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对冲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论会考和其他条件,常天浩和唐民康都符合保送条件,那么要拼的,就是平时学业成绩了。

    由于西山中学一直以来都有保送,多年前也因为保送名额的猫腻和黑幕而被学生和家长闹到钱塘市教委甚至省教育厅,后来学校就汲取了教训,对保送推出了自愿、成绩排名并最后公示。

    所谓自愿,重点卡的不是申请,而是卡的放弃——符合条件且成绩靠前的学生自愿放弃后才能轮到下一位同学。如寝室长大志也符合保送条件,但他对北外不感兴趣,更不中意罗马尼亚语,所以肯定直接放弃,这必须学生本人签名,免得事后万一考砸,恼羞成怒的家长又拿这件事来责问校方;

    成绩排名根据高三第一学期期中、期末、一模、二模、三模五次考试的排名进行平均后折算学业成绩,每次考试权重都占20%。

    完成这两项工作后,学校再向保送大学提交3个候选人名字,防止第一候选人因为政审、身体等原因不过关而被刷下来浪费名额,但大多数情况下第2、3候选人都是陪太子读书。

    西山中学每次考试都要公布分数并排名,大家彼此都对同学的成绩和排名知根知底,要想伪造或变更难度很大,某种程度上也保护了学校老师甚至校领导,万一上面有压力下来让他帮忙,他就会推到这排名上。

    常天浩的排名一般稳定在15-17名,唐民康排名基本在20名左右,排常天浩之前的男生基本都表示放弃,两人中间的其他排名是女生,所以该竞争名额实质上就在常天浩和唐民康之间进行。

    高三上学期,常天浩两次成绩都压过对方,但一模、二模唐民康都反超自己,特别是后者的英语分数有了不小提升,单纯论前面4次排名的综合,唐民康已和自己持平了。由于常天浩自己觉得一模二模发挥都不是很理想,压根没考虑这些问题,但田璟瑜刚才这么一说,他顿时恍然大悟:为什么唐民康英语突然暴涨、同时带动总分提高使排名压倒自己,原来他事先已看过考卷!

    他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心中恼火异常,考虑了半分钟后,他长长地出了口气,悄声道:“璟瑜,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考完试我请你吃饭!”

    看他脸上一脸杀气的模样,田璟瑜忽然有些后悔,不该开口说这些的,结结巴巴道:“你……你不会去找老师质问吧?我……只是瞟了一眼,没看清,说不定是我看错了也有可能。”

    常天浩收起不快,换上笑脸,伸出右手小拇指道:“我对你发过誓了,当然不会对其他人说,更不会去质问老师——我没这么傻!要不咱们拉钩?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哦。”

    田璟瑜掩嘴笑了起来,发出“咯咯”的笑声:“你这人真蛮好玩的,我爸都说你好玩……”

    “田叔叔知道我?”

    “知道呀……你不是给《西山日报》投过稿子?报纸他每天都会看看,尤其学校在文学副刊上的投稿,他每次都看。他说写诗你不如我们,议论文比我们几个要好,最搞笑的是明明才读高中,写的却是忧国忧民、人生哲理,真是好玩。”

    “难怪你们写诗稿费是30,我只有15,问题出在这里;不过总算文章拿了45,扯平了……”

    文学社社员进入高三后通常就不满足于在内部刊物上发表,会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投到《西山日报》去,发表了才能证明自己在文学社的江湖地位——那点稿费不算什么,几个同学买点零食就报销了,但把名字化为铅字很有成就感。写诗不是常天浩的强项,只是田璟瑜等人都发了诗,他硬着头皮也要上,结果诗倒是发出来了,稿费只有人家一半,他那会还莫名其妙,现在终于知道了。

    田部长担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西山日报》当然是他手下的主管刊物。

    “田叔叔还说啥了?”

    “其他没说,只说现在的学生头脑活络,不是他当校长时的样子了。然后我和他说了你的糗事,笑了半天……”

    “糗事?”常天浩一脸黑线,“你把文学社那事告诉他了?”

    “我才没这么傻,我是说你去年秋天周一早晨进校的事。”

    常天浩莫名其妙:“进校?进校怎么了?”

    “咦,你自己反倒忘了?”田璟瑜笑道,“那天早上你穿了身灰西装进校,书包也不拿拎个公文包,值日的高一生们不知深浅,给你鞠躬说老师早上好,你怎么回的?你大摇大摆走过去点点头,还居然说同学们好!”

    “哦……”常天浩一拍脑门,“我都忘了,这不是配合他们嘛,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你后面入校,不到15米路,全看见了,笑得我肚子都疼了!”虽然事情已过去半年多,田璟瑜依然笑得乐不可支,“你可真是个活宝!”

    “好了好了,拉钩吧……”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罢这两句,田璟瑜笑着提醒道,“别忘请我吃饭!”

    “当然,当然,我不会忘的……”

    “走吧,赶紧回教室,其他同学都在复习,就咱们俩在外面聊天。”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地回到教室里,坐在后排、看似一直在看书,实则一颗心悬着的唐民康才把心放下来。

    他真的有些紧张,今天班主任塞给自己三模卷是很私密的动作,没想到居然被田璟瑜撞见,他很怕对方告诉其他人,指不定会酿成什么事端,但看两人目前这欢快的架势,似乎田璟瑜并没有透露什么,他终于放心了——说不定田璟瑜压根没留意,只是自己神经太过敏。

    他本有心想找田璟瑜问个清楚,却又觉得压根不能问,问了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贼心虚?又把目光投到常天浩身上,结果只看见对方一直埋头看书,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回头来看自己。

    如果他知道了,估计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但他压根没动静,说明只是自己多虑了。

    唉……

    这高考的日子,早点过去吧,实在是忍耐到极限了……

    常天浩不是没动静,他心里想的是另外情况:

    重生前他压根不知道这件事,只知道自己最终综合排名不如唐民康高,所以保送机会给对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太单纯了。只是重生前田璟瑜无论是考前还是考后都没说起过这件事,为什么重生后今天突然就说起了呢?

    他想来想去只找到一个原因:今天晚上自己油嘴滑舌调戏了一下璟瑜,对方心里的话就憋不住了,而重生前他是没这个动作的。

    纽约上空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都能影响亚马逊的气候,看起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对事情运行的轨迹发生影响,这是必须注意精细观察的。至于保送这件事,他心里头反而没什么疙瘩,重生后的他只对赚钱发财有莫大兴趣,对学罗马尼亚语没啥兴趣,所以保送不保送的,压根就无所谓。

    同时,经历裁员、转世重生后的他也能深刻理解班主任,就算没爱人调动工作这件事,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权势也是他挡不住的,他没有直接改分数而通过给空白试卷提高成绩这种做法,已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尊严。

    不过,你拿到试卷就能压倒我了?

    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