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三百七十二章:江湖总是波澜起伏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沧澜剑宗执剑长老赵山河,也是沧澜剑宗刑法长老,乃是数十年前就成名天下的宗师高手,此人是一个传奇,不过,能成为宗师的人,没有哪一个不是传奇。

    赵山河和天下大多数传奇一样,年少成名,靠着手里一柄剑驰骋江湖数十年,后来入了宗师,执掌沧澜剑宗传承神剑山河剑,数十年来都没有再动过手,但就凭他手里一把山河剑,便足够镇压七宗八派的名头。

    其实,赵山河原本不叫赵山河,至于具体名字已经没有人记得了,只因为赵山河年纪轻轻就成为天命境大修行者,突破之时,沧澜剑宗的刑法神剑自动择主,从那时候起,世间才多了一个赵山河。

    任何一个宗师都能牵引大半个江湖的动静,更何况是七宗八派的宗师高手,当赵山河踏出沧澜剑宗那一刻,江湖上就风起云涌了,无数的江湖人往黑域赶来,江湖上随处都能听到关于这一战的消息。

    但是,评价几乎是一边倒,没有任何人看好顾青辞,虽然顾青辞在江湖上名声之大并不亚于赵山河,甚至还比赵山河大,但是,他终究不是宗师高手,终究只是年轻一辈武者。

    但,即便如此,依旧让江湖轰动。

    顾青辞他们这一代的年轻武者,是数百年来江湖最为妖孽的一代,不但早早涌现出了天下七道谜,这段时间又有一大批天才现世,硬扛宗师一剑的三葬,骑牛向天山的王阳明,余家麒麟子余雷傲宇,天下第五刺客许留山

    天策十七年的江湖是不平静的,整座江湖都在疯狂爆炸,大事件一件接着一件,应接不暇。

    然而,除了正魔两道宣战之外,目前为止,也就刑天府与沧澜剑宗宣战之事最大了。

    这是年轻一辈向老牌武者的约战。

    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至少现在江湖上都是这么传的,顾青辞再莫名其妙之间,就变成了年轻一辈的代表,这是撬动老牌武者威严的一战。

    这就像是一个风暴一样,瞬间席卷了江湖。

    赵山河似乎有意让全江湖见证这一战,他从沧澜剑宗出发,很慢很慢,已经有很多前来观战的人都到了,他却还在路上,真的就像一个垂暮之年的老朽一般,若非一路上都有人开道,很多人都怀疑他会不会遇到截道的土匪。

    天山上,飞雪之中,李乘风负手而立,身后是道阁阁主俞横桥和尹彩依,天山道阁是出了名的寒冷,偌大一座山,几乎都看不到几个人,一时间出现三个人,还挺少见。

    俞横桥抬头望着自己这个师父,难得见到自家师父露出凝重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师父,刑天府与沧澜剑宗一战,真的不通知小师妹吗”

    “是啊,”尹彩依也说道:“师父,虽然说的是刑天府与沧澜剑宗一战,其实谁都知道,这只是顾青辞与赵山河一战,这赵山河乃是成名多年的宗师高手,这一次是真的没脸没皮要以大欺小了。”

    俞横桥脸色很不自然,悄声道:“尹师妹,赵山河毕竟是前辈,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尹彩依白了俞横桥一眼,努了努嘴,说道:“师兄,你别跟我说你心里没有偷偷骂赵山河几句,这老家伙本来就是不要脸了,害怕无缺先生出手,就搬出沧澜剑宗,把这件事情定性为宗门之战,让无缺先生找不到理由出手,唉说起来,顾青辞这小子也是犯傻,怎么就想着直接宣战呢”

    俞横桥尴尬一笑,说道:“这沧澜剑宗是有些过分了,但是,我们又能怎么办”

    “很简单啊,让小师妹去,江湖上谁不知道顾青辞与咱小师妹的关系,她出手肯定没问题,到时候只要赵山河敢伤小师妹,就让咱们师父出手,谁还不会以大欺小了,要论没脸没皮,谁比得过咱家师父呃,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德高望重”

    尹彩依说着说着就说顺口了,突然看到自家师父那铁青的脸,急忙收嘴,还是被李乘风拍了拍脑袋,说道:“彩依啊,为师观你这段时间剑术修炼有些疲软,待会儿就去洗剑池好好悟剑吧,半个月不,一个月”

    尹彩依耷拉着脑袋,洗剑池,听着名字不错,实际上就是真的洗剑的,天上长年冰寒,又因为剑气笼罩,形成了一道奇观,在天池底下,每天都会凝聚出数百柄冰剑,道阁为了让惩罚犯错的弟子,就让这些弟子进入天池里,用极寒之水,将冰剑洗成水。

    尹彩依一想到要去洗剑池,顿时就心情不好了,暗骂师父小心眼儿,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李乘风踩着雪花缓缓落下,说道:“这件事情不允许任何人向可卿透露,她如今悟道在即,这天下将变,她不能耽搁,而顾青辞,就看造化吧,这是他自己选的路,也是他自己要的捷径,谁也帮不了他”

    俞横桥眼皮一跳,诧异道:“师父,已经紧急到这个地步了吗”

    “嗯,”李乘风点了点头,说道:“无缺先生已经奔走多时,这件事情也越来越紧迫,本来以为还有一段时间,现在看来,没多长时间了,所以,可卿不能再耽搁了,明白吗”

    俞横桥躬身道:“弟子明白。”

    极北之地,一片荒原里,无缺先生坐在一块鹅卵石上,旁边有一丛篝火,上面架着一条鱼,有一个拿着一根木棍的青衫老人正不停地拨弄着柴火,那一缕胡须都被烧了几根。

    “我说无缺,我堂堂天下第一高手都在烤鱼,你凭什么就坐在那里看书”

    无缺先生缓缓抬起头,望着那毫无风范的天下第一高手徐长生,说道:“因为上一顿饭是我煮的,这一顿就得你来。”

    徐长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哼哼道:“我说,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你那个后辈小子这次可是凶多吉少了,你说你到底给了人家小孩儿多大压力,都逼得他想不开挑战宗师去了,虽然只是不成器的宗师,但那也是宗师不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