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画妖1 > 第9章 地村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但见俩幅画,一幅画的是江晓芸手持宝剑,仙姿绰约的肖像,而另一张,则是一个面目狰狞,形容可怖的怪物,尖牙利齿,头上还长着犄角,穿着一身残破的中山装,背着个挎包,挎包里塞满了卷轴二叔眼珠子瞪圆,那那不正是自己吗?

    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二叔太阳穴绷绷的跳,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还是原来的模样,没有画卷中那般呲牙咧嘴。

    “我去!”二叔倒抽一口凉气,心说照尸变的情形发展下去,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终极形态?

    他还在胡思乱想,突然那两幅画“噌”的一下飞了起来,宛如两团鬼火,飘飘然向山沟密林中飞去,很快化作了两个小绿点,湮灭在丛林中

    二叔皱眉寻思了片刻,扭回头看向那黑洞洞的地坑,掏出烟狠狠的抽了两口,将破烂的行李包裹好,重新捆在身上,下了地洞。

    没有了冥蚕丝绢,二叔反而觉得轻松许多,那东西诡异至极!还是手中的两把砍刀,还有后背的工兵铲实在。

    现在的他,可以轻松虐杀两只狼,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本身自己就是脏东西,什么魑魅魍魉的又算个球!

    权当是执行军事任务,除掉尸魔,为了老百姓除害!二叔彻底放下了心理包袱,义无反顾的在地洞里钻。

    这个地洞,几乎呈75度的斜坡儿,周遭滑腻潮湿,手一抠一把泥,感觉像是条巨大的蜗牛爬过,黏糊糊的回想起之前小庙窝缩的情形,二叔更愿意相信,这他妈的是一条大鼻涕虫成精!

    洞口位于山顶,向下蜿蜒曲折,时宽时窄,犹如老树盘根,错综复杂,像是**阵,整座山都被蚀空了,二叔利用绳索捆缚在宛如鼠洞般的坑道里缓缓前行,前方多有上下左右分叉处,他遵循着气脉的流向朝一个方向爬,特别窄的地方,就用工兵铲拓宽些。

    正如师父之前所说,地之阴阳二脉,犹如人之动静两脉,阴阳相逆,而聚阴处为养尸之所,那尸魔纵然再厉害,也不过僵尸之属,一定喜欢藏在最阴之处,故而二叔所遵循的方向,也是阴气汇聚的方向。

    不知道爬了有多深,终于到了坑道的尽头,前方好像是个广袤的空间,阴气越聚越浓,几乎到了无穷大,二叔此时已为活尸,嗅着这滚滚的浓阴,虽是身体畅快但心悬得更紧,这里八成就是尸魔的老巢。

    说来也怪,在周遭滚滚浓阴的“熏陶”下,二叔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夜视了,完全没必要继续打着手电。他关掉手电,钻出了洞口,来到了这广袤的空间中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高有三四层楼,周遭一望无际,凹凸起伏着嵯峨嶙峋的石土,那倒悬着的一枚枚巨大的石笋,却不是钟乳岩的模样,好似一颗颗狼牙。

    放眼仔细观瞧,二叔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但见巨大的洞穴深处,竟然出现了朦胧的类似于村庄的存在,一间间屋子鳞次栉比,阡陌相连,只是没有灯火,完全就是寻常的农村!

    这他妈的太奇怪了!谁能想到在这地下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村子,完全夹层于10几米高的山体截面间。

    看来这夹层乾坤,不仅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是人工改造的结果,只是大的格局还保留着“原生态”的造化,不像墓穴那般四平八稳。

    真他妈会找地方啊二叔如是想,难道寻常所见的大山,并非都是“实心”的,里面还有这种拧巴的“气泡”空间?二叔今天真是开了眼。

    那片**,距离约莫一公里左右,这“乾坤”地界儿可不小了,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这里住呢?

    带着好奇,二叔双手拎着砍刀,一步步向村庄的方向走去,沿途砾石尖锐咯脚,他走的不算快,不停扫视着周遭的情况。

    这夹层乾坤内,洞壁旮旯缝隙间全是半米多长的大蝙蝠,簇拥扎堆,熙熙攘攘的,数量惊人,像是观众一样在“看着”二叔,二叔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滑腻的蝙蝠屎,心里有些发毛,倒不是怕它们,而是这东西都有狂犬病毒,咬上一口很麻烦

    翻过了一排排像是臼齿般的岩坎,前方是一片向下的斜坡,斜坡对面儿便是那诡异的村子,居然还有汉白玉的牌坊石楼,说不出的阴森邪性。

    令二叔唏嘘的是,在斜坡底部,大概十几亩的范围内,全都是一个个土包荒坟,残破的墓碑七零八落,很像是梦中柱子铁蛋那群熊孩子剥尸的乱坟岗子,所不同的是,没有杂草而已。

    他一步步向前,走进了那片荒坟地,这地很黏,潮乎乎的,感觉像是下过雨似的,周遭的坟包痤疮般高低不平,突兀耸立,加上夹层乾坤的“天”很低,给人一种极为窒息的压抑感。

    二叔走的很小心,江晓芸曾经讲过的绵尸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这他妈的山中坟,埋的都是些什么呢?如果说那村子里住的都是僵尸,僵尸也会死吗?死了的僵尸又叫什么呢?

    他脑子有些乱,神经绷的紧紧的,师父说,那根儿白毛妖翎已经钻进了体内,脏东西的障眼法再也不起作用了,所以眼前的阴坟,应该都是真正的存在,他心里恶趣味的寻思,要不挖开一个看看,里面究竟埋的啥?

    当然二叔不可能那么**,此刻,他脑海中回想起了以前当兵的时候,班长老宋讲过的一个故事。

    老宋说,解放前,在他们四川老家,曾经来过一个在武夷山修炼过的高人,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而且能占会卜,还帮人驱邪避灾,在附近村镇中很有名望。

    当是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老百姓都吃不饱,一个个有今没明儿的,日子过的苦不堪言,这个大仙儿,竟然能化砂为米,开设粥厂,帮助老百姓渡过难关。

    班长当时说的神乎其神,战友们都嗤之以鼻,以为扯淡之谈,然而以现在二叔的见识来看,那个所谓的大仙,很可能就不是人,而是妖类之属,老宋当时所说,也并非全是虚妄之言。

    然而最离奇的并不是化砂为米,而是这大仙,忽悠当地的村民说,成仙其实很容易,并非世俗想象中那般难,只要方法得当,肯定能成仙!

    他说自己已经修炼了800岁了,马上就要尸解,如果村里人愿意成仙的,可以在地下修上一个村子,带着全村的人得道成仙

    之后的事,就是整个村子的人消失,鸡鸭鹅狗都没留下,从此再无他们的下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眼前这地下的村庄,让二叔不由回忆起了当年班长讲的故事。

    班长说,成仙的方式有好几种,天仙,地仙,尸仙,尸解成仙属于比较低等的方式,真正有大修为的人,不会采用这种做法。这些也都是战友们无聊,在宿舍里闲扯淡的话,而今日看来,似乎给二叔提供了一个线索。

    尸魔和尸仙,二者差一字,似乎也是同一属性的存在吧。

    二叔还在瞎琢磨,突然,他余光瞥见,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坟包上,好像有一只眼睛在偷窥自己,二叔猛侧头,但见那坟包还是之前的样子,并没有什么离奇之处。

    然而刚才那一瞥绝对没看错!确实是有一个碗口大的眼珠子在偷瞄,还眨了一下,似乎还是黄色的。

    靠!二叔倒抽一口凉气,使劲咽了口吐沫,不用想也知道身后的那些坟包,也在偷偷的看自己!

    他猛扭回头,身后一切正常,坟包并未长出眼睛来师父的警告再次在脑海中回荡: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盯着脏东西的眼睛看!

    他感到有些恐惧,身陷在坟包的包围中,虽说江晓芸说过,妖物的障眼法已经不起作用了,二叔依旧在怀疑,这些坟,怕是跟之前的小庙一样,不知道是啥东西变的。

    正在紧张疑惑间,突然,脚下的泥土开始迅速稀软,一下子没过了脚脖子,周遭的地面宛如泡水一般咕噜咕噜的冒着泡,土缝间冒出了大量的污水,滚滚的浓滞的恶臭腥风扑鼻!

    二叔大惊,连忙拔腿往前跑,然而须臾间他绝望的发现,前方的枯坟间隙,已经泡成了沼泽,周遭的一切,宛如梦中老猫跳尸逃跑的情景!

    “我操”二叔紧张的直咽吐沫,脚下的淤泥愈发的稀软,已经没过了膝盖,他不动还则罢了,动一下,陷得更加厉害!

    二叔错愕紧张,已经无法维持平衡,这他妈的就是个陷阱!自己正好走到了坟场中央,大地变成了沼泽带

    坑爹啊!淤泥很快淹没到了腰部,二叔没想到自己会死的这么窝囊,连尸魔的面儿都没见着然而这个时候,但见一个坟包后面,传来了清脆的铃铛声,那只吃屎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坟包后面钻冒了出来,呲着牙,咧着嘴,一双绿幽幽的眼睛看着二叔

    没错,它在笑,在幸灾乐祸的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