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大明夜客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金沙在线娱乐官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宁独已经走到了门口,再踏出一步就可以出去,继而彻底跟这个莫名其妙惹上的鱼龙街撇清关系。

    莫名其妙地被人杀,现在又碰上了东锦宫这个催命鬼。别说登楼里有什么可以左右朝堂的力量,就算里面有可以一步入五境的东西,宁独都不想去关心。

    自家门前雪都三尺厚了,又怎么去管他人的瓦上霜?

    天下生死那么多,又关我屁事?

    凭什么我要去管你的烂事?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这又关我屁事?

    关我屁事!

    关我屁事!

    关我屁事!

    胡然迈出了一步,却发现少爷没有跟上来,而是立在了原地。

    “少爷?”

    “嗯。”

    “走啊。”

    叶红袖回头看了一眼站住的宁独,笑道:“怎么,想管闲事了?”

    “我不喜欢管闲事。”宁独背对着叶红袖,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还不走?”

    宁独看了一眼胡然,目光向下移,落在了一块被气浪吹翻的绿豆糕上。胡然看了糕点一眼,又看了少爷一眼,明白了少爷的意思。她弯腰将绿豆糕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土,送到了少爷的嘴边。宁独的手还不能动,好在胡然懂他的意思。他吃下了糕点,慢慢嚼着。

    “老先生,之前我们两清,现在我吃了你一块绿豆糕。你想——我怎么还你?”

    君远归早已经冲过去撑住了他那浑身是血的父亲,眼泪模糊了眼睛。说到底,他最关心的无非就是父亲的认可。父亲在他心中,永远是需要去追随的。

    尽管浑身是血,君与同也还剩着一口气。叶红袖故意没有杀了他,是希望他能交出方圆阵的钥匙,否则强行破阵还是有点风险的,里面的东西有可能会被毁了。模糊地听到了宁独所说的话,君与同放声大笑,不顾从口鼻涌出来的暗红色的血。

    “登楼给你!”

    登楼给你!

    这原本是一件闲事。

    登楼给你!

    这原本是会扯上催命鬼一样的东锦宫,到时候必定会扯上笛明月,就有可能让对方认出自己。

    登楼给你!

    这原本就不是以自己力量能够管的事,自己不过刚入行难境,根本没有能力去左右五境的强者。

    只是,宁独改变了主意。

    登楼给你。

    杀身之祸给你——

    “我接了。”

    就在刚刚还充满着嘈杂与杀戮的登楼,此时完全安静了下来。

    好像当宁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登楼之人,鱼龙街之主。

    这座登楼,宁独接了!

    宁独转过了身,看向叶红袖,说道。“现在,这不是闲事了。”

    叶红袖眼睛微微眯了眯,盯着那副已经快要撑不住的身躯。现在的宁独,不用别人,胡然轻轻一下就可以将其推到,但如此状态的他却好像真的撑起了这座登楼。

    “你想拦我?”叶红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成了一座山,俯瞰着蚂蚁一样的宁独。五境的强大,不需要展示出来,就足够震慑一个小小的二境。

    “我想试试。”

    “哦,怎么试?”叶红袖风轻云淡地说着。

    山间不过是轻风吹过,对蚂蚁来说却是一场飓风。

    宁独有些站不住,幸好身后有着胡然在撑着。他看向君与同,说道:“老先生,请你为我挡三瞬。”

    君与同原本是要死的,此时却突然有了一股力量。就像是绝地之中力竭的士兵,看到了正在驰来的援军。

    当君与同第一次被宁独拒绝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了斗志,只有赴死的决心,而他现在却重新有了斗志。之前是以死为证,现在是以死相搏。

    “给你三瞬!”君与同大喝一声,身上陡然闪起了紫金色的纹路。在最后一刻,曾经拥有着无上荣光的金吾卫终于再次绽放出了属于他的光辉。

    “霸王体?”叶红袖轻咦了一声,言语中总是有着说不出的蔑视。

    “我不可能挡住你,但有人可以挡住你。你,不如我的教习强!”宁独艰难地抬起了他的手,指向了天,体内刚刚恢复的元气尽数被挤压了出来,凝聚在了指尖。

    叶红袖将目光移到了宁独身上,说道:“你觉得来得及吗?”

    “来不来得及,都得试试!”

    “小少年,我不喜欢杀人,尤其不喜欢杀你这样的人。”

    山间有飓风,草木皆折!

    宁独像是惊涛骇浪里的小舟,随时都会覆灭,而此时真正的怒浪已经到了眼前,但他依旧坚定地指着天。他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倘若不成功他就真的会死,但他愿意去试。这件事,他已经拿命赌了!

    “一瞬!”

    叶红袖微微皱起了眉头。

    商冲古的弟子,杀不杀?

    紫金色的光在君与同的身上流转,他的身体不断膨胀,伤口直接炸开,血肉翻卷,甚至露出了里面的骨头,其样子已经不能再惨烈,但他的气息却愈发强大。

    四境巅峰,一步五境!

    君远归被父亲的气息震了出去,他愣愣地看着父亲,内心复杂痛苦。他想不通父亲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更难以忍受父亲现在的样子,可他却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

    胡然站在少爷的身后,用手抵着少爷的后背。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少爷浑身都在颤抖,但少爷仍站的笔直,所以她绝对不能让少爷倒下。少爷的决定,就是她的决定。

    宁独的手指发颤,连续施展了二十多次弹指剑,还要强逼着自己施展出一次更强的弹指剑,那几乎就等同于万剑穿骨,可他的目光没有变,没有因为痛苦或者恐惧而产生一丝一毫的动摇。

    “二瞬!”

    叶红袖抬起了手。

    商冲古的弟子,可以杀了!

    君与同目眦尽裂,整个身体因为膨胀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可能下一瞬就会成为崩散到房间各个角落的零碎血肉。

    “只能杀了你了。”叶红袖好像有了一丝惋惜,手下却没有丝毫留情。

    “喝啊——!”

    君与同暴吼一声,突然出现了宁独的身前。

    “三瞬!”

    砰!

    凭空出现了巨大的裂纹,以君与同为中心,向着四周发散。恐怖的震动在等了一瞬后,立即向着周围扩去。

    轰!

    整个登楼,除去五层,其余四层的门窗瞬间向外崩飞,里面的所有东西也一同飞了出去。登楼整体下沉,裂纹像是蛛网一样向着四周刺入,周边的墙体也全部坍塌,宛如一颗陨石砸落到了登楼。

    君与同挡了三瞬!

    弹指剑!

    宁独指天出剑!

    叶红袖淡漠地说道:“骨头还真是硬。”

    一把剑刺在了君与同的胸膛,其周边的肌肉全部收缩,硬是死死地卡住了这把剑,凝聚过来的紫金色纹路正在逐渐丧失光芒,也证明着最后的生命正在消逝。君与同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这一点,才挡住了这一剑。四境巅峰,挡了叶红袖一剑。

    “爹!”君远归瞪大了眼睛,身心彻底被悲痛淹没。

    铮!

    飞剑从君与同的身体抽出,发出了金石一样的摩擦声。

    “杀了你!”叶红袖对着宁独冷声说道。

    宁独目光没有出现丝毫的恐惧,看着叶红袖说道:“你再动,死的就是你!现在这座登楼,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