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修非常道 > 正文
    常兴点点头:“现在的形势不太乐观,你们要有思想准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一次灵兽潮∫走之前会将阵法加强一下,但是,能不能顶得住灵兽的攻击,我也不能够保证。”常兴说道。

    “唉,要是能够把全村人迁到东海去就好了。”张大雷说道。

    “是啊。”肖金林点点头。如果全村人都能够迁走,他们自然没有必要坚守在这里了。能够活,谁愿意去死?

    “对了,怎么没见大黄呢?”常兴问道。

    “大黄之前受了伤,受伤之后就躲起来了。这个大怪物太厉害了,大黄也顶不住。大黄其实挺厉害的,平时有灵兽过来,大黄只要站在外面,光靠它的声势,就能够把那些灵兽惊走。大黄肯定知道它奈何不了这个大怪物的,但是为了保护大伙,它玩命地跟这大怪物斗。”张大雷说道。

    “找啊!赶紧去找!”常兴急了,急急忙忙向祖师庙走。

    吴婉怡一听大黄受伤了,也急得不行。

    常兴与吴婉怡在一个树丛中找到了大黄。大黄果然是伤痕累累。它趴在一株灵以边,全靠着灵药的药性维持着生机。难怪它一直都没有出来。

    “大黄!”常兴一看到大黄的身影,不由得一酸。

    大黄完全忘记了它身上的伤,一下子就冲到了常兴身边,用脑袋不停地往常兴身上蹭,尾巴一直摇个不停。

    “你这家伙,打不过你就跑啊。你跟别个拼命干嘛?”常兴用力地揉了揉大黄的脑袋。大黄全身都是伤,好几道伤口非常惨烈,几乎连皮带肉直接扯了下来,里面的肉腐烂了,甚至散发出一股臭味。大黄早就成了灵兽,如果是一般的伤,早就已经自愈了。这伤不光是皮肉伤,而是非晨横的毒素。毒素一点一点腐蚀着大黄的**,大黄能够跑出去,完全是强撑着的。看到常兴之后,支撑它的那一点心气一下子消散,噗通一声就扑倒在地上。

    常兴连忙将大黄抱起,手中灵力不要钱一般往大黄身体注入,一点一点地将它体内的毒素逼出来,大黄身上的腐肉一点一点地掉落下来,而新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生长,最后慢慢愈合。

    一个斜,两个斜,三个斜过去,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大黄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同时,大黄也醒了过来,眼拘了灵性,眼泪汪汪地看着常兴。

    “大黄,苦了你了。这次之后,跟我们去东海吧。”常兴说道。

    大黄不停地遗尾巴。

    吴婉怡见大黄醒了过来,总算松了一口气:“大黄,你可吓死我了。以后不许这么逞强。当初就不该留你在仙基桥,否则你也不会受了这么多的苦。”

    “走吧,先回祖师庙去。”常兴说道。

    接下来几天,常兴将峰眉寨的阵法重新布置了一下,彻底用阵帆峰眉寨该掩盖了起来。一般的灵兽根本就无法发现峰眉寨的存在,自然也不会存在灵兽潮攻击的可能了。阵法是用灵石布置的,同时用聚灵阵时刻补充灵石的灵气消耗№论上来说,这个阵法只要灵石不损坏,就可以连续不断地永久运行下去。

    而且,即便峰眉寨被厉害的灵兽发现,除非灵兽的修为已经达到炼神还虚巅峰的修为,否则根本没有暴力破除峰眉寨护山大阵的可能c师庙这里还另外设置了一个阵法,就算外面的阵法毁坏了,祖师庙外的阵法依然可以保仙基桥乡亲一回。

    布置好这一切,常兴这一次回仙基桥的事情也基本办完了。

    “常兴,你是准备回东海了吧?”张大雷看得出来。

    常兴点点头:“东海那边情况比峰眉寨这里还要危险∫不回去不行啊。赤毕竟修为有限∫准备明天就走。”

    “那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们这里你放心,有我和金林在,不会有什么事。等我们将来把这阵法吃透了,再遇到大怪物那样的灵兽,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张大雷说道。

    “阵法你们得好好琢磨琢磨。如果你们能够合理操控阵法,就算碰到上一次那样的大怪物,你们轻易就可以对付得了。”常兴说道。

    “知道。”张大雷还是有些舍不得常兴走。常兴在这里,他和金林就跟有主心骨一样,常兴一走,他就心里空落落的。

    常兴走之前自然还要去老道的坟前祭拜。

    不过常兴想一个人跟老道说说话,趁着大伙不注意,常兴一个人去了老道的坟前。大黄偷偷地跟着常兴过来了,静静地趴在一旁,看着常兴跟老道说着话。

    吴婉怡知道常兴要去干什么,就在不远处站着。大雷与金林想要过去,被吴婉怡拦住。

    “让他跟矢好好说说话吧。这些年,有些东西一直在他心头压着。该放下了。”吴婉怡说道。

    常兴坐到老道的坟前:“矢啊,我给你带了猴儿酒来,你想喝多少就有多少。当初我就跟你讲过这样的话,还是算话的,这一坛子酒,我先倒在你坟头,你好好尝尝,莫呷醉了,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讲哩。”

    “矢啊,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啥子不要我救活你呢?你再等一下,我就能够把你救活。你为啥子要把油灯给动一下呢?你不动一下,赤就近不来,就熄不了灯∫年纪轻,少一点寿元迟早也能够修炼回来。你看我现在都是炼神还虚期了,活个几百年轻轻松松的。可是我却冇得了矢了∫活得再好,有么子意思啊?”

    常兴说着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老道的坟头刮了一阵风,猴儿酒的酒味被卷着往老道的坟上涌。

    “矢啊。你莫不是回来了—啥子不出来跟我会个面呢?”

    “你要是回来了,我用道术给你塑个肉身,把你的魂锁住,要得么?”

    风呜呜地响,却没有任何回音。

    常兴一直不停地说,把过去在祖师庙的种种回忆出来,说着说着就靠在老道的碑上睡着了。

    “你个傻瓜崽崽!让你站个桩,你愣是学不会。”

    老道拿着棍子追着常兴跑。

    “矢啊,你从来不教好功夫,就晓得教个站着挨打的功夫,你要是教了我打人的功夫,你就不敢追着我打了。”常兴说道。

    老道追上来就在常兴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你学到功夫就是用来打矢的?那趁着你还打不赢,矢今天好好把你打一顿。”

    “你这个老道是个人贩子,不晓得把我从哪里贩过来,要是让我爹娘晓得了,肯定要来跟你这个老道拼命。”常兴说道。

    “你爹娘都不要你,把你丢到垃圾堆了,要不是我,你就死在垃圾队里变垃圾了。哪个晓得我捡回来一直白养狗,养不熟哩。”老道气得胡须都翘了起来。

    往事一幕幕在常兴的睡梦中呈现。

    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傻瓜徒儿哟,快起来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多给矢生几个徒孙哩。以后年年来给矢送猴儿酒来,让我的徒孙都来拜拜,看着你过得好,矢也放心了。你放心,矢到哪里都不是好惹的。到了地下,也能够吃好喝好⊥是猴儿酒难得喝一回,你讲了要猴儿酒管够的。以后清明节来给矢敬一坛子酒。你快起来了q怡他们在等你回去哩。”

    常兴猛然醒来,发现身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露水。刚才老道的话,却矢还在耳边回响。

    常兴又从空间法宝里取出一坛子酒:“矢,喝酒啊。猴儿酒,管够啊!”

    常兴将酒倒在老道的坟头。便起身回去了,在这里睡了一晚上,常兴也明白了阴阳相隔,已经不能强求了。

    “常兴,你还好吧?”吴婉怡一直都在路口等着。

    “没事。今天我们就会东海吧。”常兴说话轻松了很多,跟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见常兴释怀了,吴婉怡脸上露出笑容:“你等我一下,我去给矢磕头。”

    吴婉怡到老道坟前磕了几个头。

    常兴两口子要回东海,整个仙基桥的人都舍不得。当然感情深厚之外,肯定也会有人觉得有常兴在,安全系数更高一些。

    常兴临走时,张方清走了过来。

    “方清叔,你还有事?”常兴看得出来,张方清这事有事相求。

    张方清点点头:“我知道我没脸再来求你做任何事情。当初我们家做的确实不是人事。但是你晓得的,我家就喜来这么一个崽,他现在毫无音讯,也不晓得是生是死。”

    “你想让我给你去找喜来?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啊?天下之大,找一个人完全就是大禾针。灵气复苏之后,地势完全改变∫找仙基桥都找了很久,更别说我一点都不熟悉的地方。”常兴说道。

    “常兴,我知道我们家对你不住』脸求你做事。但是我实在是只有这么一个崽啊。出事的时候,他就在清水办事,跟我们通了电话的,我叫他回来,他说组织有安排,回来不了。你帮我顺便到清水找一下∫求求你了。”张方清说道。

    “方清,你还要不要脸啊?当初求常兴的时候,你们一家人装得跟亲人似的,等喜来出息了,你们一家人立即变了脸,现在有事了,又想到常兴了?你可真是不要脸啊。”张大雷跑过来,立即将张方清推到一边。

    “大雷啊,我当真是没办法啊!”张方清嚎啕大哭。

    “常兴,你别理他b样的人不值得理会r直是没脸没皮!”张大雷不屑地看着张方清。

    常兴说道:“方清叔,清水确实已经找不到了。回来的时候,我就试图先找清水,结果地形完全变样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峰眉寨。差点连峰眉寨都回不来了。将来要是有机会,我一定会帮你们留意一下喜来的。”

    听常兴这么一说,张方清一下子很绝望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常兴,你们赶快走吧,免得再闹出什么幺蛾子!”张大雷连忙说道。

    常兴点点头:“大黄,我们走了!”

    常兴将飞行器拿出来,让大黄也上了飞行器。飞行器直接从祖师庙上空飞走—眼间便已经不见了踪影。

    张大雷与肖金林两个站在祖师庙旁的那块巨石之上,眼睛看着飞行器消失的方向。

    “不知道常兴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张大雷说道。

    “放心吧。常兴肯定会回来给矢扫墓的。有了这飞行器,想回来还不容易么?”肖金林笑道。

    常兴两口子很快回到了东海,常兴出来这么久,东海的形势保持稳定~金庙的修炼进展得如火如荼。那些修炼天才,修炼进度极快。有些甚至是一天一个凶。快得连赤都吃惊不已。

    常兴回到东海之后,就在太金庙开辟了一间静室闭关不出。

    阳神所谓“真吾”者也。见此一物,方为见性,方为认识自己。然此阳神,系由祖气养成。身中祖气亦长养阳神。亦如妇人之气血长养婴儿情形相似。不过婴儿在女人胎中长成人形,是为顺生;阳神在男人身中长成仙体,是为逆化。婴儿出生,阳神出壳,皆自然之理也∈至阳神一出,是为第三步功夫已至,正果已得,大事已成。上不受阴阳造化之作弄,下不受刀兵水火之灾危。飞升可至九天之上,瞬息可行万里之遥,光华与日月并明,寿命与太空同久,聚则成形,散则成气,神通广大,变化莫测矣。然犹有第四步功夫。不可不于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以求毫无遗憾。

    至此,常兴已经炼神还虚圆满。接下来还有第四步,炼虚合道。其实炼神还虚圆满,离炼神合道已经不远。

    仍当静坐,无偏无倚。此时之坐法,体态仍旧,惟持阳神一点之灵存于上田,无偏无倚,允执厥中。渐而“中”亦不执,“法”亦无有,专持一片清虚与大空冥合。渐而太空亦无,真与虚无冥合。直至无可虚无,方至其极。虚之又虚,无之又无,无无直至无可虚无,方至其极。

    九年之后,常兴破室而出,成就虚无合真之果,粉碎虚空。

    ---------全书完------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