妈妈,妈妈明知道多么艰难,却早早抛弃了他们!

    一直沉默寡言的爸爸冒着生命危险孤身赶到奥米尼斯星,守护在她身边,告诉她:“你妈妈没有抛弃你们!她知道我会保护你们,才放心离去。她相信我,请你们也要相信我!”

    爸爸保护了他们一次又一次,她和小夕渐渐解开心结,开始叫辰砂爸爸。

    爸爸像一座巍峨大山,挡在他们身前,为他们开山辟路、保驾护航,无论发生多么可怕的事,只要爸爸在,他们就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历经一百多年,无数人的努力,妈妈的愿望一点点变成现实。

    所有人都能有尊严地活着,无论他是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还是普通基因的人类,都可以自由、平等地追求自己爱的人,自己喜欢的事。

    但是爸爸却因为殚精竭虑、心神耗尽,又受过几次重伤,身体一点点垮掉。

    明明是4A级体能,这个星际中最强大的男人,却因为病痛,已经缠绵病榻几十年。

    星际中最顶尖的医生为爸爸会诊过,早已经束手无策,判定死期,爸爸却出人意料,一年又一年依旧顽强地活着。

    刚开始,小朝和小夕十分惊喜。

    后来,看到爸爸被病痛折磨得日夜难安、形销骨立,他们慢慢意识到,当生命已经油尽灯枯,释然地放手、平静地离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无论多么痛苦,爸爸总是一次又一次从死神的手中挣扎着活过来。

    小朝和小夕刚开始不明白为什么,因为他们明明看到爸爸的眼神中满是疲惫,对这个金沙在线娱乐官网早已毫无眷念。

    后来,他们知道了,从得知妈妈死讯那天起,活着就已经成了爸爸的执念。

    因为妈妈死了,所以爸爸要为妈妈好好地活下去。

    他要活着保护妈妈和他的孩子,活着实现妈妈的梦想,活着守护妈妈想要的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他在思念遗恨中活了两百年。

    不管多么疲惫、多么痛苦,他一直坚持地活着。

    小朝和小夕从舍不得爸爸离开,到希望爸爸能放心地离开。

    可是他们没有办法说服爸爸,不管他们如何证明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能保护自己,能保护妈妈和爸爸一起创建的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爸爸依旧不放心。

    他依旧努力坚持地活着,时刻保持着警醒,像是一个随时待命的战士。

    小朝和小夕想到了唯一能说服爸爸的人。

    他们请妈妈来告诉爸爸,他可以放心离开。

    ……

    “爸爸,我和姐姐会守护好阿丽卡塔和奥米尼斯。”

    辰砂睁开眼睛,看着小朝和小夕。

    小朝、小夕一左一右跪在他脚畔,“爸爸,你已经帮妈妈完成所有心愿,放心去找妈妈吧!”

    辰砂迟疑地看向洛兰。

    洛兰笑靥如花,向他伸出手。

    辰砂释然而笑,洛兰心甘情愿穿着婚纱的样子,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

    他费力地伸出手,想要握住洛兰的手。

    他的眼神渐渐涣散,一瞬后,双眼缓缓合上,手无力地垂落。

    小朝和小夕趴在他膝头,默默悲泣。

    棕离目光哀痛地注视着辰砂。

    忽然间,他耳朵动了动,察觉到什么,侧过头看向紫宴。

    紫宴无声无息地静坐着,双眸紧闭,唇畔带笑,一脸平静怡然。

    棕离探手过去,放在他颈侧的动脉上。

    身体依旧温热,心脏却永远停止了跳动。

    棕离缓缓收回手,半仰起头,面无表情地看向纪念堂高高的穹顶。

    无数记忆在脑海里飞掠而过,从年少飞扬到青丝染霜,那些光华璀璨的人一一离去,最后只剩下了他。

    棕离尽力想要控制,可最终还是难以抑制,眼泪夺眶而出。

    曾经,这里群星荟萃、光芒璀璨。

    如今,风流云散、星辰陨落,只有他们留下的光芒依旧闪耀在星际,指引着人类前进的方向。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