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阎王妻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虹乐笑了笑说道:“不是难过,只是在跟过去道别罢了。他对我影响的确挺大,当年在花海中,他从花丛走过,片叶不沾身,浑身仙气萦绕,银发素袍,风华绝代的容貌,当真是惊煞世人。那时候我不过是一朵不起眼的花,他路过时,朝我轻轻喝了一口仙气,告诉我,看我根骨不错,若我能修成人形,他就收我做弟子。就为了他这一句话,我每天拼了命的吸收日月精华,比身边的兄弟姐妹更加的努力和拼命。因为他施舍的一口仙气,再加上我那么努力,过了几百年,我终于修成了人形……”

    “修成人形之后第一件事情我就是去找他,请他收我做弟子,可是还没走多远,我就又变回原形了,差点枯萎死去。因为修为尚浅,我不敢再轻易离开生长的枝叶,盼着他再去找我,可是他一直没有来。我只有更加拼命的修行,直到我能维持人形走到他所居的白云轩,我本想让他夸我,那样我会很高兴,因为我办到了。可是我没见到他人,他在闭关。我就守在白云轩大门外等着他,坚持不住了就回去修炼,没事儿的时候继续去等他,这样一等就是一百多年。好不容易等他出关,当看见我的时候,他却说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兜兜转转,他终于留下了我,教我法术,带我一起修行……我就想着,能一辈子那样跟着他该多好。那时候,多少人羡慕我,能够做白钰仙君的徒弟,可是好景不长,他就那么丢下我……从那以后,别人都在看我从高处跌下的惨样,笑话我,欺辱我……”

    “我把他当做师尊,当做唯一可依靠的人,可是他把我当什么?他说,待我出嫁时,他定亲自为我准备嫁衣,就连这个承诺,他都不能兑现!现在竟然是太白师尊为我送了嫁衣,这不一样,白钰,他欠我一个交代!”

    我记得当初柯从舟把虹乐带到我师父那里去的时候,貌似虹乐刚刚进门,我记得我师父还说柯从舟转性了,竟然还知道收徒弟了。原来这其中有那么多的曲曲折折,虹乐费了那么多精力才得到的一切,因为柯从舟离开了仙界,害她**之间失去了所有,承受了多少的白眼和侮辱……

    不过柯从舟竟然会承诺给虹乐准备嫁衣,那说明他们师徒关系还真是不错,并不是外界说的那样,柯从舟不重视虹乐。就算柯从舟离开仙界了,他还把虹乐托付给了太白,虹乐后来跟了太白并不是偶然,是一开始就定好的。就连这个嫁衣的承诺柯从舟都一并托付了,他是不是早就料到自己的结局了?

    明知道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坚持呢?站得越高的人,跟一般人的看法越是不一样,反正我是表示不能理解的。

    “虹乐,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对你没好处。你应该庆幸现在你过得很好,太白对你也不错,更重要的是,你要嫁人了,到了这里,不会有人亏待你的。”我只能安慰她。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次我不介意她只是笑笑,用笑来回应,人情绪低落的时候,就是不太想说话,或许她需要一个人静静。

    太白刚来过没几天,天帝又来了,我原先还以为虹乐只是个小神仙,现在看来,她背后靠山挺多还挺强大的,太白来了就算了,天帝都来了。

    天帝来了,我自然也得去阎王殿陪着,天帝来只是单纯的送贺礼,不是为了虹乐一个人而来,也是为了祈佑来。我还以为他是来专给虹乐送礼的呢,原来他只是说大婚当天他忙于政务不一定能到场,所以提前送分贺礼。

    祈佑并没有因为之前我跟他被带去玉虚殿审而对天帝有偏见,当天帝把一个红木盒子给他的时候,他很有礼貌的接过,还说了声‘多谢’。

    就算是亲人,天帝也还是天帝,公私要分明,这点祈佑还是做得挺好的。

    虹乐跟祈佑成婚估计仙界许多上神都会来,想想我当初嫁给死鬼阎王,那派头完全不如祈佑。一来是因为我当初是樊音,身份是个凡人,若不是死鬼阎王非要胡来,阴人也是不允许娶凡人的。而且我当初还不是以正室的身份进门的,是个小妾,啧啧,说多了都是泪啊。

    婚期在两个月之后,我专挑了个黄道吉日,自己儿子的事儿,还是得上点心的。

    只是我在想,死鬼阎王能不能喝杯喜酒呢?他现在不能出来,只能继续装死,估计到时候自己儿子成婚,他喜酒都喝不上。

    最近尽是窝心的事儿,好不容易来了喜事儿,我小姑姑怀孕了,现在祈佑又要成婚,终于轮到福有双至了,管他祸单不单行。『木♂木♂书♂吧♂网』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从上次见了死鬼阎王之后隔了又有十来天了,他竟然没让我到玉佩里去见他,要不是知道玉佩里没别人,我还真以为他在里面跟别的女人快活呢。我都受不了十天半月的不见他,他竟然能忍得了不见我。一想到他一直在玉佩里,我之前一个人对着玉佩说的些乱七八糟的话他有可能听见了我就觉得别扭得不行,脸都丢光了,不知道他有没有背地里笑话我呢。

    为了保险起见,我回到房里之后在房间周围设下了结界,这才把玉佩摘下来:“死鬼,我不找你,你还真的就不会找我?你儿子要成婚了,你就算是不能管,也想着准备什么贺礼吧?虽然咱们不兴人间那一套,聘礼什么的可有可无,但不意思一下也不好意思对不对?连太白跟天帝都送了礼了……”

    玉佩里传来了死鬼阎王的声音:“你说什么?天帝来过了?你先进来说。”

    我有些疑惑,他干嘛就听进去天帝来了这回事儿?我钻进了玉佩里,他正在打坐,见我进来,他才睁开眼:“天帝什么时候来的?”

    我说道:“就刚才啊,他刚走了我才回房跟你说话来着,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