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太古狂魔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三百一十三章废丹田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鼓鸣声形成了一道道音波疯狂扩散,四周修为低的弟子纷纷痛苦捂耳,而修为高的弟子一个个惊惧的看着前方。

    看了看贴在战鼓上的魁梧青年吕坤,又看了看被震飞的秦宇,脑海里全部都是一片空白。

    婴变境初期四十二声

    鸣鼓四十二声

    这怎么可能!

    “我是听错了么?”所有弟子脑海里都浮现了这个念头,他们神色呆滞的看着强行稳住身体,喷出大口鲜血的秦宇。

    “他他是疯子?他是疯子李有才,虽然他改变了容貌,但在双重区里,他就是凭这一指废了倪鹏!”突然,有名弟子惊惧高吼。

    而这句话如同一颗巨石抛进了平静湖泊里,惊起了惊涛骇浪。

    所有弟子都震惊的看着秦宇,整个广场顿时炸开了锅!

    “李有才?疯子李有才?是那个一句话就让道魔宗准魔子为其猎杀五百头凶兽的李有才?”

    “他他就是李有才?”

    “好恐怖的一指,一指竟废了吕坤丹田?一指鸣鼓四十二声?他真是婴变境?”

    “一指鸣鼓四十二声!难怪能让道魔宗准魔子忌惮!这吕坤也不知干了什么事,竟得罪了疯子!”

    “这李有才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才是真正的天骄,婴变境鸣鼓四十二声,百炼古宗还有何人能做到?”

    在众人惊叹之时,也有弟子心生嫉妒,愤愤不平的小声说了起来。

    “疯子,真是个疯子!竟敢在战鼓之下动手,也不知道宗内会如何处置”

    “我看这疯子也疯不了多久了,他这是动了杀心啊,废了吕坤的灵婴,按宗规这李有才应当废除修为,逐出宗门!更别说这吕坤被执法堂的副堂主看重了!”

    “这李有才是目无宗规吗?定要严惩!以儆效尤!”

    “若不将这李有才废除修为!何以服众?”

    在众多弟子议论之时,那卷缩在地上痛苦抽搐的杜尘见此脸色煞白,看着贴在战鼓上的吕坤,看着如同杀神般的秦宇,杜尘直接晕厥了过去!

    于此同时,在人群中。

    一名魁梧青年盯着强行稳住身体的秦宇,紧握着双拳,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和不甘之意。

    而在另一边,一名白衣青年微眯着眼打量着秦宇,神色有些凝重,其身边一名冷峻青年惊声道:“他真是疯子?那个疯子?怎么可能,这才多久?他的实力怎会提升到如此地步?”

    “那一指很强!”白衣青年凝重说道。

    四周的议论,秦宇置若罔闻,他面无表情的擦拭脸上的鲜血,看着从战鼓上跌落的吕坤。

    秦宇知道,吕坤的丹田被废,灵婴虽未崩碎,但也差不多了,好在这吕坤开启了苦海,否则,这一指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这吕坤实力也是非凡,丹田被废,灵婴几乎被磨灭,但竟还未晕厥过去,他躺在地上,面目狰狞的盯着空中的秦宇。

    弟子大比在即,吕坤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能够夺得一个好名次,日后和四大星辰顶级天骄一起进入仙武秘境也说不定,却没想到突遭如此厄难,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丹田被废,灵婴重创,在短时间内是别想恢复了。

    嘴里鲜血汨汨而流,内心的怨恨和不甘不加掩饰的盯着秦宇,痛苦的吐出几字:“你为什么?”

    “杀人者,人恒杀之!在你以强凛弱虐待他们两个之时,就应该要想到会不会有今日的下场。”秦宇缓慢落地,拿出了一颗丹药放入嘴中冰冷说道。

    吕坤瞳孔一缩,顿时猜出了事情的原委,而这让他面目更狰狞了,他没想到因为那个记名弟子,因为那两个六代弟子竟让自己这些年的努力白费了。

    “来人!将其拿下!”就在秦宇走下擂台时,一道爆喝之声炸开,一名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带着四名黑衣弟子走出了人群。

    而四名黑衣弟子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欲拿下秦宇。

    “凭什么抓我?”秦宇冷喝道。

    “凭什么?凭你扰乱鸣鼓秩序,凭你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凶违反宗规!”中年男子冷冷道,随即,看着四名黑衣弟子,再次道:“还不动手!”

    “是执法堂副堂主王崩,听说他欲收吕坤为徒而现在,这吕坤被废了丹田,无缘弟子大比,恐怕,王崩堂主绝不会轻易放过这疯子李有才了。”

    “可惜啊,疯子李有才虽不错,但目无宗规,按理来说确实是要重罚!”不少弟子暗暗惋惜。

    秦宇将四周弟子的议论尽收耳中,在四名黑衣弟子动手之际,秦宇浑身气势凶猛爆发,玄武铸鼎笼罩全身,冰冷道:“原来如此,我就说这吕坤敢草菅人命,原来有你这执法堂副堂主撑腰,莫非,因为你是执法堂副堂主便可目无宗规?”

    秦宇声音中蕴含着罡元,回荡在上空之中。

    感受到四周弟子投来的怪异目光,执法堂副堂主王崩脸色微变,这么一个大帽子扣来,若不说清楚,让他人如何看待?当即,王崩厉声道:“住手,本堂主倒想听听本人哪里目无宗规了,若不说清楚,还要加你一条栽赃嫁祸之罪!”

    四名黑衣弟子收回了攻击,而秦宇大步走向人群,众人为他让开一条路。

    秦宇直径走到还处于晕厥的滕山和滕峰身边,厉声道:“难道当着众人的面伤人就有错,背地里以强凛弱虐待弟子就没错?我两位师弟一个六代、一个七代弟子,修为平平,却惨遭吕坤毒手,若非是我发现的早,我两位师弟怕早已魂飞魄散,且问,王堂主,吕坤以强凛弱虐待弟子,为何执法堂视而不见!难不成,修为低,就有错?难不成,你王堂主,自娘胎便是道境修为?”

    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众多弟子看着体无完肤的滕山和滕峰脸色皆是微变,特别是之前为滕山两人抱打不平的弟子更是愤怒的看向吕坤。..

    而那王崩脸色也难看起来,更是被秦宇最后一句话气得不轻,他目光斜看向吕坤,使了个眼色。

    “这两人的伤势和我无关”吕坤吞服了大量的丹药后,苦苦支撑着,话语虚弱的道。

    秦宇猛地转头双目冷冽的盯着吕坤,冷声道:“你敢以道心起誓?”

    吕坤语塞,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王崩见此,连忙喝道:“全部带回执法堂,谁若违反了宗规,绝不姑息!”

    “为何不能在这里说清楚?我李有才敢当着众人的面重创吕坤,为何你就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将事情说清楚?我若触犯了宗规,那吕坤虐待弟子,之前为何无人抓他?”

    王崩心神一震,心里暗道不妙。

    李有才?

    他就是疯子李有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