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唐攻略 > 正文
    长安芙蓉园中如今正是繁花似锦的时节,这本是皇家御苑,不论百姓还是官宦,若不奉旨只能在外头稍稍逗留,抑或是在曲江池上散散心。然而这一次科考放榜之后,朝廷竟是下旨允许长安百姓士绅入芙蓉园中游园,一时间,这禁苑中云集游人无数,甚至有不少拖儿带口的老人。

    芙蓉园中绿树成荫殿阁林立,既然名为芙蓉,自然少不得开得满园都是的木芙蓉。虽则人多,但由于满园中有不少金吾卫,而且都是分派号牌入内,所以倒是秩序井然。这第一天大多是百姓来凑热闹,官宦人家还等着后头的恩旨,来的人还不多。

    一丛牡廿花下,一个少女牵着一个五旬老者的手,忽然开口问道:“爷爷,你最喜欢什么花?”

    “只要是漂亮的花,我都喜欢。”

    “爷爷你真狡猾,明明只能选一样的!”

    “小家伙,要是你爷爷偏爱这个偏爱那个,这一碗水怎么能没端平?”

    笑眯眯地看着孙女那张娇嗔薄怒的脸,李贤又眨了眨眼睛,直到她拽着自己的手满脸不依的模样,他方才拽了拽胡须说:“百花争艳才是春,若是硬要分出个高下来,那还不得打破头?虽则人道是牡廿乃花中之王,但芍药山茶杏花桃花菊花等等无数,都是各有各的艳丽各有各的妖娆,何必一定得分高下?”

    见小孙女眨巴着眼睛好似不怎么明白。他也不解释,自顾自地往前走,在一丛姹紫嫣红地木芙蓉之前停下了脚步,渐渐地想起当初在这芙蓉园中小住的情景。有道是岁月如白驹过隙,这一晃过去的时光就是好几十年。遥想当年,他号称容止端雅,她们号称风华绝代,却不料想如今都已经是白头对白头了。

    不对,白头的只是他,他的那些娇妻们个个保养得好。都是满头乌丝,只有他最可怜,这白头发不争气地长出来那么多。难道就不能让他不老么?都怪他的老爹和兄长不好,偏偏要走在他前头,偏偏要把诺大的一个国家丢下给了他,还有他那位老妈,“,“那可是史书上改朝换代的一代女皇,如今竟然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乾陵!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看到孙女已经急匆匆追了上来,他忽然转身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子,欣慰地说。“幸好你爹爹争气,知道替你爷爷分忧,否则我哪能在芙蓉园住得那么舒坦?只可惜你爹和…”

    “爷爷,你不是就想把这幅担子撂给爹爹么,这满天下谁不知道?”少女却一口戳穿了祖父地心思,见李贤笑得尴尬。她更是没好气地丢了个白眼,“就知道躲在这芙蓉园享清福,人家还说爷爷你贤德呢,要我说,你就是一个偷懒的老头!”

    “哈哈哈哈!”

    一阵难以抑制的笑声忽然响了起来,祖孙俩回头一看,却只见李敬业程伯虎茸丁山屈突仲翔连带周晓都站在不远处。那个笑得前仰后合最最夸张地正是程伯虎。

    某个年轻的时候号称可以搏虎的家伙如今依旧魁梧十分,然而那头发却花白了一半,加上那一丛乱糟糟的胡子,自然显得更加邋遢。某人的儿子娶了李贤的女儿李晨,如今算是货真价实的儿女亲家,因此外头需得一本正经。如今嘲笑嘲笑却也无妨。

    “偷懒的老头,……这说法还真贴切。”

    “小璐儿。敢这么说你爷爷的,你还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个。”

    “是啊是啊。回头我可得告诉他们,以后让你监督你爷爷,让他没法再偷懒。”

    七嘴八舌地声音让李贤心头火起,冒火的眼神在五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身上兜了一圈,这才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偷懒又怎么样?我有得力的儿子撑着,就是偷懒那也是我这个当爹爹的福分!再说了,我操劳了大半辈子,享享清福难道不应该?”

    “天哪,这个天字第一号大懒虫居然还说操劳了大半辈子!”李敬岖休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粹,旋即苦笑着把茸丁山拉了过来,“我说老茸,这些年来,杈地两个弟弟和你的四个弟弟全都被这家伙压榨得叫苦连天,你我几个天天是被撵得上天入地,你说是他操劳还是我们操劳?想当初悔不该上了贼船,如今就是想下也迟了!”

    “废话,你们早就绑在我这各船上,休l6K想逃脱!”

    李贤才不接李敬业的话茬,得意洋洋地拽着孙女璐儿往旁边的小路一钻。外头五个人你眼望我眼了一阵,周晓第一个不安地低声问道:“他好歹是天子,今儿个芙蓉园中那么多人,放着他不管行么?”

    “当然行毗才怪!”屈突仲翔恶狠狠地迸出了几个字,旋即朝后头打了个眼色,几个身穿寻常百姓服色的壮汉顿时跟了上去。这时候,他才长长吁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了恼火的表情,“年轻的时候他就喜欢胡搅蛮缠,到现在居然还是如此。这也就罢了,你们说他精神怎么那么旺盛,这年纪居然还能相扑赢过我,力气赢过伯虎,射箭赢过小茸!”

    “谁知道,那家伙老来更成精了!”

    李贤当然不知道人家附赠了自己一个老来成精地评语,只顾着精神奕奕地看着满园风光。住在这里这些日子,他原本已经有些腻了,结果今儿个人一多反而多出了一种非同寻常的热闹。繁花似锦百花争艳就是应该给人看的,否则这花开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虽然有个小丫头在旁边唠叨。但李贤早就练就了选择性耳聋地本事,全当没听见那些里唆的抱怨,一面欣赏大自然的无边春色,一边欣赏那些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地无边春色。看着那些或娇娇怯怯,或奔放豪爽,或半遮半掩,或清新愉快地笑容,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中也装填着一种无边无际地愉快。

    太平盛世……怪不得人人喜欢太平盛世,这种年景实在是太好了!

    忽然,他看见不远处有好些个人簇拥着一个老妇。看模样似乎是一大家子后辈,远远的还跟着几个随从。那老妇大约五十出头的年纪,虽然她已经不年轻了。但看上去精神还好,和身旁的儿女们说话时,脸上一直壮着笑意,那笑容中更带着难以掩饰地满足和适意。

    李贤最初只是觉得那人有些眼熟,及至看到另一头有人迎面上去和那老妇打招呼,又认出那是自己的妻妹许瑶,他顿时怔怔地站在了那里,一瞬间生出了一丝明悟。

    芙蓉园中芙蓉池,芙蓉花映芙蓉女。时光飞逝之下,昔日那位娉娉婷婷的房氏芙蓉女。如今亦是韶华老去儿孙满堂了。遥想第一次相见时地那种触动,与其说是为了那清秀的容颜,还不如说是想起了自己的宿命但现在,宿命早就被打破了,他拥有娇妻美妾、红颜知己、知心兄弟、贤孝儿孙,人生如此夫复何求?那只是一朵芙蓉。而他现在拥有的是一片花园。虽然他老了,她们也老了,但与其采纳那些娇怯含羞的新人,还不如静静地享受那些仿佛亘古不变的温柔。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那一行人消下载美少女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中,也没有上前一步。

    更远的高楼上,几个不再年轻的女人正凭栏远眺望着这繁花似锦的芙蓉园。面上尽是满足欣悦地笑容。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温柔地看着那边的一老一少,一颗心却飘得老远。那一夜温存虽然已经早就是多年前的事了,她终究没有得到梦寐以求的孩子,但是,她仍然拥有一个平安喜乐的晚年。

    李贤身边地璐儿仰头看着祖父专注出神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异常奇怪。以往只觉得又老又懒又贫嘴的祖父。原来安静的时候是这么不同的。怪不得人家都说祖父年轻的时候容止端雅。原来并不是奉和…

    许久,李贤方才舒了一口气。一转头发现孙女在发呆,便宠溺地插了插她的头发:“小璐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可有什么看上眼地人么?”

    “爷爷!”璐儿没料到会忽然遇到这么一个问题,顿时使劲一跺脚l6K……“璐儿还小呢,不想这么早嫁人!再说,“”,她歪着头瞅)乎贤一会,挑衅似的哼了一声,“再说了,璐儿一定要好好挑选,可不能选上爷爷你这么一个好色花心的家伙!我挑选的丈夫,绝对不准再有第二个女人,否则我就阉了他!”

    这熟悉的豪言壮语顿时让李贤想起了当初第一个说这话的妹妹太平公主李令月,还有第二个说这话地末儿。李令月如今在北庭都护府陪伴丈夫慕容复,而末儿则是亲自挑选了契何力地长孙为婿,含着眼泪和丈夫一起去了辽东。

    “没错,你一定要选好将来的丈夫,千万不要选像你爷爷我这样三心二意地人。”他轻轻拍了拍孙女的肩膀,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两个盈盈而立满脸笑容的女子。

    两人的手中拿着一本已经褪色的诗集,从李贤站立的方向,依稀还能看到封皮上的几个字。望着那一沉静一狡黠的脸孔,望着那年龄相差十岁的两代才女,他回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自古才女多薄命,今朝一一显峥嵘。才女并不应该仅仅是女官,她们不是妃嫔的附属品,也不是侍奉皇帝的花瓶玩物,她们应该有吟诗作赋之外的才华,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醉卧疏狂高歌,笑看美人红袖。

    一时多少英豪,皆入吾之彀中。

    五花马,千金裘,但求章台谋一醉,仗剑遥指蓬莱宫。

    不曾争霸,他的人生一样很精彩,不是么?

    ————全书完————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